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一百九十八章 巨棺

第一百九十八章 巨棺

    纤细的手指自动破开,三滴粘稠的鲜血,挨个儿飘飞,落到三枚储物宝器上。

    这下,鲜血迅速被宝器吸收。

    冥冥中,许易感觉到了自己的念头,和三枚宝器之间,出现了联系。

    念头首先侵入雪紫寒的须弥环,扫了一眼,许易便没什么兴趣,甚至,他几乎要怀疑这到底是不是修行者的储物空间了。

    半方大小的空间内,属于修行者的东西,少的可能,竟只要几盒寻常货色的补气丹和回元丹,以及少少的三千多金票。

    余者竟是生活用品,服饰就有两套,首饰一套,各种奇奇怪怪的小瓶不少,细细一看,小瓶上皆贴有标签,标签上要么写着“美颜泥”,要么写着“抗阳膏”。

    除此外,竟还有把纯白的琵琶,做工精致,极富美感。

    微微叹息,念头收回,又钻入水中镜的须弥环中,霎时,许易险些没忍住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相比雪紫寒的不务正业,无疑,水中镜则要专业务实的多。

    约莫两方的储物空间内,摆满了各种修炼用的玩意,有丹药,要兵器,有器材,琳琅满目,简直要晃花许易的眼睛。

    只是细细打量一片,没发现特别亮眼的东西,金票之类的,更是一张也无。

    仔细想想,许易释然了,水中镜的好东西,早被自己坑光了,剩下的自然是难以入眼的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这难以入眼,也是相对的,是相对上品丹药和天雷珠而言。实则,能被水中镜这等水家长老放入须弥环中,哪里会有上不得台面的东西。

    同样,柳风逐的须弥戒,亦再没寻到能和蛟龙须相媲美的宝贝。倒也不算走空,只不过里面的储物,较之水中镜的须弥环,无疑要少了不少。

    查看完三件储物宝器,许易将自己原来的须弥环,和水中镜的须弥环。来了个大对调。

    他那个只有半方空间,连哭丧棒都不能放入,水中镜的却足有两方还多,他自然是选择大的来用。

    虽说他那半方大小的空间,有些紧窄。勉强挤挤,恰好将水中镜的遗留物装下。

    至于雪紫寒的须弥环,和柳风逐的须弥戒,许易并没打算动,只想出得古墓,再做处理。

    盘点好所得,许易念头一动,将两个须弥环。一个须弥戒也尽数收拢到赤色须弥环中。

    折腾了一天,许易已经疲惫,洞口虽然风大。他寒暑不侵,盘膝坐了,倒也一夜安眠。

    艳丽的阳光铺满整个洞口的时候,许易醒了过来,却没动作,阳光和煦。晨风清新,虽在苦衷。也得寻些快乐。

    晨风乍起,吹得四面的林海。此起披伏,若将余光排除,双目死死锁在摇摆的林木之上,便有一种置身绿海,临风听涛的美妙感觉。

    看了片刻,肚子忽然传来轱辘响声,许易饿了。

    却并没升起抓心挠肝的饥饿感,辟谷丹又起作用了。

    但许易还是知道自己饿了,他很不喜欢辟谷丹,这种吃一颗药丸,能十来天不吃饭的感觉,让他非常不喜欢。

    可这山腹之中,也是奇怪,花花草草,极是繁茂,连个土耗子也不生。

    正抱怨间,东边的林海,忽然出现了动静,许易赶忙将身子缩回洞中,就在这时西边林海也传来了动静。

    初始,他还以为自己又暴露了,忽的发现,四面八方,好多地方都传来了动静,紧接着,他发现所有的动静,最后朝着一个方向汇聚。

    许易料到必有大事发生!

    说来,此次入墓,他所获已丰,实在没必要冒险,静待在墓中,待这些人散光,自己安然出墓便是。

    但是,入墓的初衷,也就是此行的根本目的,还没完成。

    他答应了齐名,要将鼎炉找回来,此刻齐名虽已被传送离开,但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,许易自觉有义务完成齐名的期盼。

    更何况,没有鼎炉,又哪里来得神元丹。

    经历了多次越阶挑战,许易再也不希望越阶挑战了,说穿了,每一场战斗,他都得畏首畏尾,绞尽脑汁,动辄还得被吊打。

    他喜欢摧枯拉朽式的战斗,绝不喜欢在生死边缘游走的感觉。

    所以,夺回鼎炉,不止是为了齐名的托付,同样是为了自己修炼,迈出最坚实的一步。

    念头到此,他飞速滑下崖来,亦朝先前瞧准的正东方向驰去。

    为怕闹出太大动静,一路上,他并不全速奔行,半个时辰后,眼前的视线终于开阔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视线方开阔,许易便愣住了。

    百丈开外,一条暗河不止从何处而生,墨绿色的河水,隔着老远,便能感受到丝丝阴冷。

    吊诡的不是暗河,而是暗河上空,悬浮着的黑色巨棺。

    两世为人,许易从未见过这般巨大的棺材,好似一座漂浮的城堡。

    八条不止何物锻造的合抱粗细的链条,分别从四面八方,贯穿在四面的崖壁中。

    从上下望,这悬棺就像漂浮在深渊上空。

    数十人正拼了命地沿着崖壁飞速而上,又修为精湛的,甚至直接激出真气,接着崖壁的反震之力,逐级上升。

    是的,所有人都意识到,这是此行的终极目的地了。

    更意识到了,若有藏宝,最大的宝藏,也当在此处。

    看了半晌,许易却没有动,不仅没有动,眼中的疑云,反倒越来越浓了。

    如此悬棺,实在吊诡,和前世一般,今世的墓葬文化,同样讲究入土为安。

    此处虽已算墓中,实则是藏墓山腹,按照正常的墓葬,这黑色巨棺,该当埋藏地下。

    偏生却被悬在了空中,被悬在了一处阴气弥漫的暗河上空。

    就在许易怔怔出神的当口,已有数人飞身上了棺顶,正四处寻着入口,不多时,越来越多的人飞上了棺顶。

    随后,便见无数道气流,气浪击出,巨棺发出沉重而沙哑的响声,像是开启了一扇尘封千年,锈迹斑斑的宫殿大门。

    伴随着数道欢呼声,许易动了,箭矢一般像悬棺逼近。

    他想不透的地方多了,唯一想透的却是,鼎炉一定要抢到手,再大的危险,也得将鼎炉夺入手来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