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八十章 三坑

第一百八十章 三坑

    许易听熊奎说过,阵石,亦是金紫黑白青,论贵贱,青色最贱,金色最贵,而熊奎拥有一块青色阵石,便视作珍宝,而周世荣脖间的白色阵石价值之高,恐怕更是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就冲周世荣的身份,能挂进他脖间的玩意,定是珍宝。

    “脖间的阵石不错,贫道粗通阵法,正缺一枚阵石,不知小友可否割爱?”

    许易含笑说道。

    许易行到他摊前时,周世荣窃喜不已,以为机缘降临,却没想到道长竟看中了阵石。

    此阵石,乃是周道乾亲赐,既珍贵,又意义非常,更难得的是,价值极高,整个凌霄阁也难觅第二块。

    周世荣未免有些不舍,正待出言婉拒,一旁的柳风逐抢先出言道,“既是道长看中了,正是一场缘法,公子还不应下?”

    道人动辄赠人珍贵灵土,又将十数万金慨然放至初次见面的病丫头处,足见高人风范,怕是性情中人。

    此等高人,恐怕受不得拒绝,若是惹得高人不快,还谈什么机缘。

    柳风逐担心周世荣历练不够,生怕惹恼了道人,这才抢声出言。

    许易挥挥手道,“既是交易,还是两厢情愿的好。小友放心,贫道自不会让小友吃亏,若肯交换,园中宝药,小友可自选两株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周世荣激动了,灵园中的宝药,无不是世间奇珍,单一株宝药的价值,怕就能和阵石相媲美。更何况是两株,还能自选。

    “换换换,多谢道长!”

    高傲如周世荣也被这天大馅饼砸晕了,冲许易深鞠一躬,解下阵石。朝许易递来。

    许易接过阵石,强压住心中火热,念头一动,收入须弥环中,指着灵园道,“要换哪两株。你去选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拜求订阅啊,感觉坚持不住了,兄弟们给点订阅啊

    周世荣大喜,颠颠儿去了,不多时。便扯着嗓子报出了,“无漏果,阴天葵!”

    说来,灵园之中,虽都是宝药,在珍惜程度上,却也有着极大的差别。

    无漏洞和阴天葵,正是灵园中。处于第一阵列的宝药。

    周世荣方挑选毕,众人无不大急,从心底开始深情呼唤。道长快来,快点来。

    奈何许易早有目标,任你怎么呼唤也是无用,脚步一偏,到了柳风逐摊前。

    他看出来了,以周世荣的身份。还得礼敬这位紫衣大汉,显然此人必是凌霄阁的高层。

    他对周道乾的愤恨。已然延伸到整个凌霄阁,既然有坑凌霄阁的机会。他又怎舍得放过。

    “道长自管看,自管看,看重什么,不用说话,您直接取走。”

    柳风逐激动了,饶是以戒律堂首座之城府,也压不住内心深处的兴奋。

    周世荣一举得获两枚宝药,若是自己也能有所斩获,那此次探墓,无疑,凌霄阁拔得了头筹。

    而作为此次探墓的副领队,尤其还是深入第一线的实际带头人,立功非小,说不定返回宗门后便能直接胜任一小堂堂主。

    念头到此,他越发觉得完成交易,至关重要,生怕地摊上的一般货色,难入道人发言,赶忙又从须弥戒中,掏出几件器物来。

    许易的目光在一根两尺长短的黝黑绳索上,停住了。

    此物他并不认识,之所以加以关注,乃是深知一条道理:不起眼的东西,却被珍而重之地保存,必定是极好的玩意儿。

    就如他手中的哭丧棒,看着丑陋,谁知其惊天威能。

    这条绳索亦是如此,看着不起眼,却被柳风逐郑重保存,起先还不愿拿出,最后为吸引自己注意,才取将出来,怎么可能是简单物件儿。

    “这根短绳不错,想必并非凡物。”

    许易伸手,将短绳掂在手中,入手沉重,竟有百十斤。

    见许易拿起短绳,柳风逐先是一喜,继而暗暗叫苦,他没想到道人目光竟是如此犀利,一挑便拣中了最让他不舍之物。

    原想此物平凡无奇,即便取出来,也当不会挑中,哪知道怕什么来什么。

    好在他总算多经风雨,心神很快稳定下来,比出大拇指道,“道长好眼力,这非是一根短绳,乃是蛟龙须!三十年前,中都运河涨水,忽生惊天海啸,三日不绝,水漫半城,一月后,水退,运河滩上,有蛟龙伏尸。当时,为争夺此蛟龙尸身,爆发好大一场混战,最后蛟龙尸身竟在众多攻击之中粉碎,仅余十余根龙须,流落世间。”

    “柳某亦是机缘巧合,偶得一根。蛟龙血脉,源远流长,乃妖物中最具天赋异禀之流,通身皆宝,这根蛟龙须,乃是炼器之奇宝,遇水而浮,遇火而艳,沾血则威炽,其坚其韧,见所未见,神妙非常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柳风逐手指破开,一滴血浇滴在龙须之上,霎时,龙须发出血色光亮,隐隐有龙吟散出。

    柳风逐之所以如此详尽介绍,无非是存了卖家心理,毕竟已然被看中了,要回来是不可能了,不如尽力介绍,以求卖个好价钱。

    果然,道人甚是欢喜,“好东西,贫道受了,居士可去选定两株宝药,不,三株!”

    刹那,柳首座的阴魂险些飘出壳来,面色潮红,宛若醉酒,踉跄着步子,朝灵园靠近。

    场面越发热烈起来,只怪道人实在太豪爽了,就这般你两株,他三株,恐怕分不到十人,这宝物就得光了。

    “稍安勿躁,稍安勿躁,贫道像此种灵园还有两块,断不让诸位空手而归便是。”

    许易清扬拂尘,满场瞬间死寂,看向道人的目光,像看神仙。

    许易脚步轻移,终于到了水中镜摊前,“这位居士,适才得蒙赠药,贫道感念,你可有物件与贫道相换。”

    水中镜激动得牙齿打颤,再也不心疼什么大还丹了,能结好这道长,可不比十万颗大还丹都强。

    当下,强忍笑意,正色道,“区区丹药,何足挂齿,道长何须介怀。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此言差矣,贫道空活百载,还不至受小辈恩惠,这样吧,你随便拿些疗伤的,回力的丹丸,也好方便贫道赠与我家童儿,宝药你便自取两株就是。”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