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两百零七章 五环圆

第两百零七章 五环圆

    寻着一个定点,许易一连串砸下数百拳。

    轰轰……

    坚如硬铁,也生生被他砸出点点瘢痕,却丝毫无有破裂的迹象。

    苍啷一声,剑气激荡,秋水剑转瞬划出三剑,皆命中许易疯狂使力的的落点上,依旧难以重透。

    “我草!”

    许易狂怒,聚起平生之力,砸出一拳,轰鸣爆响,咔嚓一声,拳骨断裂,大量鲜血飚飞,铁壁依旧。

    “我去你m的!”

    许易已近疯狂,又是一拳高高扬起,正要砸落,忽的顿在半空,铁壁之上,出现了诡异的变化。

    鲜血溶进铁壁,飞速地化成一道道血线,转瞬了铺开半方。

    令许易目眩神迷的是,方才落拳之处,竟现出个小巧算盘图案,思绪飞转,电光石火之间,许易记起来了,这和他得到的那本数论笔记中,最后的金色算盘徽记,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再细看去,紧挨着小巧算盘的是一行小字——不肖门徒广陵子绝笔。

    绝壁之中见文字,为许易已近乎绝望的内心,投下了一抹亮色。

    他再不敢耽搁,破开皮肤,任由血液喷洒,很快墙壁之上的血线越来越多,越来越密,不多时,整面墙壁渐次铺满。

    渐渐地,血线汇聚了成了文字。

    “这,这是用指头刻出来的!”

    雪紫寒颤着声道,几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这块墙壁,明显是重铁混着异铁铸造,坚硬无比,韧性绝伦。锋锐如秋水剑也破不开,足见犀利。

    而墙壁之上的文字,却明显带着指法的印记。

    世上竟有人能单凭手指,就能在这秋水剑都破不开的墙壁之上,留下文字。该是何等震怖。

    许易没关注墙壁上的文字是怎么来的,所有的注意力,皆被文字上的内容吸引了。

    “狗贼,狗贼,生不能食如肉,死必夺汝魂!”

    “恩师在上。不孝徒广陵子远拜!”

    整面墙壁,竟只有这两句私语,余者竟是一如那本数学笔记一般的数学论证。

    才草草一遍看完,许易心中猛地腾起无穷无尽的欢喜!

    才被他骂得灰头土脸,踩进泥坑里的贼老天。猛地又被他托举到了头顶。

    什么是天无绝人之路,这便是天无绝人之路!

    他甚至从内心深处腾起一种,宿命轮回,缘分天定的冥冥之感。

    原来,墙上的文字,竟也是一种论证,一种关于诸圆归一的论证。

    广陵子提出了一种假设,如何使得五环圆。在同一定点经过。

    若无前番钻研归元步的经历,许易恐怕极难理解墙壁上的论证,而有了这番经历。对墙壁上的论证,竟隐隐有种水到渠成的感觉。

    说来,这番因果,诚乃天意。

    原来这广陵子实乃一奇人,三百年前,为一时风云人物。

    算学。机关,奇门。八卦,无一不精。无一不通,乃是有名的大匠师。

    三百年前,纯阳宫中,姜恨天被天子设计,凭借绝世武力,勉强杀出宫外,远遁京城,逃回关中老家,不久生死。

    姜家乃当世巨族,影响非同小可,天子袭杀姜恨天,任谁知晓了,也得说一句“忘恩负义”。

    而姜恨天逃出,此事姜家已知,若昭告天下,天子必定颜面大失。

    然再是英明神武,既已身死道消,对家族也就失去了意义。

    彼时,姜家族长经过一番深思熟虑,便对朝廷上报姜恨天病卒。

    姜家传达了善意,天子自然笑纳,不管是真酬姜恨天擎天保驾之功,还是为做给世人看,天家赐下重宝无数。

    姜家也因此声威大震。

    姜恨天为姜家博取无上名望,既然生死,自当厚葬。

    姜家遂出重金,聘请天下名匠,广陵子当时声名已著,感念姜恨天一世英雄,亲赴姜家揭榜,揽下了姜恨天之墓的监造重任。

    花费近十载光阴,广陵子终于在这会阴山寻到一处阴脉,便将姜恨天之墓,选于此处。

    历时十载,墓穴终于铸成,按照当时的规矩,修建墓穴的工匠,皆须服下忘心丹,将这十载之中,铸墓之事忘却即可。

    但姜家身为豪族,且姜恨天墓穴,除了留给姜恨天尸骨阴居之用,更被姜家选为门中精英子弟试练之所。

    故此,在其中遍植宝药,悉心培养。

    除此外,姜恨天修为惊天,身死之后,一身骸骨珍贵非常,姜家家主甚至背着广陵子,在墓成之后,私自引灌阴河,打造悬棺,正为温养姜恨天骸骨。

    姜家费尽心机,耗费无数,如此重宝之墓,区区一枚忘心丹,怎能让其安心。

    姜家家主不惜发动禁术,让上万民夫,一夜之间,化作齑米分。

    而施术之前,更是借由检验墓室为民,将广陵子引进这座重金锻造的密室,生生困死了广陵子。

    直到两百年前,出身丹鼎门的道人,误打误撞,发现了这座巨墓,见识了阴棺之妙,生了巧夺天功的心思,在典籍之中留下引线,才引出许易,齐名探墓。

    巧合的是,许易得获的那本论圆的秘笈的作者,正和广陵子大有渊源。

    而今,他撞进广陵子身死之地,血染墙壁,发现广陵子遗文,真是冥冥之中,自有天意。

    而广陵子被困入死地,自也做过一番努力。

    许是在数术机关,奇门八卦,等异术上花了太多心思,以至于武道有些荒废,天纵之才,竟只有气海境的修为。

    然就是气海境的修为,凭借一身所学,足以傲立当世,便是强如姜家,也不敢正面硬撼,而选择骗其进入密室,待其耗死后,才入内取了须弥环。

    而广陵子在封禁之初,不是没做过努力,各种阵法,兵器,都试过了,怎么也破不开姜家潜心准备的密室。

    到得最后,才勉强想起了数术之道,心算许久,得出这五圆过定点的论断,并运用一种特殊的指套,以墙壁为纸,以手指为笔,录述了下来。

    然则,天意有时穷,广陵子虽想到了合击之妙,却到底未得到那本数论,未能穷尽诸圆之妙。

    根基不成,空有理论,最终未能破壁而出,生生闷死于此处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