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五十八章 还恩

第一百五十八章 还恩

    思忖半晌,熊奎暗暗咬牙,深鞠一躬道,“恩兄容禀,小妹伤势沉重,极需这血炎果救治,熊奎自知此求过分,但小妹伤势实在拖之不起,还请恩兄相让,阴山宗上下,无不铭感五内。”

    许易有侠气,却非傻气,他救阴山宗众人,除了几分私心,却也感佩这帮人兄弟情深。

    可姓熊的竟敢提出索要血炎果,许易又怎可能就凭对方三言两语,所谓感恩,就将之相让。

    “方才我记得熊兄已说过感激不尽了,现在又铭感五内,说来说去,却是要易某割爱,不知熊兄所谓感恩,就是这般知恩图报的么?”

    许易冷脸道。

    被许易戳破本心,熊奎尴尬至极,涨红了脸,懦懦难言。

    狮鼻大汉道,“易先生所言有理,我阴山宗受先生之恩已深,确不好再张口求。这样吧,我等用身上宝贝,同先生交换这枚血炎果如何。如此一来,既不伤两家和气,又得两便,不知先生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熊奎陡然来了精神,“三弟所言有理,是为兄孟浪了。”说罢,转目冲许易道,“易先生尽管开口,但有所求,熊某定无不允,实不相瞒,我阴山宗承袭祖业,世代盗墓,虽未有鸿运,得获天材地宝,但也收罗了几件珍品。”说着,探手入腰囊,摸出两块物件来,一块状若青石,一块纯白似玉。

    “阵石!至阳石!”

    齐名惊呼出口。

    熊奎面有得色,“至阳石,克制鬼物有奇效,亦是锻炼血器,结为血槽枢纽之极品器材,价值不可估量。阵石,天生阵纹,适应天下所有阵法,天然增强阵法威力,此块阵石色作纯青,虽是最下品,却是可遇难求,价值更远在至阳石之上。两块奇石,价值何止万金。血炎果虽是奇果,万金之数求之,想来不难。熊某以两块奇石,向易先生换取这血炎果,不知易先生以为然否。”

    许易听过“至阳石”的大名,也曾在炼金堂的废兵仓库见过至阳石锻造的血器残兵,是以至阳石给他的诱惑,并不如何大。

    倒是阵石,却是头一次听说,阵法的威力,他见识过。

    护卫血炎果的结界,受了他千万斤的力气,都破之不开,足见阵法威力强大。

    阵石能增加阵法威力,自是珍贵至极。

    他动了心思,以目视齐名,但见齐名面有喜色,微微颔首,心知这桩交易不亏,正待应下,一道气若游丝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,别换!”

    委顿在地的俊目女郎,悠然转醒,叫停了交易。

    “陌妹!”

    “阿陌!”

    “小妹!”

    众阴山盗赶上前去,围坐一团,却无一人伸手扶起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没事,将养一段就好了。至阳石和阵石是你和师尊拼尽性命得来的,怎可相换!”

    俊目女郎苍白的脸上,写满绝决。

    “阿陌不用管了!众兄弟随我破阵!”

    熊奎大喝一声,众阴山盗齐齐朝盛着血炎果的立柱奔来,五人呈梅花状散开,各自祭出一面黑旗,如先前拔起镇魂碑一般,在众人的摧持下,五面黑旗发出耀眼的幽芒,在空中交汇成一个硕大的五芒星,立柱竟发出轻微的震颤。

    “大哥,若不停下,别怪小妹心狠!”

    俊目女郎手持一枚晶亮银梭,抵在自己喉间。

    众阴山盗惊呆了,手上一停,黑旗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妹,你这是作甚!”

    熊奎怒目圆睁,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俊目女郎凄婉道,“至阳石和阵石是师尊传下的重宝,众位哥哥都舍不得使用,焉能为子陌换与外人。三年前破开丹田,小妹足足耗费三枚神元丹,将众位兄长十年辛苦所积,一耗而空,子陌本已惭愧。若是今日,再坐视师尊遗宝堕于外人之手,子陌虽生犹死,不如自行了断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狮鼻大汉怒喝道,“陌妹,我等兄弟同生共死,说这些作甚!你耗费三颗神元丹,是你天赋异禀,劈出了湖海,我等欢喜还来不及,又怎会怪你!至阳石和阵石虽然珍贵,却是死物,怎敌你性命重要。再说,纵使师尊在天有灵,必也愿以这两枚奇石,换你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三哥口口声声救我性命,小妹不过稍微受创,又怎会有性命之危!”

    说着,俊目女郎扶着墙壁,挣着起身,孰料伤势沉重,方蹲起身,便又歪倒在地。

    众阴山盗眼泛泪花,二话不说,又开始祭旗,哪成想,俊目女郎竟用银梭在雪白的玉脖拉出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。

    众阴山盗惊骇欲绝,手上果然不敢再有丝毫动作,皆知晓这陌妹性情刚烈,说到做到。

    许易最见不得煽情场面,更无语的是,他在这幕悲剧中,竟扮演着大反派的角色。

    “罢了,易某不要你这两块石头就是!”

    许易长叹一口气,面露苦涩。

    熊奎长舒一口气,几要感激涕零,领着众阴山盗大步行到许易身前,齐齐一躬,同声道,“尊驾大恩大德,我等没齿难忘!”

    许易摆摆手,“说这个就过了,易某于诸公,确有所求。”

    熊奎等人再三祈求于许易,屡次折节,早没了心气,此刻听闻许易有求,众人皆生出欢喜来。

    熊奎重重一拍胸脯,“熊某此前说了,易先生但有所求,熊某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!”

    “大哥慎言!怎可滥施承诺!”

    俊目女郎轻声提醒。

    许易给她的印象极差,忌讳极深,尤其是先前的轻薄,她可是刻骨铭心,只不过此刻身体不适,难以反击,一口气却是憋在心头。

    至于许易的救命大恩,并不在她眼中,她夏子陌生要明月流风,死要秋棠映水,岂能受下三滥之恩惠。

    “小妹勿要多言,不得轻慢易先生!”

    熊奎呵斥一句,笑道,“易先生但有所命,在下必当遵从。”

    熊奎岂是无智之辈,他盘算得清楚,自家所珍贵者,唯两块奇石,其他宝贝虽然珍贵,皆难同这两块奇石相媲美,这位易先生若是想要,那再好没有,正好还上人情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晚上还有一更,凌晨估计有两更,要上架了,拜求兄弟们订阅,投票,我太不容易了!天天在地铁口上传更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