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二百二十二章 计辱

第二百二十二章 计辱

    三派四家,论实力,自是三派隐隐盖过一头。顶,

    此刻,身为三派之二的凌霄阁,元气宗,都输得毫无悬念。

    四大世家中最为底蕴深厚的水家,发动了阵法,依旧落败。

    其余未曾出手的风家,雷家,云家,以及天山派,几乎看不到胜利的希望。

    就在满场死寂之际,姜南浔再度朗声道,“我说过,不要拖延时间,越拖延时间,你们车轮战的效果便会越弱,对姜某便越是有利,谁来”

    终于,雪紫寒忍耐不住,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“紫寒”

    玉清仙子喝道,“我在还轮不到你做主,此战,有败无胜,君无悔, 你和段横刀上吧,若是不济,认输就是”

    事已至此,玉清仙子也看明白了,除非云家和雷家的两位气海境巅峰老鬼出手,此战败局已定。

    然则,云家和雷家两位老鬼,自顾身份,战未必能胜,败则丢脸, 看二人这稳如泰山的意思,是决计不肯出头了。

    反正是败局,玉清仙子自然不愿爱徒去遭这份罪,丢这份人。

    “遵令”

    玉清仙子的这番安排,倒也符合君无悔的意愿。

    原本,天山派出场的两人,他和雪紫寒,乃是众望所归。

    眼下毫无胜算,他自己上场丢人也就够了,没必要再拖累雪紫寒。

    怜香惜玉之心,人所共有,君无悔无异议。段横刀同样无异议。

    雪紫寒修眉微蹙,“师尊。紫寒受师门之恩深重,师门有难。紫寒怎能退缩,此战,若是我和君师兄出手,纵然不胜,也能多耗贼人真气,况且,那贼人只求胜,不图命,并无生命之险。还请师尊恩准”

    她为的不是天山派的名声,而是玉清仙子的面子,她不能让人背后腹诽玉清仙子,不识大体,不顾大局。

    玉清仙子正待作色,却听姜南浔痴痴道,“让那雪衣女修入场,若是此女入场,本公子可以不用真气”

    自打雪紫寒的身影。投入姜南浔的眼眸之中,姜南浔只觉一股清新扑面的天风,从玉山琼顶,吹了下来。吹得他这颗早对女人麻木的心门,都打开了,满心就剩了赞叹:“世上竟有如此绝色。当年游赏京都,琼花会。簪花社,也都见识过来。何曾见过这种一目让人呼吸都困难的颜色,这岂非老天爷赐下的缘分”

    就在姜南浔双目,死死黏在雪紫寒身上挪不开的功夫,他方才的承诺,却引起了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不用真气,这是何等巨大的承诺,气海境强者为何令人敬畏,还不是因为拥有真气这锻体境武者可望不可及的犀利工具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这么说,若是一位气海巅峰的强者,对阵气海前期的武者,更承诺不用真气,胜利多半属于后者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气海境内,身体强度和体力的增长有限,变化显著的却是真气。

    气海巅峰强者,在身体和体力上,与气海前期武者,并无多少差别,前者不用真气,后者使用真气,胜负基成定局。

    同理,姜南浔敢做出如此承诺,等若是在反姜联盟等人心中那早已晦暗的天空,投下一片巨大的光亮。

    漫说是二打一,便是一对一,谁都觉得赢面甚大。

    这回,连玉清仙子也不阻止了,轻拍雪紫寒香肩,道,“贼人志骄, 正是机会,你和君无悔同战,不留余力,拿下此獠”

    “遵令”

    雪紫寒躬身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场下两人,同时在心底浮起这感觉。

    一位正是老谋深算的水家老祖,一位不是别人,正是许易。

    前者凭借的是庙算经验,后者则是设身处地,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许易可以设想着把自己摆在姜南浔的位置,倘使龙鳄甲还未破。

    在这封闭空间之内,以他的身法和恐怖体力,以及无双拳劲,未必就做不到同时对战两大气海强者。

    果然,战端初开,便朝着许易预料的方向发展了。

    雪紫寒和君无悔,攻击的确凌厉,兵气纵横,全力激发。

    奈何每有兵气击中姜南浔,此人身上便有淡淡蓝光溢出,将所有攻击收归无形。

    雪紫寒和君无悔也不是未料到姜南浔身负宝甲,也知晓不管任何宝甲都有一个防御极限,只要攻击够急够密,总有攻破的时候。

    由是,从一开始,两人的攻势便全力展开。

    然则,姜南浔却似一个完美的人形兵器,即便不使用真气,诡秘莫测的身法,在漫天兵气之中,竟也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仅有的几下击中,也是此人看雪紫寒挥剑许久,生怕美人久累无功,伤了心情,心甘情愿地接受。

    打着打着,雪紫寒、君无悔俱看出问题来,照这么下去,漫说是胜利,迟早生生给耗死。

    君无悔念头一动,怒道,“姓姜的,你老这么跟土耗子似地逃来躲去,算什么东西”

    此是一计,君无悔算定的姜南浔必中之计。从雪紫寒入场,这君无悔就跟犯了花痴一般,双目直钩黏在雪紫寒脸上,几乎没了表情。

    此种模样,君无悔见得多了,对这类人的心思,也极是了解。

    若在此时,在雪紫寒面前,说这人是非,此人非急眼不可。

    果然,睿智如姜南浔,也没逃过。

    他是真真被雪紫寒的风采所折服,正魂不守舍,陡听君无悔拿他比耗子,虽知这家伙没安好心,可在心仪女子面前,哪里肯栽这面子,眉目一转,冷道,“那就先拿你开刀”

    喝声方落,身形轻掠,直奔君无悔而来,硬受了五道兵气,飙到了君无悔身前,双拳捶出,正中君无悔胸口。

    君无悔虽有中品法衣护体,未受重伤,却被捶地失去了平衡,飚飞出去。

    不待君无悔掌控住身体,姜南浔瞬息又至,双拳连环击出,扎眼,君无悔连中数十拳,咔嚓一声,中品法衣终于破碎。

    姜南浔犹不停手,又是十余拳落下,君无悔口中鼻中,鲜血狂涌。

    雪紫寒惊怒交集,秋水剑御使到极致,连续十数道庚精剑气,落在姜南浔肩头,却丝毫不能阻碍他狂攻君无悔。未完待续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