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八十五章 紫寒

第一百八十五章 紫寒

    “大胆!竟敢对道长不敬,作死么!”

    水中镜怒喝一声,视线死死锁定正从半空中缓缓飘落的雪衣丽人。

    若非顾忌对方是天山派诸位大佬的掌中宝,水中镜早下死手了,心中却浮想起来,“这女人怕是失心疯了,竟敢对道长出手,嘿嘿,这下可有好戏看了,惹翻了道长,我怕他天山派都扛不住。哈哈,亏得老夫眼疾手快,抢先出手,攒下个救驾之功,以道长的爽快,怕不是又得大把好处赐下。现在想来,道长的道行真是不得了,剑气都到眉前三丈了,依旧不动不摇,这份定力,就是自己远不及的,果真是高人风范,非比寻常啊!”

    却说水中镜暴喝出口之际,众人皆瞧清了先前激出剑气之人的面目,惊诧莫名。

    “雪师妹,你这是作甚!”

    君无悔满面郁结,语调激昂。

    来人正是雪紫寒,清丽的女子好似从冰雪世界中走来,一柄宝剑遥遥斜指,精湛眼波,伴着宝剑的霜雪寒芒,直射许易,“君师兄切莫上当,你仔细看,此人正是座山雕!”

    “雪师妹,你,你……你还是去休息吧,须弥环,师兄保证替你追回来!”

    君无悔认为雪紫寒遭遇连番打击,追寻座山雕不得,疲惫过度,思绪混乱,开始说胡话。

    “雪紫寒,你自己有病,自己一边待着去,别耽误大家的大事,胡扯什么,天山派的,赶紧把这疯婆子弄走。要不然,别怪大伙儿别客气。”

    喊话的是一名女修。

    雪紫寒艳压群芳,芳名远播,在广安修炼界,几乎是所有青年武者的梦中清人。

    自然引得众女修不满。此刻寻着机会,哪里会跟雪紫寒客气。

    孰料,雪紫寒丝毫不理讥讽,盯着许易道,“把须弥环还我,扮相再妙。也别想瞒过我去,我的须弥环下了禁制,唯我能感应,就在你身上,拿出来吧。座山雕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顿时疑云密布,瞬间,所有的视线都在许易身上汇聚。

    “什么须弥环,你说这个么?”

    许易手中忽然多了个金色的圆环,淡然道,“此乃贫道从一位黄脸病汉手中获得,此人想偷袭贫道。被贫道超度了,莫非此圆环乃是女居士之物。”

    许易万没想到一枚圆环,竟然险些露底。

    一听此言。众人那点方腾起的怀疑,又快速消退。

    实在是许易这得道高人的形象,太过深入人心,毕竟,这灵园不是假的,反手之间。扯开禁制,也不是假的。

    “看你伪装到几时!”

    雪紫寒俏脸含煞。冷道,“你们都被他骗了。这灵园是真不假,但园中宝药,受禁制保护,若是强力破开,一时三刻,这灵土,宝药都要损毁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,夏子陌所见的残余灵园,正是雪紫寒破开的。

    此次探墓,玉清仙子猜到恐会遇到禁制,便从天山派掌教处求下一道威力绝大的破界符。

    雪紫寒追寻座山雕,路遇灵园,心中大喜,立时便动用了破界符,竟一举将禁制破开。

    后边的遭遇,便和许易先前遇到的一般无二,先欢喜,后失望。

    而适才,她追到此处,远远听了这边的动静,越看越不对,心念一动,忽的感应到自己的手镯,再看这道人只知收取,却不兑现,便明白了,这道人怕是知晓灵园的自毁禁制。

    两下一结合,哪里还猜不到眼前的道人乃座山雕所化。

    “好个贱婢!竟敢坏道爷名声,找死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许易身法一晃,直朝雪紫寒飚去,半途中,猛地一个折身,朝远处遁了开去。

    许易是个聪明的家伙,他更知道眼前这帮人不傻,不过是被利益熏心,一时不察,而只要自己漏出丁点破绽,整个戏法就完不成了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只要有人说一句,能不能一手交钱,一手交货,他许某人的把戏,就玩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而此刻,雪紫寒之言,等若将怀疑的种子,转瞬便能生根发芽。

    许易猜到事败,又岂能久留。

    谁承想,他身法快,雪紫寒的剑气更快,不待他遁远,十几道纵横交错的剑气,竟将其去路死死锁住。

    剑光霍霍,寒而迫人,许易虽有龙鳄甲护身,却也不敢硬闯,但因此剑气乃通过雪紫寒掌中的秋水剑激发而出。

    显然秋水剑乃是血器,许易曾听宋长老说过,中品血器激发的兵气,龙鳄甲虽能防御,必定有损耗。

    能防得住十剑,怕是防不住白剑。

    龙鳄甲可是许易的保命法宝,焉能见其损毁。

    是以,许易宁可止步,也绝不硬闯。

    眼前的情势虽危急,却还不到穷途末路。

    却说,许易这般一逃,等若将谜底亮了出来。

    无数人心中一荡,眼前一黑,只觉整个世界都昏暗了。

    更有那定力差的,被骗走了全部的金票,哀痛至极,受不得打击,竟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最为悲痛者,自然要数周世荣,柳风逐,水中镜这三位被许易重点关注的倒霉鬼了。

    周世荣气得直抽抽,身子不住发软,连追击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那块阵石,乃是他过周岁时,周道虔亲自从凌霄阁掌教手中请下来的,意义非凡,价值更是不菲。

    千舍不得,万舍不得,竟叫一江湖骗子,三言两语,乖乖送了上去,传出去,他周公子还怎么做人?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心上人正在此间,若是叫她得知了,自己还能活么?

    柳风逐心中更是在滴血,那根蛟龙须,真是他费尽心机,才得来的,曾有人出万金求购,他都不曾出卖。

    可以说,他柳首座全部身家,三分之二再这根龙须上。

    今次为了拍马,奋力一搏,原指望能赚个三五倍,哪里知道终年打雁,竟被小家雀啄瞎了眼睛。

    当然,三人中最痛苦的明显是水中镜,谁叫此公损失最大呢。

    先丢了两枚大还丹,又去了八千金买所谓的灵土,接着又被坑了两盒上品补气丹,回元丹。

    最让他揪心的还是那枚天雷珠,那可真是有价无市,唯机缘可得的宝物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