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三十二章 哭丧棒 (第三更)

第一百三十二章 哭丧棒 (第三更)

    许易服下一颗回元丹,盘膝休息一炷香的功夫,再睁眼时,眼眸中的疲惫,已然一扫而空,精神奕奕地抓起一把三阴木,又到了炼炉边。

    捶打,破碎,还原,再捶打,再破碎,再还原。

    循环往复,直到第七日上午,许易手中终于出现了一支一指长短、筷子粗细的铁棍。

    棍身深红,触手冰凉,隐隐能听见灵魂深处,发出凄绝的吟唱。

    无疑,这根铁是一件血器半成品,品相虽十分糟糕,却勉强达到了下下品的门槛。

    而之所以说半成品,乃是许易并未将这件血器勾勒筋络,无法储存真气。

    不过,许易并不打算勾勒筋络,并非没有自信,最简单的“一字络”并不复杂,关键是,许易根本未到气海境,即便勾勒的筋络,他也激发不出真气。

    如今,他时间有限,自不能在这无用之物上,多费工夫。

    又服下一枚回元丹,休息片刻,许易再度投入了锻炼中。

    第十三日傍晚,四十九根铁棍,奇形怪状的铁棍,排了一地.

    疲惫到极点的许易,挨个儿摩挲一遍,忽的,打开炼炉中的离火,尽数将铁棍投放了进去,铁精跳入,不多时,又一堆三阴木碎片从炉膛管口滑落出来。

    许易却没有动静儿,歪倒在地,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太累了,哪怕有回元丹的补充,他的精神已经疲乏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以他强悍的灵魂力,哪怕整月不眠不休,未必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然而,这十三日,他除了三五次,每次打坐一炷香功夫,以及间或给秋娃补充营养外,所有的时间都在锻炼,而这锻炼除了要耗费体力外,感知力更是一刻不停的对外释放。

    如此高强度的消耗,便是铁人也得融化了,许易却硬生生撑了下来。

    许易这一睡,便是整整两天两夜,第十六日子时,方才醒了过来,服下一颗辟谷丹,打坐调息片刻,这才起身朝那堆三阴木碎片行去。

    调出聚火,这次,许易竟将所有的三阴木碎片,尽数投注炉中,加辅料,聚合,熄火,注血……

    五百余次锤炼后,咔嚓一声,长有数尺的铁片,锻成数截。

    经过千百次试验,许易凭着惊人的毅力,和强大的感知力,终于能熟练锻造小型下下品血器。

    但距离整理聚合锻炼,还有相当的距离。

    虽然,锻炼小器和大器,虽无本质上的区别,都是讲究掌握五行平衡,但大器的工作量,较之小器,多了百十倍,难度自然成倍增加。

    锻炼,破碎,分解,再锻炼,再破碎,再分解……

    第二十八日傍晚,许易双目死死盯在封闭的炼炉上。

    炼炉中,光华大作,时而泛红,时而呈黑,诡异的光芒,倒映得整个炼房,阴影重重,鬼气森森。

    忽的,一声炸响,炉盖朝天飞去,一根通体黝黑的铁棍,从炉中飞了出来,被等候多时的许易一把抓在手中。

    铁棍三尺长短,面目普通到了极点,原来妖艳的深红色,也因为许易反复灌血,化作了浓黑。

    最离谱的是,这根铁棍竟然还不是规则的圆柱体,单看外貌,就是一根从树上折断的还算直的树枝,细微处,凸凸凹凹极多。

    许易抓住这根铁棍却无丝毫的气馁和沮丧,反倒生出了一股强烈的满足,比得到铁精还要浓烈的满足。

    但因这根铁棍是他历经千辛万苦,才得来的宝贝,得之弥艰,爱之弥深。

    当然,许易所爱者,一定有可爱之处。

    若是得了一堆废料,这家伙保管不会想什么得之弥艰,爱之秘深。

    这件铁棍外貌虽然极不入眼,乃是许易偷工减料的结果,为了节约时间,许易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操控五行平衡上,既没勾勒筋络,亦没想过塑形。

    他认为,这些可以以后再办,当务之急,是得器,不管什么模样,只要得器,合用。

    便是如此,他也是重复试验了上百遍,才得了这么一根貌似木棍的铁棒。

    一月光阴,由炼器杂役,而至锻出血器之大师,倘此消息,为炼金堂诸多大能所得。

    得到的回响,绝不是惊采绝艳,而是“谁他妈这么无聊,编谎话都不知道先在脑子里过过的”的群嘲。

    是的,没有人会相信如此荒诞的故事。

    但现实的结果,却真切地发生了。

    造成这天方夜谭般神话诞生的原因,无外乎有三。

    此三者,正是许易下定决心要试练血器的三大依仗:铁精的分解能力,精妙的感知力,超越常人的体力。

    细说来,血器之难,非难在五行平衡之掌握,归根结底,还在于器材之珍,浪费不起。

    试想,若是能无限制使用器材试练,炼金堂当是大师满满。

    宋长老此辈,何以成为大师,一言蔽之,高妙的技巧,让其有了极高的炼器成功率。

    而这追求成功率的背后,还是损失不起炼器原材。

    然,这一点,许易有了铁精作为依仗,可以近乎无限度地重复试练。

    这一月功夫,他反复试练了千百次。

    若无铁精的分解能力,细究下来,他耗费的原材价值简直难以计数。

    放在炼金堂,就是最拙劣的杂役,耗费这许多材质,要炼出一件血器也非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更何况,许易还有精妙的感知力,让他在把握五行缠绕的震颤时,有极大的优势。

    归而总之,这根铁棒之得,非是天成,而是必然!

    却说者铁棒模样虽普通,威能绝对非小!

    此刻,许易抓住这根铁棒,若不沉浸心神,根本握之不住,满脑子都是尸山血海,厉鬼哭嚎。

    以他这般强大精神力,都险些抵御不住,若此物用来攻伐,对方怕是想稳住心神,也得费去极大心力,无形中起到削弱对手实力的作用。

    许易把玩着铁棒,细细摩挲,心中念念道,“铁棒啊铁棒,今后咱们兄弟一起,相伴走天涯,得给你起个拉风的名字,叫什么好呢……有了,哭丧棒,哈哈,还有什么比这个更配你的呢,哭丧棒一出,神哭鬼丧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每次都是巧,今天又只进了十位兄弟,明天继续三更!兄弟们,别吝惜推荐票啊!稍稍辛苦,凡间就能多露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