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六十四章 水至

第一百六十四章 水至

    老办法,许易次第敲醒了所有的下三滥,所得供词汇总,确信了光头大汉的供词。

    “白色光幕有强大的吸力?”

    许易咀嚼着这句话,伸脚踢过一人,劲力把握的巧妙,那人滑到光幕前丈许远停住,却根本无有任何吸力产生,不提吸走人,那人的衣衫都未震动一下。

    心下烦扰,许易凝思片刻,从须弥环中,唤出两根缚蛟绳,各自捆住一人,分别朝两片光幕丢去。

    奇异的事情发生了,白色光幕果然产生了巨大的吸力,若非脱手得早,许易自知必定也被拉进光幕去。

    黑色的光幕,甚是奇妙,人方进去,坚韧至极的缚蛟绳便在光幕处断截,像是被最锋利的裁刀精准剪裁过一般。

    两种不同的光幕,两种不同的吸收方式。

    按理说,齐名被白色光幕吸走,许易该当毫不犹豫地投白色光幕而去,可他隐隐觉得,若是入白色光幕,只怕便和今次的机缘断绝了。

    正踌躇犹豫间,感知半径内,竟又人闯入,来势极快。

    许易心念一动,寻了个距夏子陌不远处的壁角,扑倒在地,摒绝呼吸。

    他方扑倒,先前被夏子陌用霹雳弹封堵的甬道,轰然炸开,巨石乱飞,亏得他选择的墙壁,紧靠着那侧甬道,巨石四散,却是朝另一侧墙壁飞得远了,未有加身。

    烟尘落定,一行十数人出现在大厅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却说,许易和齐名才见到血炎果的当口,众阴山盗僻居的茅屋左近,已汇聚近百人。

    百十丈外,镇魂碑飞天后遗迹,已化作一片灰白的光幕,幽幽渗人。

    这百余人俱是距离此处最近,窥见天变异象,火速赶来。存心入墓寻宝之辈。

    除了第一批到达的附近山匪光头大汉等人,抢先一步下了古墓,这百来人分无数批,赶了个前前后后。

    正因着团体不同。初到者畏惧后来者暗算,不敢入墓,后来者又遇更后来者。

    不多时,竟聚集百余人,三三两两散落四周。相互虎视眈眈,却又彼此投鼠忌器,竟这般僵持住了。

    忽的,一声尖锐的鹤鸣,继而,数声锐鸣,湛蓝的天幕,一行白鹤迎着明媚的阳光,破空而来。

    “排云鹤,水家人!”

    人群中爆出一声惊呼。喝破来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飞行座驾极多,但整个广安,一次能出动十几头排云鹤的,舍水家,再无第二人。

    因此,这排云鹤也成了水家的标志。

    果然,白鹤稳稳在茅屋前的空地上落定后,一队十余位玄衣人中,出现了水长老和水明月的身影。

    出乎预料,实力惊人的水家长老水中镜。并未处在领队的位置,而是恭敬地跟在一位鹰鼻中年人身后。

    显然,鹰鼻中年人身份更为显赫。

    众人落定,鹰鼻中年轻轻挥手。十几只白鹤排空而去,直没云霄。

    “中镜,带小辈们将这些闲杂人等,速速清理,时间不多了,嘿嘿。咱们占了先手,可得守住。”

    鹰鼻中年吩咐罢,负手而立,仰头而立,一声玄衣,说不出的落寞、神秘。

    “领叔祖法旨!”

    水中镜躬身一句,直起身来,一身玄衣无风自动,扬眉道,“此处乃水家禁地,旁人速速退去,半柱香后,若仍有人停留于此,莫怪我水家辣手无情。”

    口未大张,声却激昂,于旷野之中,竟荡出了回声,一字一句,精准地传入众人耳来。

    场间立时有声喊道,“水家禁地!好一个水家禁地!明明是无主古墓,人人可探,怎么就成了水家禁地。水家身为广安高门,我等仰慕已久,还望水家大人切莫说有辱水家门庭之言,做败坏水家门庭之事!”

    水家名垂广安已久,四大高门,哪个行事不霸道。

    若是单人匹马对上,只怕没有几人,敢对水家口出妄言。

    然而,此地聚集百余人,水家不过十数人,兼之古墓动人心,天降的机缘,自是谁也不愿错过。

    由是,便有胆壮的出言抗辩,果然,立时便挑起同仇之心,满场一片鼓噪,更有粗鄙之辈,恶声大骂。

    “明月,交给你了!”

    水中镜淡然一句,负手不语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同样一身玄衣的水明月,长身玉立,一声应罢,身子凌空而起,双臂平推,一道强劲的气流,如龙喷涌,横绝近十丈,西北方向,一个肥大的身影,竟被凌空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先前正是此人隐在人群中率先鼓噪,形虽隐秘,却又怎逃得过气海境强者的耳目,水明月既要立威,自是挑他下手。

    胖大的身子,转瞬就被吸到近前三丈,忽地,水明月双掌一错,气流交割,竟如万千飞刃,瞬间将那胖大身影割成碎片,除了满地澎湃的鲜血,如雨喷涌,哪里还有那人的半点踪影。

    “水某数三个数,还有敢停留此处者,杀无赦!一,二……”

    不待第三个数吐出,场间已然散了大半,待“三”出口,水明月再次动了,鬼魅一般地身影,朝人最多的地方飚进,长啸一声,丹田中纯紫气海掀起惊涛骇浪,双手叉开,十指如剑,气流激射,中者无不立毙,瞬息灭杀十数人。

    谁也没料到水家随便出来个年轻人便是如此勇悍,伴随着十余人倒进血泊,再无一人敢停留原地,如受了惊的土拨鼠,四散朝密林深处遁去。

    “指剑如虹,不愧是纯紫之湖,明月实乃我水家麒麟儿,前途无量,尔等后进皆需向明月看齐。”

    始终仰望苍天的鹰鼻中年,苍然出声,他始终未朝战场投注注意力,却将水明月使出的招数,说得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得鹰鼻中年赞扬, 以水明月的心性,也忍不住一阵激动,看向水中镜的眼神,更增感激。

    若非水中镜全力资助,耗费五颗神元丹,助他突破,哪里能成就纯紫之湖,若无湖海,哪里又使得出指剑。

    “闲话休提,时间不多了,中镜,带小儿辈布阵,这个先手,咱们可得站住了。”

    鹰鼻中年广袖一挥,再度颁下法旨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