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二百章 织网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便破阵吧,此生化之阵,极端邪异,乃用嫁接之法,暗偷玄机,倒转气运,破之却是不难!只需血食充沛,阵中老道喝饱,阵法自解!”

    水明月说罢,往口中倒了两粒回元丹,大手朝池中伸去,皮肤自动破开,大滴大滴的血液,朝池中飚去。

    有水明月作了示范,众人也不再迟疑,或边吞服补药,边破开皮肤,朝池中喷洒血液,或直接将随身灵禽,掷向池中,光网一闪,禽鸟被肢解,化作一滩血肉,洒进池中。

    三十余气海强者,同时向池中飙血,其血液蕴含的能量,远胜于灵禽。

    不多时,池中的两具尸身皆出现了显著变化,躺倒的骨架,由萤萤之光,化作一片灿然。

    盘膝而坐的老道,原本几近干瘪的身子,快速丰盈起来。

    攸的一下,闭合的双目猛地张开,霍地从池中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嗖的一下,电网无力自解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出来了,出来了,两百年了,老夫终于得见天日,多谢诸位道友!”

    道人从池中跨了上来,竟冲众人团团一鞠,颇有风度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长可是丹鼎门中人,用生化之法,借人阴坟,坏人机缘,此等品行,说声卑鄙,不为过吧!”

    水明月冷声道,说话之际,大手挥动,水家众人缓缓挪动脚步,开始结阵。

    其余众人瞧出端倪,也开始以门派,家门,各自结成团伙。

    道人似乎未觉。仰天叹道,“两百年前,老夫油尽灯枯,偏生眷念世间,历经千辛万苦。才寻到此处宝穴,借着这具阴棺,来将养将朽之皮囊,贪生惧死,人之常情,又何来卑鄙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受死吧。诛绝阵!”

    水明月大吼一声,猛地出掌,一道气浪激出,水家众人同时激发之气,蓬勃真气。才空中汇聚,化作一个巨大的气锤,凌空朝道人砸来。

    水明月何等聪明,他之所以和道人废话,便是争取空当布阵,此刻阵势布好,哪里还会和道人废话,立时发动凶猛一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气锤直直砸在道人肩头。连巨棺都荡起沉重的回响,池中绿水被强大的气浪激得荡起丈余高。

    而那道人却安然无恙,定在原地。缓缓手上,抚了抚才挨了沉重一击的肩头,动作极是僵硬,似乎初回魂的病人,灵魂和身体还未完全契合,“小友倒是聪明。若是早半分动手,贫道说不得还得躲闪。现在却是晚了。看来这具皮囊的两百载光阴,没有虚耗。其实。诸位小友这会儿应该逃跑,待老夫阴魂和体魄完全契合,我怕诸位逃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哈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,这道人正是两百多年前,丹鼎门的某位长老,平生不仅精通丹道,对阵法也颇有研究,奈何天资有限,终身止步于气海境,眼见寿元将竭,遂遍寻四方,终于在这会阴山中,寻得这座古墓,耗费平生积累,购来珍贵材料,运用平生所学,竟愣生生将此古墓做出个结界。

    入得墓来,一番探寻,寻到这巨古棺,待看清古棺中的布置,立时便明白,绿池之中,藏得必是大能之士,此棺聚阴,专为将养尸骨,显然此人虽死,葬他之人,却不愿放弃这具骸骨。

    弄清其中根源,道人大喜,折回门中,在典籍中留下暗记,便即返回古墓。

    布下生化阵法,自灭于此地,一者利用生化之法,夺取机缘,聚阴养尸,二者此地极阴,不断能阴魂不灭,还能藏魂养魂。

    就靠着此法,道人便活死于此处。

    而道人自有盘算,那典籍一百年被人发现,他便在此处死上百年,一千年后被人发现,他便死上千年。

    孰料,不过两百年时间,典籍中的暗记便被发现,道人复生之机自来。

    一场谋算,跨越百年,道人也算惊世之才。

    此刻,他方复生,阴魂和*并未契合,故此站立不动,拿废话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没成想竟被水明月识破,奈何道人这具肉身用生化之法,锤炼百年,犀利异常,威力绝伦的阵杀,竟也奈何不得。

    “别听贼道的!他动不了,全力攻击,切不可让贼道复原!”

    君无悔大喝一声,带领众天山派发动了攻击。

    道人能硬抗阵杀,场间众人皆知晓问题严重了,出手再不留余地。

    一时间,剑气纵横,气浪如海,道人下盘功夫再稳,也不能长在地上。

    霎时,被狂躁的气浪,冲得东倒西歪,磕来碰去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待得众人收手,翻倒在地的道人,重新站了起来,除了一身规整的道袍破破烂烂,几不能蔽体,雪白如练的身子连个红印也不曾留下。

    “打完了么?打完了,可就该老夫了,方才那几下子,真有些疼!”

    道人有几分淡然,还有几分幽默,话罢,呼啸一声,浮光掠影一般闪过,手中抓住一人,对准喉咙就咬了下去,气海境强者韧如铁皮的皮肤,在道人那对并不锋利的牙齿下,脆如腐皮。

    轻嗤一声,脖颈便被咬断,热血喷涌着灌进道人口中,眨眼便被吸干。

    道人浑然不管多少剧烈的攻击,打在自己身上,哪怕是霹雳弹在头顶爆炸,也丝毫不能干扰他大口吞咽血食。

    嚣张,霸道,竟至于斯!

    那人方被吸干,道人又朝下一人扑去,动作快若雷霆,强如气海境,竟也躲避不开。

    道人每扑必中,扑得猎物,便大口吞血,对众人攻击,丝毫不加以理会。

    如此蛮不讲理的打法,瞬间令所有人胆寒,转瞬便有数人丧于道人口中。

    “结缚蛟网!”

    君无悔断喝一声,天山派众人齐齐醒悟,霎时,一根根缚蛟绳,在空中乱搭,转瞬,便形成一道织网。

    战斗到此刻,众人也看明白了,道人*强横,近乎金刚不坏,速度奇怪,防不胜防,短板却是,缺少远程攻击手段,杀之极难,未必不能缚之。

    道人意识到危险,焉肯坐视众人结网,发疯一般,对准天山派弟子猛扑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任谁都知道争斗之胜败,皆在这张织网上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