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九十五章 脱棒

第一百九十五章 脱棒

    方才一战,可以说是他毕生以来,最为艰苦的一战,面对的对手,是体力,速度,力量,对他造成了全面压制。

    他唯一占据优势的,便是乌龟壳一般的防御,还有根据地利,精心布置出的反击措施。

    原来,当许易自知逃不开二人的追捕后,一番权衡利弊,得出个艰难的结论:破釜沉舟,背水一战,竟是最佳选择。

    算计明白,许易以最快的收起担忧,思忖着对敌之道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无论是如何应对,他都不可能以一敌二,同时对战两大气海后期强者reads();www.kanshula.org

    复仇之傀儡皇帝养成记。

    唯一的办法,便是分化二人,弱化二人。

    而要达到分化,弱化的效果,唯一的钥匙便是天雷珠。

    许易很清楚,这两人各怀鬼胎,互不信任,若无天雷珠,二人将他灭杀后,必定还有一战。

    可有了天雷珠,若他许某人存心同归于尽,必定有一位要被他拉进鬼门关。

    显然,柳风逐和水中镜,谁都不愿牺牲自我,和许易共赴黄泉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便有了分化和弱化的可能。

    果然,待许易一番威胁后,提出一对一战斗,不准动用真气。

    二人很快应承下来。

    许易很清楚人性,身为气海境后期的强者,对处在锻体境的弱者,天生便有着巨大的俯视感。

    二人应承他,非是真相信他不会在最后关头动用天雷珠,而是自信凭自己的本事,只要战斗一开启,便能迅速掌握主动权。有把握让许易来不及使用天雷珠,便将之灭于掌下。

    正是这种强大的自信,让柳风逐和水中镜,同时应承下来,甚至不惜立下血誓。

    计较好分化。弱化之策,许易高速运转大脑,并未放过对地利的利用。

    天时不在,人和已失,唯一可用的便是地利,许易自不会放弃。

    彼时。他将铁精化薄,有选择地将周遭数十颗巨木,尽数割断大半,而不至倒下。

    对战之时,倘使被攻击得难以喘息。他便有意识地朝割裂的大树靠近,伺机挥掌,击断巨木,获得喘息之机。

    果然,此招奏效,多次化解了柳风逐暴风骤雨一般的攻势。

    而最关键的杀招,依旧被许易选为哭丧棒,这也是除了天雷珠。他唯一能伤害到气海境强者的手段了。

    但哭丧棒在对付周世荣之时,已经露底,贸然拿出。对方必定有所防范,而对方一旦有所防范,以气海境后期对他的全面压制,他断然难以成功。

    唯一使用哭丧棒的办法,便是突袭。

    突袭要奏效,便需伪装。幸亏哭丧棒貌丑,和断枝无异。给了他操作空间。

    彼时,他割裂巨木的当口。便折下无数断枝,四散开来,或扑撒在地,或斜插泥土,哭丧棒便也被他大胆地插在某处。

    争斗之时,许易故意间或踢出山石,拔取断枝,攻击柳风逐面部,所有的铺垫,都为了最后的惊天一击。

    有了收拾周世荣的经历,许易自信只要能将哭丧棒挨着柳风逐的身子,这场战斗便结束了。

    果然,在一系列的山石,木棍的袭扰下,柳风逐已然麻木了,尤其是他击倒了所有的巨木,自以为破了许易的干扰招数,心中正快敢如潮,发动最后一击时,警惕性已降到了最低reads();www.kanshula.org

    腹黑邪王狂宠妃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许易拔出了哭丧棒,拼着挨上沉重一击,硬是将哭丧棒戳到了柳风逐身上。

    哭丧棒乃三阴木所制,昔年招魂老人招魂幡轻摇,感魂以下,无不魂飞魄散,端的是煞气滔天。

    除了许易这灵魂力变态的家伙,旁人连握都握不住。

    柳风逐修为虽强,灵魂强度却较锻体境强得有限,哭丧棒方触及其身,他好似被万千厉鬼缠身,猛地顿住了。

    武者争雄,半息的停顿,便足以改变命运。

    柳风逐这一停滞,许易哪里会跟他客气,哭丧棒直插其防御最弱的眼窝,果然一击奏效。

    而这哭丧棒实在邪异,不仅荡魂,而且嗜血,方插入眼窝,接触了鲜血,便吞噬了起来。

    眼窝挨着脑袋,哭丧棒这一吞噬,柳风逐立时掉了性命,更吊诡的是,哭丧棒太过阴狠,柳风逐的阴魂还未离体,便直接被震碎了,化作一阵阴风,消散在了林中。

    却说,柳风逐方死,许易便瘫坐在地。

    除了浓浓的欢喜弥漫心头,四肢百骸更是有种说不出的疲累。

    他太累了,上百下三牛之力,几乎耗光了他所有的体力。

    但他丝毫没有流露自己的疲累,论体力,柳风逐强过他,论耐力,论坚持,柳风逐却远远比不上他这灵魂强大,身体受过难以言喻通过折磨的家伙。

    其实,柳风逐只需继续咬牙坚持下去,便是硬耗,也能生生将许易耗死。

    一屁股跌坐在地,许易二话不说,掏出水中镜“赠送”的上品补气丹,叼出一颗扔进嘴来,转瞬,药力化开,四肢百骸竟有种浓浓的暖意传来,好似数十个小太阳,在身体内烘烤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水中镜竟没有阻止,亦没有动作,怔怔盯着许易,良久方道,“许易,若是老夫愿意和你罢手言和,你信是不信!”

    水中镜是从心眼里不愿意和许易这种怪物为敌了,眼前这家伙心思诡诈,简直令人防不胜防,更要命的是,你永远不知他藏了什么后手。

    和这种人作对,你永远得提防着,偏偏你又永远摸不清提防的重心。

    “我信,我怎么会不信!”许易微笑道。

    水中镜道,“既是相信,可否将你这棍子,让老夫瞧上一瞧。”

    瞬间,许易的警惕提了起来,兴奋也跟着提了起来,单手将哭丧棒递过,立在三丈外的水中镜,缓缓伸出手来,慢步行了过来。

    许易早有防备,瞬间催动龙鳄甲,然就是披甲覆手段这一停顿,另一道气浪袭来,化作巨大的牵扯之力,竟将哭丧棒吸飞了天。

    许易精神高度紧绷,他打定主意,就在水中镜要握住哭丧棒刹那,送水某人最后一程。

    孰料,就在水中镜距哭丧棒还有一步之遥的当口,两道气浪直射而来,一道化作气剑,直射许易握着哭丧棒的大手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