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八十八掌 开禁

第一百八十八掌 开禁

    念头到此,掌中秋水剑热烈吟唱,一连挥出数剑,冷冽的庚精剑气,似要隔断一切。

    许易伏倒在地,还未起身,眼见便要中招,终于,数道人影跳了出来,挥掌朝剑气击去。

    其中竟有柳风逐,水中镜,两大坑货。

    没办法,事情到了这步,不管许易说的是真是假,绝不能让他有丝毫意外。

    若是此人出了意外,那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。

    的确,杀灭此人,能夺回被骗去的东西,可如此多的强者围列,恐怕便是自己的东西,想要拿回,也非得拼杀一场不可。

    当务之急,却是要这可恨的老骗子,先将禁制解开,取走宝药才是正途。

    几人挡住雪紫寒的剑气,正要说和二人,逼迫许易去开解禁制。

    哪成想,先前还在地上耍赖的老骗子,一咕噜爬起来,身形一晃,竟又冲雪紫寒去了,嘴上还不干不净地道,“不就是看见你洗澡了么,又没少你二两肉,干什么这般不依不饶!”整个一打不过死打的无赖形象。

    实则许易盘算得清楚,不把局面搞乱,他许某人今次恐怕注定要呜呼哀哉了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雪仙子轻轻披在肩后的墨发陡然竖了起来,“恶贼,我杀了你!”

    这下,再不管谁阻拦,天王老子在前,雪仙子也定然不管了。

    霎时,秋水剑轻吟不绝,剑气纵横,方圆十丈之内,好似起了场风暴。

    水中镜。柳风逐等人大惊,一边暗骂老贼奸猾,一边深恨雪紫寒不识抬举,不知轻重,手上却丝毫不慢。全力护持着许易。

    孰料,雪紫寒打得发了性,秋水剑火力全开,庚精之气凌厉非常,水中镜,柳风逐等人只以一双肉掌拦阻。且不攻击雪紫寒自身,又哪里抵挡得住。

    不多时,便陆续有修为在气海中期以下的强者受伤,便是水中镜和柳风逐有宝甲护身,也免不得吃了几剑。疼痛非常,更要命的是,护身的宝剑似乎抵不住秋水剑的凌厉,隐隐现出裂痕。

    这下,水中镜等人也被打出了真火,看在玉清仙子的面子上,不和这蠢女人一般见识,哪知道这蠢女人。竟得寸进尺。

    瞬间,水中镜掌中再度现出了那柄红艳短枪,柳风逐掌间多了枚金轮。其余四五位也尽皆持兵在手。

    眼见一场混战便要开启,忽的一声暴喝声,震撼全场,“诸位,诸位,且听我一言。此事孰是孰非,我们全然不管。我们只要拿我属于我们的东西,这位座山雕既然有能耐开启禁制。先让他将禁制开启,孰真孰假,一目可辨。”

    发声的是一位玄衣公子,英俊挺拔,温润如玉,正是水家三代中的天之骄子水明月。

    水明月心性极高,但许易这番表演,既突兀又圆满,便连他也被引入彀中。

    直到雪紫寒出场戳穿了许易,水明月便将所有的怀疑对准了许易,哪怕许易方才的自剖,非常完满,甚至驳得雪紫寒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但水明月依旧相信雪紫寒,他非从局势的本身来分析,而是跳出的这个框架,从人性和品行上来分析。

    雪紫寒此女,号称紫寒仙子,清冷之名,播于广安,更兼乐善好施,数年前,此女匹马下泸州,竟只为一孤儿寻找失散的母亲,大战泸州高门,轰动一时。

    如此一位冰雪仙子,人家玉人,岂会诳言。

    反观那位道长,先前的一番表演,连他明月公子都骗过去了,此刻又巧舌如簧,怎么看怎么像奸诈小人。

    可笑包括叔父在内的一帮所谓高人,利欲熏心,关心则乱,竟还被这老贼牵着鼻子走,传将出去,非贻笑大方不可。

    冷眼旁观,水明月终于瞄准了关键,果然,他此话一出,双方立时罢斗。

    说来说去,还是到手的东西最真实。

    霎时,所有的目光都在许易身上汇聚。

    柳风逐冷笑道,“座山雕,听见了么,赶紧将禁制打开,便算是交易,老子们付了钱,也该你交货。别想着耍花样,你虽有天雷珠,但场间数十位气海境强者,要抹杀你,还是轻而易举的,只不过是费些手脚,赶紧的!本座的耐心是有限度的!”

    许易暗叫苦也,思绪飞转,看了看灵园中的郁郁宝药,再扫扫众人眼中的杀意和欲念,念头一动,有了主意,“也罢,说一千,道一万,不如让事实说话,我先声明,我取过好处的,都是要兑现的,承诺的多少,各位自管去领,至于剩下的,我想换,你们肯定也不领情,就当是缘法,谁得到便是谁的。”

    一语道罢,许易迅速地招出了五行旗,小破界术发动,瞬间护卫在灵园上的幽蓝光网,被一摧而毁。

    霎时,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赤红一片,没有人守所谓的秩序,更没人管谁和许易事先完成了交易,满眼满眼只要渴望多时的灵园。

    半息的功夫,灵园上空遍布各式身影,所有人瞬间化身饿狼,凶猛地朝灵园扑来。

    然,事先达成过交易的周世荣,柳风逐,水中镜三人,更是满心悲愤,怒吼着“按顺序”,却根本无人理会。

    许易方才之言,犹在耳边,剩下无主的宝药,随个人缘法去得,谁要想着顺序,那就是脑袋被驴踢了。

    “无漏洞,别动无漏果,那是我的,黄发老贼,我要你的命!”

    君无悔军面扭曲,怒喝一声,一柄黑色大刀瞬间,在空中拉出一条霸烈的刀气,将那率先摘走无漏果的黄发壮汉,一刀劈作了两半。

    奈何人潮汹涌,转瞬,无漏果又落入另一黄服青年手中,他正要暴怒出声,哪知道许易开给他的另一宝药“阴天葵”也落入别人掌中。

    虽说现在的“道长”就是个屁,可总算是走了流程的,大家都该知道无漏果和阴天葵,被他周某人纳入囊中了,怎敢来抢。

    周世荣瞬间头脑充血,再也不想什么手下留情了,无漏果,阴天葵,在谁手中,他就朝谁下手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