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一十一章 鸿宾楼

第一百一十一章 鸿宾楼

    出得炼金堂,许易径直归了铁猫耳巷的小屋,路过周夫子家门时,却见破旧的木门被打开了,心中一喜,快步上前,还未到门前,一对中年夫妇从屋内行了出来,满面尘土,似在清扫房屋。(百度搜索给 力 文 学 网更新最快最稳定)

    他正待发问,却被隔壁卖浆的大娘叫住,前番周夫子离开广安,便是这位大娘代传的口讯。

    得了大娘一番解说,和一封信,许易弄清了原由,有些怅然。

    原来,周夫子彻底离开广安了,一早便有宗义司的杂役前来搬取了周夫子的私物,便连房屋也托人发卖了。

    信上,周夫子却没提这些琐碎,以及自己的安排。

    倒是叮嘱许易不少。

    信上说,他听说了许易在广安的壮举,热血沸腾,连浮三大白。

    还道,许易能大展神威,证明《霸力诀》并非废功,要许易勤加修习,有条件,一定要继续将此功法修炼下去。

    末了,又嘱咐许易,暗潜行藏,提高警惕,尤其要密切防范世家大族的偷袭,敦敦关切,似在耳边。

    最后,周夫子相信小小广安困不住许易这条蛟龙,有朝一日,许易必能潜龙出渊,二人必有见面之时。

    合上信,许易满心温暖。

    他和周夫子不过萍水相逢,以酒结缘,因话投机,虽未久聚,却成挚友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虽别海内,却天涯比邻。

    在心中祝福几句,信步朝家门行去。

    入得家来,袁青花却不是不在,桌上留了信,许易捡起一看,袁青花在信上说,昨日托人寻了个老山客,有品相绝佳宝药出售。

    本来昨日就要成交,奈何他手中无钱,便只下了订,一早过去,拖住卖货人,若是许易看到信,请即刻赶到东城西四坊的鸿宾酒楼。

    情势虽急,许易却不急着出门,反倒是钻进厨房,鼓捣了起来。

    的确,便是天塌了,也没他怀里的秋娃重要。

    给秋娃作了补充,囊中宝药已空。

    许易小心地将秋娃放回玉盒,抬眼看看将午,这才疾步出门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鸿宾酒楼是东城有数的大酒楼,整座楼呈塔形结构,分作上中下三层,最高层耸立半空,远观山景,近看江水,水榭歌台,熙攘街市,皆收眼底。

    袁青花吃过早饭,在家等了个把钟头,许易未归,他便朝东城而来。

    入得鸿宾酒楼,正是将午未午时候,虽未到饭点,人头已是不少。

    毕竟此处乃东城武者的一大聚集地,哪怕不吃饭,点些茶水、点心安坐,听些见闻,传些消息也是一大快事。

    袁青花曾对许易言说,最近帮着许易倒腾装备,在东城闯出不小的名气,实非虚言。

    这厢,他方踏进屋来,便听有人高声招呼,远远还拱手,“哎,袁爷,袁爷,您来啦,在下多宝堂刘轩,幸会幸会。”

    此声招呼一出,宽敞的大堂便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便是有不认识的,听了底下的小话,也尽知晓这位是何方神圣。

    当下,问好之声络绎不绝,只上前来邀请袁青花共进午餐的,也不下十余位。

    但见袁青花团团一鞠,微笑道,“多谢诸位同道抬爱,奈何在下有约,改天,改天袁某相请诸位。”说着,云淡风轻地朝楼上行去,留下一片“袁爷仗义”的叹声。

    袁青花这番鞠让有礼,温润如玉,不以物喜地范儿摆得足足的,实则心中的爽快已快翻了天。

    过了半辈子谨小慎微的生活,袁青花从未想过自己有抖起来的一天,眼前这些可不是小人物,至少都是各大店铺的主事、掌柜。

    从前这些人,谁会拿正眼瞧他,如今一声声“袁爷”,唤得袁青花骨头都酥了。

    上得二楼,便有二楼的胖管事先迎上来,笑着道,“袁爷见谅,单间早订出去了,您的朋友就安排在大堂,不过是最好的靠窗位置,临湖观山,一样不碍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堂挺好,我也是给东家打短工的,要的什么排场。”

    嘴上说不要排场,偏偏将谈事的地方约在这鸿宾楼。

    不过,没安排包间,却合他心意。

    但因此间所费不菲,包间费足要五枚金币,袁青花虽也是见过大钱的,却是舍不得掏这笔冤枉钱。

    胖管事却以为袁青花说反话,赔笑道,“看您这话说的,在下可得掌嘴了,得,今天的饭钱,由在下请了。”

    “客气,客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的要的,贵东主乃我广安一等一的大英雄,只手托天,单枪匹马扫平了黑龙堂,往细了说,鄙店也是深受恩惠的,要是天杀的黑龙堂仍在,鄙店还得按月交份子钱呢。想请您家东主,鄙店还无这个福分,就请袁爷代领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鞠让之间,袁青花心头的爽快再度得到了升华,“无可奈何”地应承下来,脚下已经跨进大堂,一眼便瞧见了南边中间座位的两人,快步行了进来。

    能在二楼的,身份自然较之一楼的更胜一筹,自有矜持。

    虽有人认出袁青花,也不过远远点下头,上来搭话者三两位,被袁青花轻松应付过后,快步来的桌边。

    他先冲面目老相的中年告个罪,一巴掌拍在紧邻中年而坐的瘦猴青年的肩膀上,“青子,可曾替我照顾好王先生?”

    原来面目老相的中年正是那位出售宝药的老山客,瘦皮猴却是袁青花昔日作路导时的伙伴,而今,袁青花为帮许易满城黑市寻找宝药,便将当初的关系发动起来。

    听说袁青花作了许易的门客,众帮闲羡慕之余,却是真发动起来,希图同袁青花打好关系,沾沾他背后那位东主的仙气。

    这不,方才一日,瘦皮猴便引来了山客老王,兜售宝药。

    彼时,袁青花未带钱钞,便托瘦皮猴将老山客留在此处一晚。

    老山客原本不肯,说不立时买去,哪怕价钱低些,就卖去玲珑阁。

    如果觉得“给 力 文 学 网”不错,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