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七十五章 争拍

第一百七十五章 争拍

    而入墓之前,元气宗的凝液境大能秋长天,曾下过古墓,言道墓穴之中,禁制古怪,修为越高,受到压制反大。

    凝液中期之境的秋长天入墓片刻,便眉间挂霜,无法承受,遁逃而出。

    而这道人竟丝毫无碍,要么是长住古墓,不受墓中禁制限制,要么便是境界远高于秋长天,能够抵御墓中禁制。

    不管是哪种,都足以令人敬畏,显然,后者的可能性更大。

    道人道,“不识阴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,贫道哪里有什么境界!”

    话罢,念力集中,催动五枚小旗,在半空结出个光芒大盛的五芒星,朝灵土园笼罩而起。

    立时,灵土园上的禁制被触发,结出一道幽蓝光网。

    道人大手猛地握拳,幽蓝光网立时绷紧,随着道人大手抬高,幽蓝光网一点点被抬起。

    霎时间,所有的目光都流露出浓到化不开的敬畏和敬仰。

    什么仙人,那是传说,就算道人真是传说中驱物境,也绝不如此刻给众人带来的震撼强烈。

    但因这道小小幽蓝光网,数十人使出平生之力,不能动之分毫。

    而眼前的道人,举重若轻,五枚小旗飞出,翻手之间,便要将光网拉起。

    强烈的对比反差,让众人没办法不对道人的本事,生出深不可测之感。

    眼见着幽蓝光网被拽起一寸,所有人都屏气凝神,期待着奇迹发生。

    哪知道,道人闭合的大手忽然散开。空中的五芒星瞬间解散,五枚小旗悠然飞回,落入道人掌中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方被抬起一寸的幽蓝光网重新落回,轻噗一声。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满场爆发出巨大的呼气声。

    “道长,您这是作甚?”

    “道长,将禁制破开吧?”

    “道长,您这是揪心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无数道声音,汇集出强大怨念,几要冲破苍穹。堵塞幽冥。

    突然,陡起一道爆喝,“都吵吵什么,此乃道长灵园,缘何要如尔等所愿。开与不开,全在道长,都瞎咋呼什么!”

    发声的是君无悔,道士轻松便能掀开禁制,让所有人都相信了,此间灵园的主人,正是这道人。

    反之,若道人不是灵园主人。身携破禁之术,焉能不将此灵园搬空。

    君无悔此话一出,所有人都回过味儿来。暗骂自己迟钝,让姓君的抢了先去。

    一时间,群情激荡,谀词如潮,皆冲道人去了。

    众人皆瞧得分明,要想获得宝药。买好道人是唯一的途径。

    且像道人这种活过百岁的老头子,耳根子都软。我之宝药,在道人处。没准就是萝卜白菜。

    若是三两句好话,能哄得道人高兴,得赐宝药,岂非天下最好的买卖。

    连水中镜这种向来不假言辞的老顽固,都忍不住扒开前面的小辈,挤到最前端,滔滔不绝,更遑论他人。

    就在场面气氛达到最高的时候,道人轻啸一声,吟道,“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,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满场嘈杂立止,对着这直指人心的四句话,众人皆红了脸。

    非是因为羞愧,而是将道人做了能用语言糊弄的不经世事的糟老头子,殊不知道人字字句句,洞彻人心。

    两相对比,众人自觉先前的吹拍之术,实在如小儿尿尿和泥般可笑。

    君无悔也臊了个大红脸,暗骂自己失心疯了,字字句句都是警世之言的老头子,会是不同世情的老顽固。

    他正愤懑间,却见道人伸手朝他一指,“先前众人嘈切,独你能出言喝止,想来还有几分悟性,便叫你代尔等与我说话!”

    得闻此言,君无悔浑身三万六千个毛孔都张开了,便是当年由锻体境突破至气海境,他都没这般兴奋过。

    真是老天开眼啊!

    有人欢喜,有人忧!

    柳逐风,水中镜皆恨得险些没咬碎银牙,心中叫起撞天曲,姓君的有个屁的悟性,不就是会抢着拍马屁,才占了个先机。

    老天啊,你瞎眼了么?

    “贫道僻居此地,已近百载,本以为一颗心已经枯寂,打算老死此处,今日众多小友到来,老夫静极思动,忆及往事,滚滚红尘,俱入胸怀。不知今夕何年,世上何事,可还是姬家当国……”

    道人神情落寞,一字一顿,问得极慢,极多,似乎久在古墓封闭,陡起红尘之念,竟致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君无悔自知被道人选中,不知多少人眼红,不知多少人巴不得自己出错,惹了道人厌恶,好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此刻见道人发问,君无悔拼命组织思绪,注意力之集中,远超宗门考核,当下,有问必答,滔滔不绝,华章彩词,迭出口来,事无巨细,竟将当今之世,描绘得多姿多彩,生动鲜明,直似万丈红尘,天上人间。

    “好好!真好!”

    道人双目放光,叫好不绝,一副悠然神往的模样,未几,又叹息一声,道,“悠悠生死别经年,魂魄不曾入梦来,不料一别百余年,尘世上已物是人非。哎,贫道寿元将近,命不久矣,罢了,既是天意,让你等在此时入墓,想必贫道尘缘未绝,就此出墓便是!”

    君无悔道,“道长所言甚至,万丈红尘,才是炼心之所,道长道行高深,若再入世,必能轻易寻得机缘,武道再获突破,也是未知之数,天意送来我等,未尝不是上天给道长的警示!”

    他巴不得道人生出红尘之念,唯有如此,道人才会想到眼前这片灵园,要作处理,那样,他君某人才有机会。

    “你这后生,生得一张巧嘴,话说回来,我辈修道之人,最重天人感应,尔等到来,怕不真是上天警示。出世容易,奈何我这片灵园怎么办呢?贫道这一去,只怕今世再难回返,难难难!”

    道人沉重叹息,面露苦涩。

    君无悔一颗心却似要炸开了,只觉今天简直就是自己的黄道吉日,想什么来什么,要什么有什么。

    他这里方打瞌睡,便有人主动送来了枕头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