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五十一章 相逢

第一百五十一章 相逢

    不待许易问询,便见齐名身体忍不住颤抖,双目失神,呓语道,“血炎果,补血回伤,充裕体力,乃是炼制回春丹之圣品,血炎果树五百年开花,五百年结果,再千年乃得成熟,一棵树仅结一枚果,丹鼎门悬赏重金,逾十年,求而不得,此处却存着一枚,岂非天赐”

    “既是天意,缘何辜负,看我替老哥取来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许易腾身朝立柱飚去。

    听齐名介绍,血炎果显非凡品,价值非凡,却未入他胸怀,说到底他关注的还是神元丹,兼之此物不过有补充体力之功效,说穿了还是用作炼丹效用更大,是以,他并不贪恋。

    轰轰轰

    一阵暴风骤雨般的攻击后,许易忍不住面露红潮,再朝立柱看去,竟是丝毫未有受损。

    他心中讶异到了极点,方才的攻击,若说初始还留有余地,那后来的十余下,则是全力施为。

    他如今的本事,较之《霸力诀》初成,显然又有了不小的提高,力量上因为境界的限制,难有加成,但耐力和爆发力却有了极大的提高。

    此刻,狂暴的拳劲催生出强大的气劲,激在周遭的岩石上,迸出无数细小的碎屑。

    以他如今的本事,经受了这般疯狂的攻击,别说是一根石柱,便是一座小山坡,也得给击塌陷了。

    然则,这石柱漫说崩塌,竟是连一丝裂缝也未曾出现。

    就在许易百思未解之际,两侧耳根轻轻扯动,身子飙飞,不由分说,扯过还未回过神来的齐名朝北面墙边靠去。

    “有人来了”

    齐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此时此刻,哪怕许易说有妖魔到来,也比说有人到来,更让他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不待他出声询问,一个绿袍大汉从甬道中风驰电掣般地钻了出来,硕大的狮鼻极是醒目。

    齐名正震惊得无以复加,第二个,第三个,第四个绿袍人次第飚了进来。

    霎时,齐名只觉自己的两鬓长发在风中凌乱了。

    这还是盗墓么?说好的寂寂无人呢?说好的幽冷凄绝呢?

    这他娘的都赶上广安城中赶大集了

    太热闹了吧

    纵使许易感知精妙,提前察觉到彼处的动静儿,也同样被这眼前一幕,弄得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饶是他第一次盗墓,却也知晓墓中不该是这般光景

    不怕妖魔鬼怪,就怕尽人皆知

    齐名和许易难以适从,狮鼻大汉四人同样惊诧莫名,眼前的一老一少突兀的出现,给四人的震撼,不亚于先前遭遇的那凶兽。

    他四人吃的就是盗墓这口饭,半生入墓无数,何曾在墓中见到生人。

    只这一瞬,六人面面相觑,谁都忘了动作。

    忽的,许易眉峰一皱,拉扯了齐名朝四人奔去。

    此间宽广墓室,就只两个甬道,一个是许易二人来时的甬道,一个便是狮鼻大汉四人此刻横堵的甬道。

    许易奔向四人,非为伤人,只为借道而过。

    但因惊人的感知力,分明告诉他有惊人的动静儿,在飞速靠近他身后的甬道入口。

    不知究竟,不辨敌我,许易不愿贸然出手,只想拉扯了齐名,先避过险情。

    哪知道,他无意伤人,但这一动,却引得狮鼻大汉四人瞬间亮出兵刃,迎他攻来。

    许易仗着归元步精妙,拖拽了齐名,打算从四人包围圈中冲出去。

    谁成想,拖着齐名终究凝滞了身法,更诡异的是,狮鼻大汉四人的攻击隐隐暗含了阵法,竟将四面八方守得风雨不透。

    若没齐名碍身,许易催动龙鳄甲,硬冲过去,也就罢了。

    偏生有齐名跟着,许易不得不出手招架,龙鳄皮催动,护住拳头,闪电般砸出。

    铛,

    铛,

    铛,

    铛,

    一式四击,拳头准确地击中四人手中兵刃。

    巨力催持之下,狮鼻大汉四人虎口齐震,四件兵器齐齐脱手,四散飞去,或插入石壁,或飞向穹顶,或撞击在地。

    受了这一击,狮鼻大汉四人惊诧至极,身形齐闪,各自退散。

    他们四人的确练有师门秘传的合击之法,四人合击,甚至能抗住气海前期的强者,然竟未在黄脸病汉手下走过一招。

    黄脸病汉的恐怖实力,让狮鼻大汉四人深深忌惮。

    就是这稍稍一滞,又有一位绿袍长发大汉气势如龙般地自许易二人来时的甬道,冲了进来,一眼扫见许易齐名,惊得眉毛都掀翻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点子扎手,祸事了”

    狮鼻大汉惊呼出口

    长发大汉不及回复狮鼻大汉,远远冲许易抱拳,“阁下勿惊,某家兄弟乃出自阴山宗,宗门有训,同墓相逢,各半而分,何苦动上刀枪,当务之急,先灭了孽畜再说”

    长发大汉疾声高呼,似乎生怕一个误会,招致许易的攻击。

    不须说,这长发大汉等人,正是那伙阴山盗。

    七年前,阴山盗六人发现了此古墓,花费了两年功夫,寻到了镇魂碑。

    谁知这镇魂碑非同小可,六人的破界法竟然难以破开,然而好容易寻着此等规模的古墓,等若是站在了藏宝库门前,遇宝山,自然谁也不愿空归。

    自此,六人便和着古墓耗上了,一等又是五年。

    及至今日,齐名用门中太上长老留下的破界之法,破开了古墓,阳气内泄,激得墓中郁结数百年的阴气,沸腾起来,终于震动了镇魂碑。

    苦候七载的阴山这才寻着了机会,终于用阵法拔起了镇魂碑。

    孰料,古墓阴积太久,竟诞出了阴龙,阴龙冲天而起,追赶镇魂碑而去,与此同时,墓中阴气变异,产生巨大的吸力,竟将阴山盗六人,吸进墓来。

    而此墓室,正是最上层的唯一墓室,各处甬道,最终都朝此间的一左一右两个甬道汇聚而来。

    阴山盗六人初入墓室,便遇变故,修为最深的长发大汉和俊目女郎负责御敌,其余四人遁逃,不成想最终在此处会聚。

    长发大汉是阴山宗的大师兄,因着跟随其师最久,深知古墓中的凶险,行事最是谨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