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六十六章 纵横

第一百六十六章 纵横

    陈风雷一声令下,一枚通体雪白的宝塔,凭空而生,塔近人高,宛若白玉,遍布纹络,散着白光。

    “七窍玲珑塔!”

    水中镜惊呼出口。

    此七窍玲珑塔,乃凌霄阁镇派宝器之一,听闻乃凌霄阁阁主清风上人还在气海境时,锻造的血器,威能极大,用之镇压、封禁,有奇效。

    眼见着七窍玲珑塔在空中结出阵网,朝五枚镇魂碑外围空间罩去,鹰鼻中年冷哼一声,“好胆!”大手猛地探出,空中波纹震荡,瞬间浮现一道气浪凝成的巨手,凌空朝宝塔抓来。

    “震!”

    陈风雷大喝一声,十余位凌霄阁气海境强者齐齐出掌,十数道气流直击宝塔。

    忽的,宝塔红光大作,引得空中波纹一荡,竟生生将鹰鼻中年凝结的巨手震散。

    宝塔滴溜溜空中打个旋转,轰隆一声,终于没进土中,一张硕大的光网,竟将五枚镇魂碑结成的光网覆盖在内。

    陈风雷得意一笑,“水老儿,现在这墓也被我凌霄阁封了,按你的逻辑,这古墓该属我凌霄阁了,尔等还不速速退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水中镜气得要吐血,打破头也没想到对方竟是这么个混不吝,这不是斗气么,自己封一道,他又封一道,一个门上两把锁,竟是谁也别想单独开启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半天里,数架马车,逶迤西来。

    马是骏马,纯色不带一丝杂毛,体型健硕,四蹄修长有力,更离奇的是,每匹骏马,竟生着一对巨大的翅膀。

    车是香车,淡紫的乌雅木,穿花雕翎。足能容纳两张大床的车身,遍缀宝石,青而长的绾丝缀带,间或吊着银亮的铃铛。

    马蹄得得。铃声悠扬是,宝马香车,踏天而来。

    不多时,宝马香车便在茅屋前挺稳,四辆香车上。下来近二十位男女。

    这帮人一到,立时将凌霄阁众人的气派、风韵,比了下来,当真是男的丰神,女貌如玉,尤其是紧随着宫装美妇的雪衣丽人,美艳得有些不似人间颜色。

    “清姨!”

    宫装美妇方下得车来,周世荣便快步迎了上去,远远唤了一声,余光始终打在那雪衣丽人身上。心跳忍不住加速。

    宫装美妇瞧见他,脸上露出慈爱的笑来,拉着他手道,“年余不见,长得越发俊挺了,有几分你父亲年轻时的风采。”

    宫装美妇正是广安三大正门之一的天山派雪冷峰峰主玉清仙子。

    说来,这玉清仙子和周道乾渊源极深,二十年前,周道乾武道初成,偶遇玉清仙子。双方曾同游天下,更曾联手诛绝卧牛山三十六寨山匪,悠游山水,同论武道。着实渡过了一段难忘时光。

    其实,周道乾受父母之命,已然娶妻,诞下了周世荣。

    双方虽是郎情妾意,却碍于彼此身份,只得有情人天各一方。

    是以。玉清仙子对周世荣极是疼爱,甚至在知晓周世荣钦慕座下关门弟子雪紫寒,便将雪紫寒爱马飞雪赠与周世荣,内里涵义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可惜,那飞雪在周世荣和许易的争斗中,被许易辣手摧折,其后,周世荣想尽办法也不得让飞雪复原,无奈,只好掌毙,眼不见,心不烦。

    今次,周世荣肯下凌霄峰,便是转为会心上人而来。

    此刻,得见玉人容貌更见清丽,心怀激荡,同玉清仙子的寒暄已味同嚼蜡,不知觉间,竟有些前言不搭后语。

    玉清仙子笑道,“罢了罢了,倒是我老太婆没自知之明了,紫寒,你来陪荣儿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师尊,大事要紧!”

    雪紫寒轻启玉齿,“你说呢,周公子。”面上丝毫不见任何颜色,甚至连双目也不曾偏转,凝视着虚空。

    周世荣对雪紫寒爱到了骨子里,怕不能多和玉人接触,然此刻雪紫寒开言,他却万万不愿拂了玉人之意,说道,“紫寒仙子所言极是,有的是时间叙旧,清姨,来时父亲交代了,此次探墓,我方当尽量配合清姨,眼下,水家老祖坐镇,僵持难下,还请清姨主持公道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!荣儿归队吧,一切自有清姨,绝不叫你失了这场机缘便是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玉清仙子缓步朝鹰鼻中年行来,远远笑道,“二十年不见,水兄风采依旧,实在可喜可贺。”

    “仙子玩笑了,水某已是衰朽残年,哪里比得过仙子春秋正盛,若非岁月迫人,水某断不会和小儿辈挤作一处,来寻所谓的机缘。”

    鹰鼻中年远远拱了拱手,语调依旧淡然。

    玉清仙子怔了怔,心中暗骂“老贼奸猾”。

    她冲鹰鼻中年答话,本意是想拿话将鹰鼻中年僵住,毕竟鹰鼻中年乃是凝液期老怪,当要自重风度,怎好出手同小辈为难。

    哪成想,鹰鼻中年根本不在乎面皮,自污要同小辈争夺机缘,却让玉清仙子不好接茬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天上陡然又起了惊人的响动,这响动较之水家,凌霄阁,天山派的到来,要大上数倍不止。

    但见四只队伍,从四面天空汇聚,或乘车,或驾羽,或操舟,声势惊人,巨响破天。

    最终,四只队伍在茅屋上空聚齐,一时间,半边天空都被遮得黯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来的四家,正是广安三大正门的最后一派——元气宗,以及广安另外三大世家,云、风、雷三家。

    若是许易、齐名知晓就因为自己两人的一次进山,便引得广安府内,三大高门,四大世家,扎堆聚齐,不知该作何感想。

    说来,三大高门,四大世家,并存于广安府,平素互动,却是极少,各自霸着一方,进水不犯河水。

    今次聚齐,都打着一般的算盘,势力众多,谁也没有单枪匹马,挑翻群雄的能力。

    不多时,场面便到达了极度喧嚣的状态,问好声,吆喝声,尽力掩盖着背后的合纵连横。

    很快,七方势力分作了两派,依照的正是平素谁也看不入眼的亲疏之别。

    平素互有比试交流的三大高门,商谈好了利益划分,达成协议,一致对外。

    同处一城之内的四大世家,面对三大高门的高压,不得不抱作一团,彼此守望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