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一十七章 毒舌

第一百一十七章 毒舌

    老山客道,“据在下所知,灵土较为珍贵,天地所生者,极为罕见,恐怕这广安城中难寻。给 力 文 学 网而人工培育者,因为秘法宝贵,即便培育出灵土,恐怕也绝无人肯售卖。当然,这也只是在下的猜测,大人还须多方打听,未必无有所得。”许易谢过,又招来侍者,要了一桌酒菜,付了钱钞,非让老山客安坐享用,告个罪,径自去了。他倒未急着满世界打听,到底何处有灵土,按老山客的说法,这是个极耗时间的事情,还是交给袁青花去办。出得玲珑阁,他直接去了巡捕司,酣畅淋漓打了一架,该扫除的尾巴,还要扫除。入得执法二处,方处理了鸿宾楼之战的善后事宜,一身黑衣的高君莫虎虎生风行了进来。高君莫进门,挥散了堂吏,围着许易转来转去,迟迟不发一言,好似看着诡异生物。“高司,莫非在下脸上有花,还是你受了什么刺激,缘何这般看着属下。”许易被盯得浑身发毛。高君莫嘿嘿一笑,啪的一巴掌,拍在他肩膀上,喝道,“好小子,到现在高某也没看清你的实力,竟连吴刚都干翻了,真他娘的够劲儿!”许易弄明白了,原是为了这个,谦道,“侥幸侥幸而已。”“武道争雄,哪有侥幸可言,胜就是胜,败就是败。只是你小子太过出奇,以锻体巅峰之境,横虐气海前期强者,此等战局,高某闻所未闻,听说吴老四在你手下,几无还手之力。啧啧,怎么样,咱们来一场,高某实在技痒,也想试试你小子的极限到底在何处。”高君莫双目放光,双手不自觉搓动,盯着许易,好似孩童瞧着一件极新奇的玩具。许易连连摆手,“别别,我哪是高司对手,不敢献丑!”虽是谦话,却非虚言。许易并非畏惧高君莫的气海中期境界,而是畏惧他手中的那把七绝剑。若赤手搏斗,许易自信便是高君莫,也绝非自己对手。道理很简单,他防御无敌,身法精妙,三牛之力的《霸力诀》可以瞬发,除非高君莫一直远遁,用气劲远程攻击。但远程攻击的气劲绝难破开龙鳄甲,高君莫迟早被耗到力竭,届时,就是他许某人发动的时刻。三牛之力,连续重拳之下,足以破开上品法衣,高君莫防御被破,战局的走向不言而喻。然而,设想虽妙,争奈高君莫有把名震广安的七绝剑。众所周知,七绝剑乃是中上品的血器,威能极大。高君莫若贯穿气劲,使动七绝剑,龙鳄甲撑得过十剑,恐怕撑不过百剑。话说回来,他和高君莫无仇无怨,只是较技,就无端损耗龙鳄甲的防御能力,岂非痴傻。许易不应,高君莫却技痒,苦劝不已。就在这时,有堂吏来报,广安府令衙门有上官到访。高君莫这才想起,来寻许易是有正事儿的,现在倒好,未及交代,人家打上门来了。高君莫方要提醒许易,已有两人跨进九号大院的门厅,大步而来。方瞧见左首那人,高君莫和许易同时眯起了眼睛。“君莫兄久违了,啊哈,咱们的易神捕也在啊,这下巧了,省得李某满世界找了。”两人还未跨进门来,左首那位身材异常魁梧之人,便远远笑着开腔了。“高司,看来咱们巡捕司的门禁实在该罚啊!”许易朗声道。高君莫剑眉微动,便回过味儿来,笑着问,“此话怎讲?”许易道,“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莫名其妙跑进来,在咱们面前一通狂吠乱叫,你说这些门禁是不是失职!”“大胆!姓许的,我看你真是张狂得没边了,今时不同往日,李某座前岂容你放肆!”左首那人不是别人,正是因铁精失盗之事,叛出巡捕司,被广安府令收拢,任命为长史府参军的李中书。今次,许易于鸿宾楼捕拿云公子,大战红袍中年,再度震动广安。很快,云家之人便直驱广安府令衙门,李中书主动请缨,便被派往巡捕司协调此案。按理说,这些年高君莫待李中书不薄,李中书即便反出巡捕司,但和巡捕司总有份香火情。哪里知道,李某人乃养不熟的白眼狼,方才面见高君莫,张口就来了句“君莫兄”,而在数日之前,此人还一口一个“将军”,谦卑得不行。纵使时移世易,身份变换,也当不得如此两面三刀。许易本就极讨厌姓李的,再见他这般德行,心中火气立时被撩拨起来,冷嘲热讽,立时将李中书反撩得暴跳如雷。“放肆?你算个什么东西,也敢提放肆两句,有话说,有屁放,没事儿,赶紧走人,惹得老子火起,捶死你***。”许易只敬英雄好汉,哪里会将李中书这等小人放在眼里,别说此人不过是巡捕司叛出的丧家之犬,就真在广安府令衙门混出了道行,在他面前,也只是浮云。“你,你……”李中书简直要被许易气得吐血。整个巡捕司,除了高君莫,他最恨许易。恨高君莫,是因为高君莫偏袒许易,若非如此,他怎会处处针对许易。再者,便是至今,他仍旧怀疑是高君莫暗吞了铁精,弄得他李某人里外不是人。至于恨许易,似乎是天生的本能。本就恨极,再受许易言词犀利的辱骂,李中书直气得三尺神暴跳。奈何他真拿许易无丝毫办法,他所重者,乃广安府令这块虎皮,偏生许易不将这张虎皮放在眼里,他便有再大火气,也只能坐蜡。“李参军,还是说正事吧,何必跟小辈一般见识。”和李中书一通到来的白胡子老头,不满李中书偏题,提醒道。却不知道一句“小辈”,惹翻了许易。“你又是哪根藤上结出来的老棺材瓤子,谁裤裆没夹紧把你露出来了,这儿轮得着你放屁!”许易眉毛一扬,黑口一吐,又一堆脓液飚了出来。“噗!”白胡子老头面上一红,嘴角隐隐溢血,指着许易,不住揉着胸口,“小,小辈……”支吾半晌,却吐不出口囫囵句子。

    如果觉得“给 力 文 学 网”不错,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