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五十二章 炎蟒

第一百五十二章 炎蟒

    此刻遭遇许易、齐名,熊奎从未想过正面对抗,而是利益均沾。

    故此,疾声谏言,希图淡化彼此间的敌意。

    孰料,他话音未落,一个窈窕的绿影蹿进大厅来,人未到,声先至,“不好,那孽畜嗅觉惊人,根本引不开,此间似有禁止,我真气根本发不出来,诸位兄长速去,小妹再引着这畜生兜上几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逃了,逃来逃去,也避不开这孽障,此处宽广,正适合咱们施展,就在此处和那孽障,决一死战!”

    长发大汉话音未落,一道红墙从甬道中挤了出来,现身在了大厅之中。

    “炎蟒!”齐名惊呼出口,“此间怎会有此孽障!

    哪里是道红墙,分明就是条巨蟒,身长七八丈,两人合抱粗细的蟒躯上遍布火红的水杯大小的鳞甲,丑陋的三角头足有斗笠大小,两枚尖利的蛇牙,竟有大半戳出口外。

    入得厅来,蛇躯盘踞成小山一般,蛇头高高吊去,猩红的独目死死凝视着众人,巨口方开,霎时,浓郁的腥臭便在大厅之中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一时间,厅内保持着诡异的平衡,许易护持着齐名,斜斜站着,此间位置,距离狮鼻大汉三人来时的甬道,不过十余丈,他有自信全速展开归元步,两个呼吸,便能跃进甬道入口。

    绿袍大汉六人看似无心,却是有意,等距散开,隐隐成一种阵势。

    最后到来的俊目女郎,瞥见许易二人,俊目流转,轻笑道,“这二位算怎么回事?真是开了眼界了,大哥,你跟师尊盗墓半辈子,今天怕也是头一遭吧。墓里头遇见这两位,怕是比撞见这炎蟒更稀奇吧!”声音悦耳,好似秋雨阶前,凉风拨动了青铃。

    “阿陌,不得胡闹!”

    长发大汉呵斥一句,冲许易二人抱拳道,“在下阴山宗熊奎,我等兄弟六人,守护此墓已近七载,今日得入其内,想必多承二位之惠,既是同道中人,熊某以为,与其敌对,不如合作,此墓极大,横亘半个山脉,墓中宝物必然不少,不如共取。”

    自镇魂碑出现异状,熊奎便再三叮嘱,不得浪入,但有风险,保命为上。

    此乃他多年探墓,总结出的至理。

    此刻得遇许易、齐名,虽不知二人本事,但其谨慎到底的性情,依旧是宁退三丈,不进一尺,好言讲和。

    许易正盘算熊奎话中真假,俊目女郎道,“大哥,说到不如做到,既是咱们兄弟招惹的炎蟒,缘何拉了人家陪绑。”

    说着,白净的鹅蛋绽开,露出两排白羊,“这条炎蟒是咱们招来的,自由咱们收拾,您二位请便。”

    齐名深知炎蟒厉害,早唬得不行,此刻见阴山宗众人大有担当,心中长舒一口气,拉扯了许易,便要离去。

    哪里知道,他脚下方滑开一步,虎视眈眈的炎蟒,猛地朝他扑来,好似一堵红山,瞬间倾塌,朝他二人压来。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许易大手抄住齐名,硬生生在间不容发之际,将齐名扯了开去,逃开十丈。

    人未落定,炎蟒巨大的头颅,已出现在二人先前站立之处,轰隆一声响,蟒头撞在石壁上,脱出好大一片碎石。

    “中计了!”

    齐名怒气冲冲地瞪着俊目女郎。

    他才想起来,炎蟒虽有巨目,视力极弱,乃是凭借蛇信,捕捉空气的流动,扑杀对手。

    明着看,方才俊目女郎乃是大有担当,大包大揽,实则,却是将他二人作了替死鬼。

    说来,齐名宅不出户,终日研究丹药,于世道人心,或有不通。

    但许易何等心智,俊目女郎话方入耳,他便意识到哪里不对,却因不通炎蟒习性,参不透究竟,若非归元步傍身,险些就着了道,心中生怒,面上却笑道,“老哥何须动怒,人家要咱们走,那是好意,咱们先走便是!”

    说着,抓着齐名,朝狮鼻大汉方向遁去,归元步催动,转瞬即到。

    这番动静,被炎蟒精准捕捉到,庞大的身躯,竟是灵巧无比,红光一闪,便朝狮鼻大汉方向扑来。

    不待炎蟒扑到,许易又朝下一位绿袍大汉遁去,炎蟒立时丢了目瞪口呆,闭目等死的狮鼻大汉,再朝那处奔去。

    如是再三,平寂的场面,终于被许易搅动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,便有三位绿袍遇险,多亏雄奎的紫色巨棍,和俊目女郎的一支亮银梭,间或攻击炎蟒的要害,引得炎蟒转移注意力,这才勉强助其脱险。

    “小贼好胆!”

    俊目女郎娇喝一声,呼喊众人布阵,随手一颗亮银弹珠射出。

    眼见着许易便要钻入甬道,齐名瞧见银弹射来,骇然色变,“不好,霹雳弹!”

    此刻,许易感知全面放出,八方四面动静儿,皆入他胸怀,俊目女郎弹射珠子,自也在他感知之内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以为是暗器一流,心道避开就是,待齐名呼喝入耳,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扯了齐名,急速后撤。

    轰地一声巨响,霹雳弹弹射在甬道口的石壁处,轰然炸响,大块山石落下,竟将洞口松松封住。

    虽未封紧,却也不是三拳两脚,便能破开的。

    “小贼,看你哪里逃!”

    俊目女郎恨极了许易祸水东引,弄得她一众兄长迭遇险情,此刻一阻住许易去路,便鞣身扑来,速度惊人。

    许易还未站稳,俊目女郎便已扑倒,一对白嫩的拳头,竟在空中扯出了音爆,强大的拳劲,许易生平未见。

    归元步再转,一圆之内,闪念之间,勉强扯得齐名避开俊目女郎的惊天一击。

    哪里知道,一口气不曾喘匀,俊目女郎又追了上来,竟如跗骨之蛆。

    若置身荒野,以许易的归元步,天下自大可去得。

    然则此地虽阔,却也有限,许易的归元步再是神妙,然躲闪空间有限,更兼提着齐名,遁速上,难免打个折扣。

    以至于,一连画出十多个圆,都不曾和这凶悍的俊目女郎脱离接触。

    虽未交上手,许易的警惕性,已然提到最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