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四十六章 明月

第一百四十六章 明月

    长发大汉何尝有过半点退缩之想,故作踌躇,不过是想打压众人贪功冒进之心,便听他道,“诸位兄弟之心,我已明了!为兄岂是胆小惜命之人,但师命不可违,既然师尊将诸弟托付我手,为兄岂可轻浪。诸弟既执意要入墓,为兄但有一言,诸弟若遵,为兄再无二话,诸弟若不遵,便请诸弟踏着为兄身体入墓。”

    “愿听兄长吩咐!”

    五人皆拱手抱拳。

    “好!为兄就一个要求,待入墓时,若有惊变,须第一时间撤出,但有宝物,能得便得,不得即舍!天大地大,性命最大,此一言,诸弟可曾依得!”

    长发大汉跟随其师最久,盗墓经验最是丰富,得承师训亦最多,深知古墓的凶险。

    重宝惑人心,有运得宝,无命使宝的故事,他在其师处,听得太多。

    这也便养成了他谨慎小心的性格,也正因此,他才带着几位兄弟,活命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却说他一言罢,众人皆言依得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黑色镇魂碑震动愈急,似乎随时都要脱地而出。

    长发大汉面色愈冷,众人只催促不停,一咬牙,他掏出五枚赤色小旗,凌空一洒,五枚小旗分列五方,深深扎进土中,将镇魂碑紧紧围绕。

    不待长发大汉招呼,其余五人身形一晃,各自谨守一枚小旗。

    长发大汉猛地运气大喝一声,“起!”霎时,一口鲜血喷在镇魂碑上。

    其余五人,各自激发鲜血,浸染小旗。

    霎时,一道肉眼难见的红光,在五枚小旗与镇魂碑之间交织,构成一张血色织网。

    长发大汉“起”声落定,众人齐齐运足气力,猛地拔起小旗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震动到最高频率的镇魂碑,随同小旗的拔出,在血色织网的带动下,一点一点挪出地面,未露全貌,已有丈许身量。

    众人面露喜色,继续潜运着气力,手持轻飘小旗,却似搬山填海。

    忽的,众人手上齐齐一松,镇魂碑竟冲破织网,向天飞去。

    定睛看去,一道浓郁的阴气,聚成一条恐怖的巨龙,从镇魂碑破开的洞口,直冲而出。

    狂乱的气息,打得众人身子一歪。

    众人不及反应,巨大的阴龙破空直上,朝腾上半空的镇魂碑追去。

    巨大阴龙和黑色石碑,似乎积累了千万年的怨气,破空而上的龙头,直直撞在石碑上,砰的一声巨响,半座会阴山都被震动了。

    镇魂碑受这沉重一击,半空破碎,星落如雨,那巨大的阴龙也陡然潇洒,丰沛阴气,直冲九霄。

    是时,烈阳凌空,碧天如洗,巨大的阴龙冲上天际,整个天空都被这沛然的阴气,冲得黯淡了。

    当阴龙撞碎镇魂碑,庞大的龙身猛地开始溃散,霎时,阴龙化作五色华柱,如五色流星,飙空而去。

    惊变骤声,长发大汉等人根本未曾反应过来,阴龙追逐镇魂碑而去的刹那,镇魂碑封填之处,猛地现出一道幽蓝的光幕,蓝光一闪,巨大吸力凭空而生,拽着被阴龙冲撞得东倒西歪的六人,猛地朝光幕投射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水中镜这几日的心情不好,准确的说,糟糕透了。

    耗费巨大代价才弄到手的铁精,竟被那可恶的小贼,污为赃物,老祖顶不住王廷压力,强令他将铁精交付巡捕司衙门。

    这口恶气,已然让水大长老噎得呕血半升,哪里知道次日一早,巡捕司竟然来函,言称他水某人交与的是假铁精,昨晚在众目睽睽之下,凭空消失了。

    听了这番言语,水中镜一掌将来报信的家奴,击成齑粉。

    一边继续吐血,一边和巡捕司打了两日口水官司,最后还是水家家主将此事接过,水中镜才得了喘息之机。

    一连在床上躺了半月,水大长老起色才稍稍好些,又将养了十余日,面上终于有了几分血色。

    然则,心中对许易之恨,已深绝江海,存了不惜一切代价,也要将之剪灭的打算。

    此刻,水中镜正身处东城别业建筑群正中的一座高塔上,塔高近百丈,几与白云齐。

    一张通体紫玉锻造的矮桌边,水中镜安坐其后,手持碧玉杯,极目云端。

    忽的,一个蓝色劲装大汉从栏杆处跃了进来,单膝跪地道,“启禀大人,属下发动全部暗卫,布控数日,却根本未见许易踪影儿,他那个长随袁青花,似乎也在满世界寻他,属下料定此人定是自知惹怒我水家,担忧我水家的打击,故此连巡捕司也不敢待了,寻了地方躲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躲起来?嘿嘿,老夫活了半辈子,从未遇到胆子像他那般大的,这种人会知道害怕?笑话!”

    水中镜抬手将香茗一饮而尽,站起身来,满目风雷,“再探,务必要掌握此獠行踪,老夫非将之碎尸万段不可!”

    水中镜话音方落,猛听一声巨响,西北方,陡见金、紫、黑、白、青五云缭绕,香气持久不散,不多时五色交织,化作纯紫。

    满面骇容的蓝色劲装大汉高声喝道,“谁在化海,竟是纯紫色,气海如湖,色作纯紫,天才,万中无一的天才!”

    水中镜亦瞪圆了眼睛,目中满是得意,捻须轻笑,如置身云端,多日颓唐,一朝扫进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一道人影横空飞来,但见他悠然挥掌,肉眼可见的粗壮气流,在塔身上激发,借着反冲之力,每挥出一掌,他身子便上升一大截,眨眼,便跃上百丈高的塔顶来。

    那人在塔顶落定,才显露真容,却是一位翩翩佳公子,墨发如瀑,紫带轻束,一袭白衫,长身玉立,丰盈的俊脸,盛比秋棠,皎皎似雪,明明如月。

    “明月公子!”

    蓝色劲装大汉躬身行礼,喜道,“恭喜明月公子,贺喜大人,明月公子化海成功,色作纯紫,乃是湖海中的上上品,纵观整个广安,恐怕也再无出公子之右者,此消息一出,我水家势必声威大震。”

    白衣公子冲蓝色劲装大汉微微颔首,望向水中镜,剑眉微蹙,启唇道,“明月无能,让叔父大人失望了,浪费叔父大人五颗神元丹,也未成就金紫之湖,请叔父大人责罚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