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七十七章 麻烦

第一百七十七章 麻烦

    道人亲口允诺,此事便算敲定,众人心中或喜或忧,喜的是若以财货置换,当不至没有一搏之机,忧的是,此次出行,只道是专为探墓而来,所携财货有限,怕不得拔得头筹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各自肚肠之际,又听夏子陌道,“道长百年不问俗事,眼下交易之事,不如由小女子代为打理,道长意下如何?”说着,漂亮的眉眼,轻轻上拽,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,弧线似乎带电,直直勾进道人心窝。

    “大胆!贱婢焉敢蹬鼻子上脸,妄图攀龙附凤!”

    君无悔怒喝一声,双目喷火,若非顾忌道人,立时便将之毙于掌下。

    实在是太气人了,从自己手里抢了独家话语权不说,竟还要垄断和道长的声音,这贱婢就不知道羞耻二字,如何写就么?

    君无悔却无论如何想不到,他此刻若是收拾了夏子陌,道长非但不会怪罪,说不得还得生出感激来。

    他哪里知道,此刻,道长也对这夏子陌烦到不行,从夏子陌那双盈盈秋水中溜出的波纹,却是道长最讨厌的弧线。

    话至此处,道长的身份早已明了,正是许易。

    彼时许易破阵求宝,哪里知晓运道不佳,遭遇自毁禁制的阵法,所得灵土,宝药,尽数损毁。

    他倍受打击,沉浸好一阵,才回过神来,未多时,便听见有打斗声传来,便循声潜行了过来。

    到得近前,便见君无悔大战水中镜,再一瞅荆棘林中的灵园,哪里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原本许易懒得理睬这两帮人。巴不得双方斗得同归于尽才好。奈何舍不得这片灵园,总觉得好端端的宝物,看得见,摸不着是天大遗憾。

    正感伤间,念头一动。生出邪念了,继而窃喜,险些没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不错,许易存了假扮世外高人,骗取财货的念头。

    既要扮世外高人,自然要惟妙惟肖。毕竟场中可不是无知白丁,俱是人中英杰。

    一般手段,岂能唬得住他们。

    是以,许易仔细盘算,这才定计。

    首先。外形要像。恰好许易在木屋中收获道袍一件,拂尘一柄,成色十足。

    有此道具,扮演道士,自是最佳选择。

    为了增加卖相,许易折回河边,寻了一隐蔽所在,洗尽面上装饰。又掏出百变盒,将面涂白,双颊增宽。眼角增添细密的鱼尾,再隔断一缕长发,黏在颔下,对着河水好一阵调整,换上道服,持了拂尘。兼之他身材高大,体型精瘦。一双眼眸精光湛然,卖相配上服装。果然有几分仙风道骨。

    光有卖相,还不足够,许易又搜肠刮肚,想出几句应景诗词,出场之际吟出,果真将众人震住,不敢造次。

    而单靠表面功夫,决计糊弄不住水中镜这老狐狸。

    好在许易拥有一道关键的杀手锏——小破界术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临时起义,假扮高人骗财的关键所在。

    众多气海境强者都破不开的禁制,他能随手破开。

    几乎不用他往自己脸上贴金,无数金米分也会自动朝他身上扑来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他稍稍露了一手,将灵园上的禁制,轻轻扯了一扯,立时震骇全场,无人再怀疑他世外高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而他自称的灵园主人的身份,因为小破界术,也再无人怀疑。

    接下来,便该他许某人大发横财了。

    谁成想,夏子陌隐在人群中,竟一眼认出他来。

    的确,他扮相极佳,转变极大,便是照过真面的水中镜,周世荣,以及见过假面的君无悔等天山派中人,皆没认出他来。

    偏偏那五行旗是无法掩盖的,就算他化成灰,只要那五行旗现世,就别想瞒过夏子陌。

    许易并不担心夏子陌揭穿自己的身份,就夏子陌如今的状况,也只有他许某人能够搭救。

    原本想着等财货骗得差不多了,顺手搭救这颇有情义的婆娘一下。

    哪里知道,这婆娘竟是贼精,瞅准机会,根本不要自己救,反倒要踩着自己肩膀往上爬。

    听听这婆娘的松快,自顾自要作代言人,主动帮自己换钱,和自己一唱一和,却是严丝合缝。

    可许易还是从夏子陌奸狡的眼神中,瞧出了得意和算计。

    可偏偏他不能拒绝,若是惹得这夏子陌火起,戳破伪装,便是一拍两散的局面。

    许易暗暗牙疼,心中沸煮,面如平湖,喝止君无悔道,“居士何必动怒,小丫头的主意不错,倒是贫道生受她了,允她便是。”

    说罢,又道,“小丫头,看你古灵精怪,甚是聪颖,愿不愿意,来贫道座下,充个侍药童子?”

    左右是合则双赢,斗则两败的局面,许易为安其心,便想先将其搭救出来再说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又惹得满场惊呼连连,不知多少艳羡,聚于秀丽的绿衣女郎身上。

    在众人眼中,眼前道长的武道境界,至少在凝液中期往上,说不定是感魂期老怪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且观眼前灵园,显然这道人精通宝药培植之术,若能得入这道人麾下,岂非天大的机缘。

    夏子陌故作迟疑,道人道,“怎么,你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夏子陌暗道“合作愉快”,苦脸道,“道长有所不知,小女子现在为人所制,非是自由之身。”

    君无悔冷汗刷的一下就下来了,急急道,“误会误会,纯粹是误会,夏姑娘要去何处,自便,自便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!”

    道人冲君无悔微微稽首,一指夏子陌道,“我观你面色不谐,可是有伤在身。”心中却想,救人救到底,老子再帮一把,总该领情了吧。

    夏子陌缓步朝道人行来,柔柔道,“小女子的确有伤在身,不过,道长放心,当不至影响替道长效命。”

    道人一挥拂尘,冲众人打个稽首,“这位小丫头,既然已是贫道的药童,还请诸位看顾一二,哪位居士带了疗伤药物,不妨稍借一二,贫道定不叫居士失望便是。”

    道长高人风范十足,众人只嫌巴结不上,此刻道人有求,众人惊喜莫名,各式各样的药瓶尽数出现,皆喧喝着药名,还不忘鼓吹着药效,极类便宜坊的小商小贩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