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九十七章 残甲

第一百九十七章 残甲

    却说,万般无奈,许易决定对战水中镜,柳风逐之际。

    几乎将自身所有的优势都想到了,靠着无与伦比的谋算,他成功阴掉了柳风逐。

    但哭丧棒暴露了,这无双利器,定然作用不上了。

    这一点,是许易在对阵水中镜之前,便想到了的。

    果然,方一开始,水中镜便智勇兼施,成功夺走了哭丧棒。

    好在许易从一开始,便没将宝压在这哭丧棒上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自己若要战胜柳风逐和水中镜,靠的绝不只能是自身的力量,更多的却是智慧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从一开始,他就打定主意,出其不意和智取。

    而他手中的东西,除了不能用的天雷珠,便只有哭丧棒和这枚蛇戒,能够起到起死回生,一锤定音的功效。

    是以,早在二人赶来之前,许易便将这两大利器,分开布置。

    哭丧棒前文已述,而这蛇戒,竟被他戴在脚趾上。

    这是他深思熟虑的结果,他很清楚水中镜知道这枚蛇戒,或许可能淡忘,但若是戴在手上,保准被其记下来,根本达不到突袭的效果。

    是以,他选择戴在脚趾上,对敌之际,故意慌乱间将戴了蛇戒的战靴踢飞,为的便是方便发动这最后一击。

    许易原想着拼命靠近水中镜,瞬间激发,堵上一把。

    哪知道,战局一开始,水中镜便牢牢把握了主动,打得他毫无喘息之机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。他勉强用五行旗吸走了水中镜的注意力,又故意唤出天雷珠,让水中镜击飞,彻底打消水中镜最后的余虑,拼了挨上最沉重一击。终于靠近了水中镜,发动了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果然,青芒建功。

    的确,不过半尺距离,青芒激发的速度本就极快,便是水中镜有防备。也定然躲避不开,更遑论他正处在志得意满,准备收获胜利果实之际,根本毫无戒备。

    而青芒穿透力惊人,彼时。黑龙堂师爷马文生,曾当着高攀之面,测试过蛇戒。

    蛇戒激发,青芒瞬间从高攀肩头穿过,而当时的高攀身着法衣。

    连法衣都能轻松穿透,水中镜便是修炼到凝液境,面皮也别想阻住青芒。

    而青芒毒性惊人,连巨犀中招。也得全身麻痹,水中镜虽是气海境强者,但依旧扛不住这猛烈毒性。瞬间倒地。

    当然,青芒之毒,并不足以要掉水中镜这气海后期强者的性命,只需要一个时辰,扛过了毒性的爆发期,水中镜便能撑过来。将毒逼出。

    不错,他清楚许易不会给自己机会了。满目死寂,没有挣扎。亦没有告饶。

    哭丧棒透过他脖子的时候,最后的意识却在赞叹:这棒子真霸道,真不知化海成功后,这小子拎着这根棒子,会不会将广安的修炼界,戳出个窟窿!

    水中镜尸身才干瘪下去,许易便倒了,他太累了,太疲惫了,灵魂深处都忍不住一阵阵发虚,哭丧棒险些都握不住。

    歪倒在地,勉力从须弥环中,唤出补气丹和回元丹,各自丢一粒入口,一炷香后,他苍白的脸色终于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咬紧牙关,握住那透体而入的火焰枪,猛地拔出,鲜血狂喷,直起的身子,再度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许易竟感觉到生命力竟在飞速流逝,赶忙将所有的回元丹倒入口内。

    庞大的药力在腹中化开,冲得他晕倒过去。

    再醒来时,林间已再不见一丝光亮。

    好在他双目能洞彻黑暗,不见光亮,却也不影响视线。

    上品回元丹果然非同小可,三颗下去,气血迅速回原,竟连肩头那贯穿伤,也尽数弥合,只剩一道恐怖的疤痕。

    一阵昏睡,他精神也回复了不少,正要站起身来,目光忽的扫见地上的龙鳄甲残片,募地,一阵浓浓的感伤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龙鳄甲碎了,自此再不得相伴天涯!

    虽然披此甲,不过数月,但许易却对其产生了深刻的感情。

    这数月,他战高攀,灭腾云,斗吴刚,抗水中镜,收藤妖,及至此次入墓,一番险象环生,决死一斗,龙鳄甲始终都像最坚强有力的后盾,牢牢护卫着他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在现阶段,龙鳄甲是他手中第一重宝。铁精,哭丧棒虽是不凡,以他目前的本事,根本就无法发挥出最强威力。

    唯有龙鳄甲像一个最坚硬的乌龟壳,让他不管对上谁,都有充足的底气。

    一言蔽之,有龙鳄甲,他可以越阶战斗,没有龙鳄甲,遇上气海境的强者,说不得就得避退。

    今次他能干翻柳风逐,水中镜,除了精准的算计,最大的依仗还是龙鳄甲为其提供了发动算计的空当。

    此刻,龙鳄甲米分碎,让他再无半点灭杀气海境后期强者的兴奋,失落至极。

    怔怔许久,他终于站起身来,先收拢散落的音速飞刀,五行旗,天雷珠,哭丧棒,折回先前躺倒的老榕下,挖了个浅坑,将龙鳄甲残片埋了。

    又刨了个大坑,将水中镜和柳风逐一道埋了。

    当然,将这二人下坑之前,许易没忘了做最细致的清理。

    好在两人都是气海境后期的大人物,皆有储物宝器,许易从柳风逐手指上卸下一枚须弥戒,从水中镜腕处剥下一个须弥环。

    此外,二人身上的两套法衣,许易也没有放过,择取水中镜的那件上品法衣,直接套上身来,柳风逐的那件中品法衣,直接折好,扔进须弥环中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,他便在林中穿行起来,不多时,转出密林,又在一处崖壁,寻了一处洞穴,盘膝坐在洞口,手中多了两个须弥环,一个须弥戒。

    金色的须弥环是得自雪紫寒的,赤色的来自水中镜,须弥戒则是从水中镜指上扒下来的。

    第一滴血在金色须弥环上,很奇怪鲜血并不能浸入,念头到处,被隔阻在外。

    依次试了赤色的须弥环和须弥戒,皆是这般,显然都被下了禁制。

    念头一动,招出五行旗,凭空结出五芒星,一个拉扯,三声轻噗,三个储物宝器的禁制,尽数破掉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