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二百零一章 死士

第二百零一章 死士

    一时间,竟是众志成城,数十道气浪围堵道人,不求杀伤,但求拦阻。

    其中不乏诸如水明月,雪紫寒之类的聪明人,瞄准道人血色双目,狠命攻击。

    饶你再是金刚不坏,眼睛总是周身最弱的位置。

    岂料,那道人不是毫无灵识的僵尸,而是阴魂健全,阅历超凡。

    强攻不成,调转身形,便要退开。

    然而,众人深知道人之害,适逢如此良机,不将之除去,必成巨患。

    当下,三十余人,再无一人后退,皆死死朝中涌来,各种兵气,掌力一刻不停,皆朝道人压来。

    众志成城,狭窄的空间内,真气叠加的效果是恐怖的,饶是道人一身怪力,也被四面八方强大的气浪压得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缚蛟网结好,当空罩了下来,道人仰天长啸,却脱身不得,结结实实被网在里面。

    却说道人方一入网,所有人紧绷的神经瞬间一松,道人恐怖的杀伤力,给了所有人巨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此刻,道人就擒,放佛压在胸口的千万斤的巨石,瞬间被挪移开来。

    哪知道众人一口气未舒完,一道黑影凭空而降,正落在道人身侧。

    众人猝不及防,反应最快的雪紫寒,水明月,君无悔等寥寥数人,仓促之间,倒是激发了真气。

    奈何那黑影速度极快,又拿那被束缚的道人做挡箭牌,众人的攻击倒有两道落在道人身上,却丝毫未迟滞黑影的遁速。

    众人正待追击,那黑影忽然在十丈开外停住。大喝一声,“谁过来试试!”

    一颗赤红的珠子,在一双纤细而白大手中,上下翻飞。

    待瞧清那黑影面容,满场众人。险些没炸开锅。

    噗嗤一声,君无悔喷出一口血来,半生忧伤往事,刹那袭上心头,搅得他心头微微发酸。

    周世荣好似白日见鬼,双腿一软。一个踉跄,才没跪倒在地,怎么也想不到这恶贼竟还活着,又想到那触及灵魂的剧痛,心中忍不住一阵阵发虚。

    水明月双眸之间迸发出异样的烈芒。似要将许易活活烤化。

    雪紫寒一对星眸,亦充斥着异彩,诧异之中,隐隐夹杂着欢喜,非是雪紫寒对许易生出了好感,而是这恶贼未曾死在水中镜,柳风逐手中,那她的须弥环则还有可能收回来。别的都不打紧,那白色琵琶却蕴含了她对世俗家人的全部思念和寄托。

    不须说,黑影自是许易无疑。

    自溜进棺材内。许易便横在棺顶,冷眼旁观局面发展。

    他行事谨慎,自知场中俱是气海境强者,潜伏之际,不仅停止了呼吸,还调节了体温。

    尽量让整个人和那冰冷的棺材盖。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而底下众人,自入棺材来。气氛是一浪接着一浪走高,所有的注意力皆在绿池中的两具尸身上。

    就这般。许易愣是在棺材顶,坚持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没奈何,眼见道人遭擒,万化鼎势必被劫,再不出手,怕是再也没出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由是,许易趁着众人松懈刹那,飞扑而下,一举拿住了封在网中的道人,催动归元步,又将道人作了护体铠甲,竟趁乱从包围圈中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自知众人不会善罢甘休,干脆早早地将天雷珠亮了出来,浑然不管,不知多少人见了这颗赤红珠子会忍不住恶心,想吐。

    君无悔最是干脆,直接就吐了出来,不过吐得不是渣滓,却是鲜血。

    “师妹,为兄带队无方,造成众大失误,无言回见师门,就跟这狗贼拼了!”

    忽的,君无悔长剑一扬,大步朝许易行来,双眸之间,一片冰冷,似乎存了必死之心。

    霎时,所有人都来了精神,死死锁定许易,时刻准备飞扑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许易所强者,唯天雷珠而已,只要有一人肯舍己为人,逼得许易用掉了天雷珠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,比吃饭喝水,难不到哪去。

    就在不少人对君无悔心生敬仰之际,忽见雪紫寒一把将君无悔拉住,“君师兄何必自责,是恶贼太过奸猾,非战之罪,你还有大好年华,怎可轻言生死,若掌门师伯见责,紫寒必会代君师兄分说。”

    雪紫寒此话一出,无数道锐利的目光,戳向了君无悔。

    不知多少人在心中叫起了“无耻”,亦不知多少人暗叫“失策”。

    君无悔心中忽的舒爽起来,暗赞自己机智。

    原来,许易出场,君无悔正恨得牙疼,又想到此次他统领天山派,可谓一败涂地,担心回归师门,怕少不得受重责,正想着是否逃离宗门,扫见许易手中的天雷珠,灵机一动,道出那番慷慨激昂的话来。

    话是冲众人说的,实则标的物清晰,正是雪紫寒。

    果然,雪紫寒站了出来,说出这一番让君无悔心中熨帖已极的话来,更叫君无悔得意的是,雪紫寒竟还抓住了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同门二十年,君无悔何曾有这等艳福,一颗心欢喜得快飞了。

    而君无悔此计低劣,仅仅欺负一下雪紫寒这种女君子,旁人尽皆瞧在眼里,恨在心头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各自腹诽之际,道人忽然说话了,“小娃娃,快将老夫解开,只要你帮老夫这一把,老夫必有后报,要什么,就给什么!”

    被缚蛟网束缚之初,道人还妄图靠自己的本事,将缚蛟网睁开。

    他一身怪力非同小可,动辄开金裂石,远胜气海境修士。

    奈何这缚蛟网,乃是缚蛟绳结成,缚蛟绳可是钓海客海钓之用。

    往往结网,连龙鲸都得退避三舍。

    龙鲸乃是海中霸主,浑身力道,何止千万斤。

    连龙鲸都畏惧三分的缚蛟绳,又岂是道人能挣得开的。

    挣脱半晌,没见松开,反倒越缚越紧,没奈何,道人这才出声,跟许易打起了商量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众气海境强者中,终于选出了死士,大步朝许易行来。

    摆明了是哪怕拼掉性命,也要兑掉许易这条命。

    的确,在众气海境修士眼中,此刻的许易已是莫大一块肥肉。

    而武者亦全非自私自利之辈,选出来这人,乃是元气宗弟子,自幼为宗门收养,自觉受师门恩深,再得了众人承诺后,宁肯拼将性命,屠掉许易,为师门换回重宝。

    “别过来,我叫你别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许易终于慌了!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