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二百一十一章 破壁

第二百一十一章 破壁

    “对了,秋娃不能放进须弥环。”

    许易提醒一句。

    雪紫寒星眸闪闪,怔怔望着他,“还有什么要交待的?一并说了吧。”

    许易赧然,他这种江湖菜鸟,都知道须弥环不能存储活物,人家紫寒仙子哪里还需要交代。

    不过,雪紫寒提了一嘴,他还真想起不少,“确实还有些要交待,小丫头还吃天食,醇香坊的稣圈儿是她的最爱,还有京八味的枣花糕,谢丽子家的茴香豆,这些都是她喜欢的吃食。不过别给丫头吃多了甜食,老爱掉牙。还有小丫头晚上睡觉不老实,爱蹬被子,爱睡懒觉,不喜欢洗澡,爱吃肉,喜欢听故事,对了,你若嫌麻烦,给她多买几本画册,她还乐意上学,如果合适的话,找个安全的地方,让她上学,还是小孩子,老跟大人在一块,容易孤僻,不合群……”

    许易絮絮叨叨,说起来没完。

    雪紫寒开始略带笑意地听着,待到后来,忽的想起早丧的父亲,前事如尘,点滴尽入心间,音容相貌不再,心中莫名酸楚。

    说了一大车,终于想不起来,还有什么没交待的,许易这才意识到自己太啰嗦了,瞅见雪紫寒面色不善,心中讪讪,便不再废话,转身朝石壁走去。

    他言说能够破壁,只是基于一种猜测,关键还得根据墙壁上的内容,印证这种猜测。

    好在初看之际,他已摸清了端倪,此时再细细研究,果然水到渠成。心中对广陵子又生出感激来。

    将秋娃小心收回怀里,雪紫寒盘坐在石床上,凝视着许易,见他双臂时而化方,时而化圆。一圈又一圈,圈圈不息,完全弄不明白,这跟所谓的破壁之法有什么联系。

    一连数个时辰,这家伙都在原地化圈,时不时地。墙壁上传来鞭炮一般的鸣响,却又不见这家伙明显使力,雪紫寒大是好奇,却又迷茫难解。

    忽的,许易不住划动的胳膊。终于停了下来,大步行到先前捶打无数下的落点位置,取出一枚朱红的果子,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正是血炎果,本来这果子,是留给夏子陌的。

    哪知道,这果子药性太猛,根本不能直接吞服。夏子陌没服用,许易便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到后来再遇夏子陌,被这丫头火中取栗。玩了出截胡,一家伙摘走了十几万,许易气得心肝儿都疼了,哪里还会将血炎果还他。

    此刻,正是生死存亡之际,他饿了五六天。适才又奋起余勇,拼命出拳。已基本接近油尽灯枯。

    纵有妙法,要想破壁。也着实力有未逮。

    没奈何,许易的主意,很自然地就打到这枚血炎果上了。

    夏子陌扛不住血炎果的药性,许易不认为自己扛不住,为了修炼《霸力诀》,他连胖员外认为的虎狼必死之药都吞服了,血炎果再猛烈,还能比虎狼之药更猛。

    即便是更加凶猛,眼下,他退无可退,除了拼死一搏,还能如何?

    血炎果方入口,胸中猛地腾起一团火焰,药性还未完全爆发,已然如此凶猛,许易深知犹豫不得,大喝一声“退出去!”

    雪紫寒虽不知究竟,却将最后的信任毫无保留地给了许易,蹭地一下,蹿出先前破开的洞口去。

    身子方蹿出去,巨大的反震气浪,吹得她险些栽个跟头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抹金黄的太阳,在密室之处,投下一片惊心动魄的灿烂。

    洞真的打开了!

    久困得脱,雪紫寒真忍不住要欢呼出声,猛地想起许易,那人已扑倒在洞外。

    蹭地一下,雪紫寒蹿出洞去。

    入眼尽是苍翠,不远处,一片湖泊平滑如镜,令人震惊的是,湖面上白鱼跳波,倦鸟飞还,竟是一派生机勃勃。

    雪紫寒顾不得欣赏这久违的生机,方蹲下身子,查探许易的伤势,便被唬了一跳。

    他伤得太重了,双臂米分碎性骨折,软软地垂着,几乎稍稍用力,便能直接扯掉下来。

    双掌烂尽,翻着可怕的红肉。

    面部全非,五官都模糊了,被鲜血像和面一般,和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半边身子塌陷,两根白生生的肋骨都戳了出来,简直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没有来,雪紫寒鼻腔一酸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不远处的密林外,传来断喝,“谁在那边,出来!”

    断喝声方落,便又传来悉悉索索之声,显然,不少人正朝这边围来。

    雪紫寒大急,她不担心自己,而是担心许易,以许易和众人结下的仇怨,只要露面,保证被乱刀分尸。

    芳心大急,忽的瞥见身侧的暗渠,伸手便将许易踢了下去。

    是死是活,只能看天意了,若是这家伙能熬过,等到自己打发了这帮人来救,便算他命大,若是熬不过,熬不过怎么办?

    雪紫寒又焦急了。

    正六神无主之际,终于有人寻了过来,那人方瞧见雪紫寒,欣喜喊道,“是紫寒师妹,是紫寒师妹,我找到紫寒师妹了!”

    不多时,一堆人围了过来,正是天山派众人。

    领先的正是玉清仙子,惊闻爱徒和贼子同坠深渊,玉清仙子五内俱焚,她视雪紫寒入己出,雪紫寒遭厄,她伤心欲绝,不管君无悔如何上演苦情戏,也难消玉清仙子怒火,当着众多天山派弟子的面,重重甩了君无悔两记耳光,险些没抽掉君无悔半条命去。

    此刻,众人偶遇雪紫寒,玉清仙子险些掉下泪来,抱住雪紫寒连连抚背,后怕不已。

    雪紫寒却暗生焦急,若是遇见外人,顶多打个招呼,故作离开,稍后再绕道回来就好。

    可是被师尊等人围着,她如何得脱。

    安抚了好一会儿,玉清仙子这才问起了雪紫寒和那贼人落入深渊后,又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此问一出,所有人都目光炯炯,无他,许易身上重宝之多,引得所有人垂涎。

    彼时两人同时坠落,此刻雪紫寒安然而返,显然,那贼人定是丧在雪师妹剑下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那贼人的诸多宝贝,岂非尽为雪师妹所得?岂非落入了天山派手中!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