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六十五章 凌霄

第一百六十五章 凌霄

    水中镜领命,念力直指右手腕上的须弥环,五块半人高的青色镇魂碑,凭空而生。

    水中镜连出五掌,气流狂涌,五块镇魂碑次第飞向半空。

    十三位水家气海境精锐弟子,同时出掌,霎时,天空荡起道道波纹,五块镇魂碑以诡异的姿势,转动的。

    忽的,始终沉默的鹰鼻中年大口一喝,一道气墙竟从口中喷出,正喷在五块急速转动的镇魂碑上。

    刹那间,镇魂碑发出妖异的绿芒,在空中构成一道光墙,缓缓朝地上落去。

    最后,以原来巨型镇魂碑为中心,四散落定。

    五块镇魂碑入定,大地猛地传来一阵巨大震颤,地底灰白色的光幕瞬间消失,只余一个深不见底的漆黑洞窟。

    “启禀叔祖,古墓已封禁,还请叔祖示下。”

    水中镜躬身请命。

    “坐下调息吧,指不定稍后便有恶战!”

    鹰鼻中年摆摆手,继续仰头望天,好似这纯蓝如镜的天空,隐藏着什么天地至理一般。

    不过布了道镇魂阵,哪里能消耗多少真气,但鹰鼻中年既开金口,水中镜不敢有丝毫怠慢,带领水家精锐,盘膝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半柱香不到,忽的,天空传来一道悦耳的环佩叮当声,西北天际,一架古色古香的巨大龙舟,慢悠悠地朝这边飞来。

    十数丈长的龙舟,雕作巨龙形状,龙头上负手立着一位巨汉,奇怪的是,这龙舟竟无畜力牵引,显然舟身之内,另有玄机。

    龙舟行进的方向正是此处,及至龙舟距离地面还有近十丈,龙首上立着的巨汉,猛地跃下。

    巨大的双足踏在地上。竟无一根杂草被震动,显露非凡的本领。

    巨汉甫一落地,目光便在水中镜脸上凝聚,大笑出声。“哈哈,水中镜,老小子竟和小字辈坐一处了,真他奶奶的丢人,来来来。五年前,孽龙江上,咱们战过一场,未分胜负,今天既然撞上了,再战一场如何,看看老小子这几年,到底有无长进。”

    水中镜连眼皮子也没抬起,稳坐如山,似进入了入定状态。

    巨汉冷笑道。“水中镜,老小子忒也让人看不起,不就是老头子在侧,竟缩卵成了妇人。”

    巨汉话音方落,鹰鼻中年大手猛地抓出,霎时间,空中有波纹荡开,凭空生出一柄气浪聚成的巨锤,直直朝巨汉砸来。

    巨汉暴喝一声,双掌推出。身前陡生一道浑厚气墙。

    轰地一声巨响,巨锤砸落气墙,浑厚的气墙瞬间粉碎,巨锤余势不绝。直直砸在巨汉肩头,竟生生将巨汉双腿砸入地下半尺有余。

    “聒噪!再敢挑衅,定不饶你,中镜,起身待客。”

    鹰鼻中年广袖轻挥,眉目始终望向天际。竟连巨汉的面目也不曾扫过一眼。

    巨汉脾气火爆,身份不凡,仗着背后宗门,并不惧怕鹰鼻中年,正要出言讥讽。

    一个面目俊朗的白衣青年,移步近前,传音入密道,“陈师叔,勿忘宗主交代,夺宝为上,切勿造次。”

    原来,就在巨汉跳下龙舟不久,次第有二十余位白衣男女跳下舟来,人人胸前皆绣一朵凌霄宝阁。

    而那龙舟,竟是空间器物,被这白衣青年取出一方青色圆盘,轻轻拨动盘上指针,那龙舟便迅速缩小,最后化作拇指大小,停驻在圆盘正中。

    巨汉不畏惧鹰鼻中年,却不敢不给白衣青年面子,肃声道,“世荣言之有理,某便揭过此节。”

    话至此处,白衣青年身份已然明了,正是数月前,追杀得许易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的神风堂少堂主周世荣。

    而这队白衣人,正是凌霄阁为此次探墓,挑选的门中精英。

    除了几位身份不凡的门中耆老的关系户为锻体巅峰之境,余者尽是气海境强者。

    显然,凌霄阁亦将此次探墓,作了锻炼门中精英的绝佳机会。

    而这巨汉,正是此次凌霄阁之领队,气海后期强者,天一堂堂主陈风雷。

    同为凌霄阁堂主,神风堂乃是凌霄阁第一堂,堂主周道乾,乃是凝液中期强者,竞争下任副门主的最强力人物。

    相比周道乾,陈风雷虽也是堂主,不仅身份矮了半截,武道修为更是低了无数倍。

    正因周道乾是门中实权派,他可以不给鹰鼻中年面子,却不好不给周世荣脸面。

    “陈堂主,你们凌霄阁风风火火,赶来此处,不知有何见教,别说是见此处阴气冲霄,有古墓出世,你们想来分一杯羹,实在抱歉,此墓已为我水家封禁,按规矩,旁人不得窥探,还请陈堂主率队回归。”

    水中镜不卑不亢道。

    他并非好脾气,而是凝液中期境的叔祖在侧,他不敢造次,深知叔祖对此古墓极有兴趣,他自然得将一切的重心,放在探墓上。

    若是博得叔祖欢心,没准横亘多年的气海后期境界,便能成功突破。

    孰轻孰重,他掂得清,自然不愿跟陈风雷斗气。

    “噢?被你水家封禁了,此墓就归水家。不知这是谁家的道理?”

    陈风雷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此乃公理,岂是一家一姓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水中镜义正词严。

    他所言倒非虚妄,当今之世,盗墓成风,因此,也形成了不少或明或暗的规则。

    其中一条,便是某人寻得了古墓,加以封禁,此古墓便自动为该人所有,换句话说,也就是此人拥有绝对优先探墓权。

    不过凡事有例外,除非封禁古墓的是大势力和超级强者,旁人不敢窥视。

    否则谁又会理睬封禁,直接破开就是。

    水家算得上了不得的势力,水中镜要往这条规则上硬靠,自也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,陈风雷却不打算给水家这个面子。

    凌霄阁的势力,较水家只强不弱,他陈某人此次带队,乃是自告奋勇,甚至罕见地被阁主召唤,自是暗下决心,要将此事办得妥帖,自不会被水中镜三言两语说退。

    “哦,按你的道理,谁封禁了,便是谁的,也罢,陈某人恰巧也看中此墓,来啊,封墓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