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八十六章 驳

第一百八十六章 驳

    略略汇总,水中镜损失了近五万金,饶是他家底丰厚,这回也着实伤得不轻。

    关键还在,若只是失了钱财,水中镜不至如此哀痛,而失却的尽是钱财都换不回的宝贝。

    噗嗤,水中镜喷出一口紫黑色的血液,身体打着颤,亏得水明月早瞧出不对,及时一把扶住,堂堂水长老才没一头栽倒。

    说来话长,实则刹那。

    雪紫寒方截住许易,水中镜强行压住气血,真气喷涌,身如电光,便朝许易飚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无数人朝许易涌来,瞬间,四面八方竟被堵了个风雨不透。

    霎时,三道气墙,十数道气浪,以及十余道气流,瞬间激发,朝许易吞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许易大喝一声,掌中现出一枚赤红的珠子,那珠子轻轻在手中一掂,瞬间所有的气墙,气浪,气流,尽数散去。

    “天雷珠!”

    霎那之间,所有的攻击,烟消云散,便是杀心最重的雪紫寒,也惊得倒飞而回。

    天雷珠,威力绝伦,爆炸之际,方圆三十丈,尽成焦土,绝非什么兵甲,能够护卫。

    如今,众多强者恨极而狂,只怕许易跑了,全速飚来,扎眼就到近前。

    若此时,天雷珠爆炸,谁也没有生还的把握。

    “啊啊!!!”

    水中镜仰天狂啸,双目充血,心中悲愤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天雷珠是他水某人赖以保命的至宝,被贼人骗去不说,还被贼人拿将出来,光明正大的威胁自己,这叫什么事!!!

    “老贼,拿天雷珠吓人,算什么英雄,有种真刀真枪的跟本公子打一场!”

    周世荣横眉怒目,强压着心塞,出声挑战。

    霎时。无数人出声鼓噪,要老贼要点面皮,有种单打独斗。

    许易未怒,雪紫寒听得大脑一阵阵发晕。老贼如此无耻,焉和英雄挂的上边,不思计谋灭贼,竟想在言语上争锋,师尊啊师尊。您可知您看上的才俊,竟是如此草包。

    就在雪紫寒腹诽的当口,某老贼竟腆着笑脸说话了,“诸位诸位,误会,全是误会!”

    “误会个屁,事到如今,你竟还有遁词,真不知死活!”

    君无悔俊面扭曲,暗地里的泪水和血水。绝不比水中镜流的稍少。

    多少浓浓的期待,多少真挚的渴望,多少哀怨的眼神,全他妈的云散烟消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他君某人还曾扑倒在道人脚下,现在想来,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满耳喝骂,许易丝毫不乱,微笑依旧,忽的。一指雪紫寒,“我座山雕的确不是什么世外高人,可你们以为这婆娘戳破老子,全是一颗公心么?你们可以问问天山派的。我座山雕是不是和这婆娘,纠缠极深。嘿嘿,这灵园的秘密,你们以为就是他说的那样么?”

    “无耻贼子,去死吧!”

    雪紫寒傲雪孤霜惯了,走到何处。都是被各种艳羡和恭维包围,何曾受过指责,更不提在这这大庭广众之下,被人不敬,面子上挂不住,哪里还管其它,秋水剑一斜,一道剑气凌空而生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数到气浪瞬间催发,撞上剑气,半空中,轰然炸响。

    出手的人头很杂,有雷家的,有风家的,甚至还有凌霄阁的。

    显然,许易的话起了作用。

    说来,非是众多强者蠢笨,而是许易洞悉人心。

    眼前的局面,就好像许易后世经历的传销,眼前不少强者已被许易洗脑。

    不过,洗脑的方式却不是信了许易天花乱坠的胡吹,而是信了自己那损失不起的损失。

    场中每一位都被骗去了金票,在有些人那里,数千上万金票算不得什么,但在有些人那里,却是数年之积。

    此刻听闻许易有话要说,谁都存了万一的想法,若是这人真能兑现灵园呢,若这雪紫寒真藏了什么阴谋呢。

    虽然这点念头,有些荒诞,甚至有些愚蠢。

    可已坠入湖心的落水者,撞上根稻草,都能抱住救命。

    更何况,许易在包围之中,听他说几句又能如何呢,反正是跑不了了。

    反之,不敢让他说话的,心里恐怕才藏了鬼。

    此种念头,不止在一人心中生出,由是,在雪紫寒冲许易出手之际,自然有的是人出手。

    “还嫌被骗得不够深!”

    雪紫寒冷艳的玉颜终于有了表情,怎么也想不通这帮人是不是傻掉了,竟还信这恶人的言语。

    “雪师妹,稍安勿躁,让他说几句,又能如何!”

    君无悔一脸深沉地道。

    他受伤极深,已近崩溃,却陡然从许易的话中,听到了某种可能,自是像抓救命稻草一般拿住。

    雪紫寒惊呆了,竟连君师兄也这般了。

    她秀目轻蹙,第一次认真打量对面那可恶恶贼起来,哪知道目光方射过去,那恶人竟在冲她眨眼睛,天下竟还有这等无耻之徒。

    就在她“赞叹”无耻之徒的当口,无耻之徒让她见识了什么是真正的无耻,“诸位有所不知,我和这位雪衣姑娘的故事长的狠,其中的恩怨情仇,就不细说了。一言蔽之,算是老冤家了。她正为追杀我,才进了此间。哪知道经过传送阵,让我逃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老子运气好,发现了一处灵园,不是此处,而是另一处,恰好老子精通破禁制的法门,正破开禁制,摘取了一株宝药。这婆娘追了过来,当时老子顾着逃命,便遁逃开了,这婆娘却未追过来,显然是被灵园勾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住嘴!”

    雪紫寒浑身发抖,终年不见表情的美艳玉颜,竟涌出一片红云。

    她气晕了,从未想过世上竟有如此讨厌之人。

    大庭广众,众目睽睽,此人编造起无中生有之事,竟是行云流水,毫无凝滞,更不要脸的是,用些似是而非的词,引得旁人无限遐想,好似自己和这恶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之事。

    令人遗憾的是,这些人看自己的目光都变了,显然对这恶人的话,信了几分。

    这究竟是怎样的无耻之徒啊!

    却说雪紫寒一声喝罢,许易顿时住嘴,无数道不满之声,随之而来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