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六十二章 巧灭

第一百六十二章 巧灭

    地蝎之威,许易早存了心里准备,却绝为想到竟至如斯地步!

    他甚至想,若没有龙鳄甲护体,这轻轻擦身,只怕自己这条小命,便也交代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许易自归元步大成一来,第一次受伤,而且还是败在他生平最引以为傲的速度上。

    没奈何,归元步之妙,乃是在于身法。

    一圆之内,闪念之间。

    倘使在开阔位置,许易大可如意画圆,每一次遁逃,皆有方圆十丈,足够腾挪。

    然在这山腹之中,甬道狭窄,归元步的作用被大大束缚,兼之地蝎提醒庞大,巨螯挥动,横扫面积极广,几乎占绝了许易的腾挪空间。

    由是,双方这一追一逃,基本化作了速度的比拼。

    地蝎这一跃十数丈的变态,自然不是许易可以比拟的。

    却说,许易被巨螯扫中,强忍着剧痛,一脚踏在山壁上,归元步再度发动,横空掠出十丈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巨螯再度扫到,竟将山壁扫出大片塌陷。

    许易脚下不停,心急如焚,生平所遇之险恶,无过此时,他甚至隐隐感觉,倘瞬息之间,寻不着解决之道,这条小命便要丧在此处。

    双脚交错如电,大脑开动得丝毫不比双脚来得慢,电闪之间,许易暗自咬牙,“草,跟丫拼了!”

    横踏山壁,险而又险又避开惊天动地的一击,默运念头,须弥环开启,一对晶莹的翅膀。出现在了背后。

    灵石翅膀催动,许易身化光影,甚至连地蝎的进击,都明显延迟了。

    它怎么也想不通,这香喷喷的蝼蚁。怎么突然生出了翅膀。

    灵石翅膀加持,许易的归元步强了数倍不止,原本归元步妙在身法,灵石翅膀强在速度,二者强者,满室之见一道虚影飚飞。

    地蝎速度虽快。甚至能一跃而超许易,终究不能再捕捉到飘若鬼魅的许易了。

    就好比人拍苍蝇,或可一步跨到苍蝇前面,却绝难在空中,一击而中。

    有了灵石翅膀的加持。许易瞬间化身最可恶的苍蝇,不再闷头奔逃,时不时回身攻击。

    他自知地蝎防御力,绝不是自己所能撼动的,是以,并不出动哭丧棒,音速飞刀,而是不住幻化铁精。在地蝎周身,东戳一下,西戳一下。不似攻击,倒似可恶的苍蝇,漫天乱飞,嗡嗡地烦人。

    不多时,地蝎地火气被撩拨了起来,漆黑的身子。竟因愤怒,化作深红。一对巨螯,发疯了一般。急速挥动。

    霎时间,山壁四周,不住有巨尸滑落,山壁断开。

    许易见势不妙,立时收了铁精,又闷头逃开,东折西转,引着地蝎,在两三个甬道内,绕了无数圈。

    终于地蝎被绕得麻木,一对巨螯也停止了攻击,不多的智慧,已让它打定主意,便是耗上十年,也要将这可恶的蝼蚁生生耗死。

    这一抹念头方闪过,可恶的蝼蚁陡然变向,朝另一处甬道转去。

    地蝎二话不说,全速跟上,既存心耗死蝼蚁,地蝎自然开动全速,处处压缩蝼蚁的活动空间。

    忽的,蝼蚁凌空飞了起来,地蝎大喜,追逃许久,地蝎已然开出来,这蝼蚁在空中的飘飞能力,要远远弱于地上。

    一见及此,地蝎猛地跃起,横跨十数丈,转瞬便赶上许易,一对巨螯,全速扫来,空气中发出巨大的锐鸣,强劲的风力,刮得山壁都起了壁渣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双钳交错,空间都塌陷了,一击还是成空,该死的小跳蚤,竟在半空中荡一个大大的秋千逃开。

    地蝎怒火中烧,正想着落稳之后,定要发动连续进击,深深在半空中将之捉住,谁成想,念头未绝,地蝎忽然发现自己落入了水中,冰冷的水中,比最深的暗河还要阴冷,冷得它浑身打颤。

    继而,它又察觉到无数细小的玩意,钻进了自己身体,下一刻,所有的思绪停止。

    巨蝎陡然爆开,化作阴虱无数。

    一代地底世界的强者,便是凝液境强者见之也得遁走的恐怖生物,竟生生被许易阴死。

    不错,许易挨了地蝎一击后,主意便打到了这阴河上来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单凭自己的本事,决计奈何不得地蝎,自然想到了借助外力,想到借助外力,念头自然打到那恐怖的阴河,以及那无孔不入、令人头皮发麻的阴虱上来。

    定下计策,许易便带着巨蝎绕圈子,待得巨蝎麻木到烦躁后,这才掉头朝阴河的方向奔来。

    在距离银河十数丈时,猛地一个跳跃腾空,彻底吸走巨蝎所有的注意力,引得巨蝎腾空跳起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催动铁精钩住穹顶,下一步,就可静观好戏了。

    果然,毫无防备的巨蝎,凌空一跃,精准地落入阴河中。

    饥可了千年的阴虱们,陡然得到如此庞大而丰美的血食,又怎会放过。

    地蝎的悲剧,就此落幕。

    瞧见强横不可一世的地蝎,如此轻松地被吞噬,许易一阵头皮发紧,心忧齐名,当下,不敢动耽搁,唤出一把音速飞刀,配合着铁精,如先前横渡银河,如法炮制,不多时,便落了地,收起灵石翅膀,快步朝大厅突进。

    还未近前,耳边便传来激烈地打斗声。

    许易头皮一阵发紧,大步一错,便入内厅内,眼皮一翻,头发就炸起了。

    遍地狼藉的大厅内,哪里还有齐名和众阴山盗的踪影,就剩下夏子陌倚着墙壁,挥着一柄短剑,在同七八位江湖豪客打扮的壮汉争斗。

    先前的立柱位置,一左一右,出现了两道一黑一白两道巨大的光幕。

    “草,大哥,又来人了,先灭小娘皮,再灭小崽子!”

    一个手持狼牙棒,正猛烈冲夏子陌攻击的光头大汉,张牙舞爪地嘶喊。

    那七八人手上攻势顿急,已遍体鳞伤的夏子陌,一边呕血,一边使动短剑勉励防守。

    坚毅的妙目,满是决然,丝毫不曾因许易的到来,而震颤一下睫毛,更不提出口求救。

    嗤,嗤,两枚透骨钉夹在在铺天盖地地进攻中,钻入夏子陌肩头,夏子陌闷哼一声,手上一缓,巨大的狼牙棒挥来,竟将短剑磕飞。

    众豪客大喜,手中刀兵,一股脑儿地挥上,竟无半点怜香惜玉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