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两百零六章 进补

第两百零六章 进补

    许易不通音律,但声音方从玉弦上,十指间溜下来,他那烦躁到枯寂的心,忽的,宁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轻柔的弦声,恰如温柔的低语,来自心中最温暖之人。

    那种似有似无,若隐若现的温暖,透过耳膜,进入身体,散入四肢百骸,从千万个毛孔透出,让人从骨子里腾起一片安宁。

    忽的,弦声转柔,好似青灰色的浮云中,升起一轮明月,皎洁而柔的月光,照破山河,泄进洞来,铺在身上。

    整个人都被这温宁的月华包裹,舒适而又轻松。

    一曲终了,许易沉浸在弦声中,久久不能自拔,狂躁的心灵,获得了难以言喻的温暖。

    “能再弹一曲么?”

    许易看着雪紫寒,真诚地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!”

    雪紫寒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本来,她是准备再弹几曲的,偏偏许易说了,她就不弹了,心中讥道,“不杀你就不错了,还想听琵琶,做梦吧!”

    “不弹就不弹,有什么了不起,小爷自娱自乐。”

    说着,许易便哼唱起歌谣来,瞬间,温情的画风转作狰狞。

    后世的各种神曲,轮番轰炸,雪紫寒听得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无她,两个世界,音律相差极大,兼之神曲歌词粗浅,要么“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”,要么“爱情不是你想卖”,听在雪紫寒耳中,几如三姑骂街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苍啷一声,秋水剑出鞘,三尺秋水。盈盈欲滴,斜指许易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,你不弹了,还不许我唱歌,也太霸道了吧!”

    许易冷声道。

    若在外面。对上这秋水剑,说不得他早溜得没影了,眼下已是死地,被秋水剑一击结果,怎么也比生生饿死得强。

    雪紫寒恨恨瞪他一眼,盘膝坐了下来。腹中又传来鸣叫,脸上涌起一抹红霞。

    从须弥环中唤出两粒丹药,左看右看,实在下不了手。

    原来两枚丹药,一枚补气丹。一枚回元丹,根本不是止饿的丹药。

    许易虽有辟谷丹撑着,此刻,药力也几乎接近极限,看着雪紫寒掌中的两枚丹药,心中涌起莫名的挣扎:是趁着还有力气,自我了断,还是慢慢等着死神降临。生生饿死。

    忽的,心中猛地一颤,掏出枚玉盒来。小心地打开玉盒,一根木雕正稳稳躺在中间,披着上等锦被,好似安眠。

    许易捧出秋娃,心中酸楚已极,足有五日未曾进补。木雕愈发干枯了,衰弱得几乎感觉不到生命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草泥马的贼老天。小爷就是不死,跟你丫死磕!有种降道雷霆。劈死小爷,劈不死小爷,小爷迟早杀上天去,干死你丫挺的……”

    眼见秋娃形容枯槁,哀哀将逝,许易心如刀扎,收起玩世不恭的面目,愤世嫉俗的毛病又露了出来,指天骂天,言语粗俗,听得雪紫寒直迷眼睛。

    眼前的许易,给她的感觉太复杂了,她从未遇见这么复杂的家伙。

    初遇时,这家伙装死挟持自己,还敢要挟重金,最后竟成功遁逃,胆大包天,无过于此。

    再后来,这人装扮道人,将一众气海境强者耍得团团转,便是败露,也丝毫不慌乱,竟还鼓动唇舌,说得自己这个证人哑口无言,卑鄙无耻,无过于此。

    尔后,多方追杀,众人乱战,争宝抢宝,此人竟是游刃有余,履险如夷,大奸大恶,大智大勇,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及至坠入此间,此人油嘴滑舌,市侩奸诈,简直十足小人,间或也还流露出几分人情味,显露着人性的复杂。

    再到此刻,这人喝天骂地,状若癫狂,人情味反倒越足。

    喝骂半晌,许易累了,从须弥戒中,唤出木盆,水囊,又将水囊中的水,注入盆中,掏出最后两株宝药,双手绞碎,倾入盆中。

    随即,双掌置入盘中,拼命催动气血,双臂迅速转红,不多时,盆中冒起了起泡,升腾起大片白烟,转瞬,一盆白水,便生生被他双掌,催得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番折腾,消耗了他巨大的体力,水方加热,他再也支撑不住,一屁股跌坐在地。

    待得水温稍冷,他才小心地将秋娃放置盆中。

    雪紫寒瞧得呆住了,她完全不能理解眼前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她看出来了,许易这是再用温汤进补的方法,给这干枯的人参娃娃续命。

    可她分明看出来,这恶人自己也饥饿得厉害,有这两株宝药,一囊水,少说也能多挨十天半月。

    然而,这恶人却甘愿将两株宝药,一囊清水,尽数做成温汤,给那根本就没多少救活希望的人参娃娃进补。

    这完全是拿生命之源,做无用之功。

    要说此人蠢笨,也就罢了,可这恶人分明就是天下一等一的奸猾之徒。

    许易没心思关注雪紫寒的想法,所有的注意力都投注在秋娃身上,满脑子都是秋娃的音容笑貌。

    “胡子叔,给我带好吃的!”

    “哎呀,胡子叔坏死了,怎么都吃光了”

    “胡子叔,不管你伤得多重,都要回家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渐渐地,许易的眼眸起了雾气,湿润了。

    雪紫寒一双星眸险些坠下地来,这人竟然哭了!这种人竟然也会哭!

    一直以来,许易给她的印象,和混世魔王差不多。

    即便被众多气海境强者合围,此人依旧斗志高昂,智计百出,从容周旋。

    再险恶的场面,都不能让此人稍稍皱眉,天塌下来,这家伙也只当被盖。

    偏偏她却在此人眼中,瞧见了眼泪,瞧见了关爱,瞧见了浓浓的怜惜和不舍。

    无声之间,阅览了一幕人间温情,莫名地,她心中有点酸酸的感觉。

    久未进补,秋娃似乎渴得狠了,这次不仅将药力吸空,连药水也吸收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小心地擦拭好秋娃,放进玉盒收好。

    许易又莫名地烦躁起来,他自知求生的**又被撩拨了起来,哪怕拼尽全力,他也得在这绝壁上凿出个洞孔,将秋娃送出去。

    说干就干,他不打算再耽搁时间了,因为时间耽搁得越久,他的生命力便会愈加流失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