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七十章 “菜畦”

第一百七十章 “菜畦”

    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。只有半方空间的须弥环,许易却用了将近一半的空间,盛放这些旁人见了定要惊掉下巴的粗野厨具。

    他准备这些,正为给秋娃进补之用。

    要说许易已知用灵土能更好的帮助秋娃恢复,争奈灵土难得,暂时还只能用这种笨办法为秋娃续命。

    壶水烧开,许易从须弥环中招出两个锦盒,取出百年仙芝马,成形古首乌,双掌合拢,揉成碎末,注入沸水,顿时,清亮的河水,化作血红,待药水稍凉,从怀中取出个木盒,小心打开,一根枯瘦的木雕正在精细的锦被中,暗无光泽。

    许易看得心中一惨,赶忙将木雕置入盆中,心中打定主意,待寻得鼎炉,再不管别的,先去寻了灵土再说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盆中的红水渐渐澄清,许易抱起秋娃,小心擦拭一遍,喃喃道,“秋娃啊秋娃,你可一定要撑住,胡子叔一定要救活你。”

    小心将秋娃放进木盒,借着清冽的河水,擦一把脸,许易沿着河流,逆行而上。

    行了十里有余,一座山谷出现在眼前,远远可见,桃林茂盛,白鸟张飞,淙淙流水,敲击着河水凸石,奏响欢乐的乐章。

    到得谷口,许易骤然停步,望向天边的太阳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走了一路,他渐渐发现不对,头顶的太阳竟然走着走着,出现在身后,岂非怪哉。

    凝视片刻,全面放开感知力,许易渐渐察觉不对来。

    头顶上的这轮太阳,不论热度和穿透力,皆不似平日的阳光,感知力放开,不仅感官敏锐到了极点,皮肤同样较之平常灵敏得多。

    “唯一的解释,这是一轮人造太阳,运用了不知名的阵法。将光线汇聚,投注而入。”

    念头到此,许易暗暗惊呼,“莫非自己竟还在墓中。换言之,这方洞天,亦存在于古墓之内?”

    越想越觉可能,他曾听熊魁言说,曾探查过此墓。占据了此座山峰的大半个山脉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,他不由得对此墓的建造者,生出了浓浓的敬仰。

    神工鬼斧,莫过于此!

    既来之,则安之,他的情况非比寻常,丹田华海,所需的神元丹恐怕是个恐怖的数量。

    若不能寻得鼎炉助齐名炼制神元丹,以修炼界对神元丹的高度垄断,恐怕此生化海无望。

    由是。不管前路如何艰险,他也唯有硬闯。

    好在,天赐的强大灵魂,让他拥有了极强的感知力,能提前预知危险。

    在谷口稍稍驻足,感知全面外放,悠地一下,许易眼睛亮了,疾步朝谷中行去。

    方行数十步,一座木屋出现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木屋不大。纵横丈余,顶上还置了烟囱,显然有人曾在此间生活。

    木屋极是残破,屋身、屋顶。已有不少木头腐烂,现出大片褐色断层。

    拨开斑驳的织网,小心地踏上门前的硬楠做成的阶梯,发出一声沉重的“吱呀”,还好,没有断折。

    侧着身子。溜进半掩的门来,木屋的景象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西首靠窗,一张窄床,几被厚厚的灰尘掩埋,已然坍塌。

    一张最简易的四腿桌,横在窄床附近,最先吸走许易目光的,却是伏在四腿桌前的一幅早已风干的骨架。

    行到桌边,许易的目光在桌上一本打开的书页上落定,因着书页落了不少灰尘,隐隐约约,断断续续,能看到一些文字。

    根据这些文字,许易确定了熊奎的推测,此墓的主任,的确是杀人王姜恨天。

    书页上的文字,准确地说应该是一篇笔记,结合笔记上的文字,许易推测骨架的主人大约是昔年跟随的姜恨天征讨的家丁,姜恨天没后,姜家为姜恨天修建了此墓,家丁眷念旧主,便在墓中建造了一间木屋,陪伴故主,最终老死于此。

    为了验证猜测,许易伸手去抓书页,谁知方碰上书页,书页便整体踏碎,化作齑粉。

    叹息一声,许易又将注意力投注到角落的木箱上,小心翼翼地打开木箱,里面躺着一件道袍,一柄拂尘,奇怪的是,木箱四周,布满灰尘,独独道袍和拂尘,洁净如新。

    布展开来,道袍做工精良,极是素雅,胸前绣着一朵精致的莲花;

    拂尘银丝的看不出材质,许易奋起神力,也扯之不断,最稀奇的乃是拂尘的把手,竟是赤金锻造。

    材质精良,能自动避尘,显非凡品,许易折好,念头一动,收进须弥环中。

    仔细打量一遍木屋,未见余物,抬脚便从另一侧门出去,横穿木屋而过。

    方一出门,许易“呀”的一声,一跤跌倒在地,骨碌一下,爬起身来,围着一方苗圃猛地转起圈来,眼睛瞪如铜铃,几要从眶里掉出来了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方苗圃,准确地说,更似一溜菜畦,纵横不过丈许,但里面的风景,却是那么的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长出手脚的人参娃娃,半人高的芝麻,九瓣雪莲花……

    尽是广安城中,万金难求的宝药,这溜“菜畦”内,竟长着近二十颗。

    最让许易兴奋欲狂的,却不是“菜畦”内的宝药,而是“菜畦”中的土壤。

    那一粒粒纯黑如墨,状如珍珠的土壤,正是许易多方渴求,而为得到的灵土。

    一捧灵土,已价值万金,此间聚集何止千捧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许易仰天大笑,眼中飚出泪来。

    非为千万钱财,只为秋娃有救了。

    大笑片刻,许易定住情绪,深吸一口气,沉凝心神,朝“菜畦”闯来。

    孰料他方接近“菜畦”,不及大脚落下,“菜畦”陡然迸出一道幽蓝的光网,弹在他身上,砰的一声闷响,竟将他击飞出三丈开外,正砸在腐朽的木屋上,塌出一片烟尘。

    “草,就知道没这么容易!”

    许易唾骂一句,振振衣衫,抖落灰尘,又行到“菜畦”边,盯着满“菜畦”的宝贝,暗骂自己糊涂,有这许多宝贝,怎会不设禁制,若是不设禁制,随便几只小兽,便能将此间踏平。(未完待续。),更优质的体验。

    hengf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