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二百零五章 拌嘴

第二百零五章 拌嘴

    时间不知过去多久,嘤咛一声,雪紫寒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漆黑的方室,无有灯光,雪紫寒目难视物,挣扎片刻,却是越挣越紧了。

    黑暗,封闭,束缚,雪紫寒的一颗心瞬间晦暗起来,渐生恐惧。

    的确,风华绝代的紫寒仙子,武道绝伦,一柄秋水剑名震广安。

    可再是修为精湛,却依旧是女孩子,女孩子畏惧的东西,在雪紫寒处,一样不少。

    就在雪紫寒惊恐之际,忽的,耳畔有风声传来,转瞬,一蓝一红,两道光球凭空而生,正定睛去寻,眼前多了个乌沉沉的面孔,不待细瞧,”啊呀”一声,矜持如紫寒仙子,放开了嗓门儿,依旧声振屋瓦,响遏行云。

    “喊什么,喊什么,疯了啊!”

    许易怒道,不住伸手揉着耳朵,方才那一嗓子,着实让他够呛。

    “恶贼,是你!”

    雪紫寒看清许易面容,反倒不惧了。

    “恶贼?老子哪里恶了,是抢了你,还是污了你!”

    许易本不屑回答这种无聊问题,但还是回答了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,就想说话,哪怕是无聊的争吵,斗嘴。

    实在是这密室之中,孤寂和安宁比恶魔还可怕。

    雪紫寒却扭过头去,似乎懒得与他分辨。

    许易想与人说话,自不肯放过她,阴仄仄盯着雪紫寒道,“话不说不明,灯不挑不亮,说一半留一半算怎么回事,今天不把这个道理掰扯清楚。就别怪老子不客气。”说话之际,目露银光。

    雪紫寒这才发现,自己捆绑的姿势,实在不雅,先前几下挣扎。竟将绳索越勒越紧,平素隐在宽大雪衣里的惊心动魄,竟是如此凸凹有致地盛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淫贼!快快将我杀了!”

    雪紫寒玉颜涨红,死死闭了眼睛,心中羞愤欲绝。

    许易目露银光,不过是作势。待视线真在那凹凸有致伤汇聚,假银立时化作真银,怔怔盯着许久,再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直到雪紫寒使劲挣着身子,朝墙角挪动。许易悠然转醒,臊了个大红脸。

    前世的游戏迷,今生的书呆子,两世加起来,他也么多少和女人打交道的经验。

    前世的游戏迷,也还罢了,处在信息大爆炸时代,宅男该干的事。他都干过。

    平素社交,女人的话题,一扯上。也能说个没完。

    到底还是处在说则天下无敌,做则一败涂地的境界上。

    今生的书呆子就更完蛋了,足不出屋,哪里去接触女人。

    前世今生一汇总,妥妥地初哥一枚。

    此刻,雪紫寒羞臊。许易同样羞臊,赶忙从须弥环中唤出一件干净的青衫。披在雪紫寒身上。

    岂料,他这一动作。闭了眼的雪紫寒却误以为他兽性大发,挣扎得越发激烈,待得青衣加身,雪紫寒几以为许易扑了上来,惊恐得尖声大叫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许易捂住耳朵,一声断喝。

    雪紫寒尖叫立止,待看清身上的青衣,难得闪过一丝羞赧。

    许易想骂上几句,却发现纯碎多余。

    忽的,他发现自己已没兴趣和雪紫寒讲话,太累,还不如这样素着,静着。

    折腾这许久,他真有些累了,寻了处墙角,又抖落一件青衣,躺了上去,双臂交叠脑后,垫高作枕,不多时,便沉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许易这一睡去,雪紫寒暗暗长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死,她不怕,若非怕死,她也不会追来此处。

    若是让这恶贼坏了贞洁,却是死也不得瞑目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溜走,雪紫寒却渐渐发现不对来,昏暗的空间,一片死寂,静得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。

    两只光球,随着那恶人的呼吸,缓缓飘荡,照得四方墙壁,鬼影重重,说不出的阴森、恐怖。

    呼,吸,呼,吸……

    雪紫寒忽然发现自己竟无聊到开始数这恶人的呼吸声,强行别开这个念头,想换个思绪,可那呼吸声恍有魔音,轻易霸占了他全部的感官!

    “猪啊,这都能睡着!”

    别不开念头,雪紫寒只好开启腹诽模式。

    又一个时辰过去了,忽的,一个光球暗淡了下来,雪紫寒越发觉得难以忍受了。

    这不似平时打坐调息,整日整夜的枯寂,她都能轻松抵御。

    而这种完全看不到希望的枯守,更多的是给人心里套上沉重的枷锁。

    终于,雪紫寒忍无可忍了,重重咳嗽一声,“喂,你醒醒!”

    许易翻个身,根本不理她。

    雪紫寒涨红了脸,怒道,“你别装睡,你到底想怎样,划下道来。要杀就杀,不杀就放,像你这般绑了我,算什么英雄好汉。”

    “我算哪门子的英雄好汉,在你雪仙子口中,我可一直是那恶贼来着。”

    许易坐起身来,气氛不对,场合不佳,他便是心再大,也着实难以好睡。

    虽是恶声恶气,雪紫寒却莫名地觉得畅快。

    长久的枯寂,她也体会到了许易方才的体会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接茬了,这事,咱可没完,从一开始,就是你雪仙子先找我的茬儿,我躺地上睡得好好的,招你了,惹你了,你要来摸我,嘿嘿,从根儿上论起,咱俩谁恶还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许易开始翻老账,翻着翻着,理直气壮了不少。

    雪紫寒的思绪,也被许易的话语勾了起来,细细一想,的确如这恶人所说,是自己先招得他,因为自己试图翻检这恶人的腰囊,引发了劫持,引发了须弥环被夺,才有了后续一连串的故事。

    一想到须弥环,雪紫寒神色肃穆了起来,“便算是我的不是,你将须弥环还我,咱们一笔勾销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轻巧,一笔勾销!你追杀我的老账就不翻了,方才你可知道你是怎么下来的,若非老子在底下当你的肉垫,你雪仙子的魂儿,没准这会儿都飘过雪山了,凭你红口白牙一碰,就一笔勾销!”

    许易这才找着挑豆美女的感觉。

    雪紫寒这才想起,自己是昏着跌下来的,再想到身上几处隐隐作痛,立时明了,眼前这家伙怕没诳言。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竟和这人有了肌肤之触,心下陡然涌起慌乱和反感来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