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三十八章 幻化

第一百三十八章 幻化

    “妾身可美么?可当得起珍宝么?”

    姜夫人望着众人,幽幽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早看得痴了,无人应声,独强自镇定的虎头领呆呆地点着头,双目已然失焦。

    又听姜夫人道,“想妾身自亡夫去后,独自一人在这荒山野岭,守节数载,如今节满情尽,妾身却难熬这青灯孤寂,又在这山间住得久了,不愿搬离,便想择一伟男儿,将身嫁与,相伴终老。而这荒山野岭,除了众位豪杰,妾身还能选谁呢?”

    “然则,既要为妾身丈夫,自须护得妾身周全。故妾身择夫不问来历,不问品貌,只选最强者。”

    话至此处,她轻拍玉掌,宽阔的大厅中央,陡然升起一座高台来,高台纵横数十丈,将华堂占去大半。

    姜夫人指着高台道,“一炷香为限,哪位豪杰在这座高台上撑到了最后,便为妾身夫婿,不仅妾身这具玉体,任凭采摘,妾身那万贯家财,以及这满场美婢家奴,亦俱为我夫所有。”

    姜夫人玉颜如天,本就美到了极致,将一众山贼勾得神魂难守,此刻又道出这本言语,众贼本就沸腾到边缘的气血,彻底奔涌起来。

    试想众贼做此营生,所求者,本为钱财。

    姜夫人豪富,广为流传,若成其夫婿,不仅拥有了万贯家财,还能拥这绝世玉人入怀。

    上天下地,若遂此愿,夫复何求。

    却说姜夫人话音方落,定力最差者,早按捺不住,朝高台奔去,似乎跃上了高台,便是抱得了美人。

    只有一少半如虎头领之类的强者,还勉强能定住神魂,盘算策略。

    霎时间,高台上,便展开了血腥厮杀,这一刻,没有人手下留情,哪怕是昔日并肩作战的同袍,挡在身前,照样砍杀。

    但见刀光剑影,血雨飘零,时不时,人头横飞,残尸坠地。

    高台之上,没有人心存畏惧,只有**,如着了魔一般,用最凶残,狂野的招数,攻击着自己眼前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台下的兄弟,还不上去,妾身可就要被人抱走了,**帐暖,妾身只愿服侍强者。”

    姜夫人吹气如兰,娇嫩的话音,好似喘息,又似娇吟。

    霎时,虎头领等人心中本就快要崩碎的防线,被彻底摧毁,众人齐朝高台奔去。

    许易一手拉着齐名,亦朝高台奔去。

    他始终混迹在人群,注视着局面,便是络腮胡子和他的两名跟班冲向了高台,他亦不过拉了齐名朝人群靠拢,面上做出狂热。

    此刻,众贼皆朝高台冲去,为不失屏藩,他也只得朝高台涌去。

    望见所有的人跃上了高台,姜夫人美若明月的玉颜,终于完完全全笑了出来,不再有半点遮掩,笑得一张脸几乎有些变形了,一颗尖利的青白的细牙不小心露在了唇外。

    就在姜夫人肆意大笑之际,一个青袍黄脸的汉子,鬼魅一般,到了身前,重重一拳,轰在姜夫人丰神如玉的脸蛋上。

    姜夫人被这沉重一拳,轰得重重砸在墙上,竟发出金铁交击之声。

    高台上的血腥厮杀,也被这突然一击,扰得彻底停滞了。

    众贼心已狂热,血已沸腾,终究神智未失。

    所有的视线,都汇聚在场下的黄脸汉子和姜夫人身上。

    不须说,黄脸汉子正是许易无疑,自进门,他就知道到了怎样的地方,早就存了暗袭之心。

    方才,他拉扯齐名,冲上高台,实则是为迷惑姜夫人,既缩短双方的距离,又保持了偷袭的隐蔽性。

    果然,待他跃上高台,混在人堆绕了半圈,姜夫人毫无察觉,反倒得意大笑。

    许易等得便是此时,归元步发动,瞬间来到姜夫人近前,轰出了全力一击。

    姜夫人猝不及防,吃了一拳,重重砸在墙上。

    令许易震怖的一幕发生了,姜夫人方一落地,身子猛地弹了起来,稳稳落在了地上,轻轻一扬墨发,竟对许易笑了,“没想到,真没想到,恶人岭上,竟有此等人物,英雄方才一拳,打得妾身心都痛了,不知妾身哪里招待不周,竟惹英雄生如此大气。英雄说出来,妾身改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身体最动人的地方,皆在震颤,诱得众贼眼神又迷茫起来。

    许易正待出言戳破关键,又听姜夫人道,“罢了,诸位豪杰,不用斗了,这位黄脸英雄,武道绝伦,看来非诸位豪杰能敌,妾身便将身付于他吧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贼对许易的仇恨值瞬间满格,呼啦啦,高台顿时为之一空,仅余的三四十强贼,俱冲许易杀来。

    许易大怒,冷喝道,“某家生平最恨荡妇,焉能与其为伍,诸位兄弟切莫误会。”说话,身形一晃,又道了姜夫人身前,挥动了拳头。

    姜夫人依旧妖艳如花,一边格挡着许易的攻击,一边我见犹怜地泣道,“妾身蒲柳之姿,实配不得英雄,英雄自去便是,何必苦苦相逼。”

    他这番哀怨,听得疯狂赶来的众贼越发恨许易入骨了。

    虎头领并三位强贼,凌空杀到,眼见着已经攻到了许易背心,忽的,姜夫人惨叫一声,倒飞了出去,再转身时,一张俏脸,变得狰狞恐怖至极。

    半边脸蛋,依旧瓷白如玉,半边脸蛋,却化作了乱结一处黑色枯藤,一白一黑,一美一丑,结合一处,却生出了惊人的恐怖。

    霎时,所有人眼中的痴迷在飞速地消退,取而代之地,却是满满地迷惑不解。

    许易却是不停,再度朝姜夫人杀去,出乎预料,他方赶到,姜夫人竟腾空而起,飘荡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几名青衣家奴和美艳丽人,满面凶恶地朝许易杀来。

    许易冷笑一声,心念闪动,一套音速飞刀,现在掌中,白光闪过,血色划空,几颗或丑或俊的人头落地。

    人头落地,丽人和家丁残尸猛地一闪,出现了惊人的变化。

    定睛看去,地上哪里还有人尸,分明就是一具具蛤蟆,蟾蜍,雉鸡,老兔的无头尸体。

    “尔等还不醒来此间乃是妖物洞窟,什么姜夫人,分明就是老妖幻化而出”

    隐在立柱后的齐名,找准时机,断喝出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