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二百二十八章 涟漪

第二百二十八章 涟漪

    许易很清楚,在这等老怪物眼中,感恩戴德,乃是传说,利益至上,方为真理。

    所以,他必须将水家老祖等人留在此处。

    这几位老怪物,亮在明处,总比藏在暗处,给他的威胁大。

    反过来,他同样需要姜家人牵制这几位凝液老怪!

    许易此言一出,没人觉得他要求过分,反倒心理踏实了不少。

    实在是,众人从未见过此等高光人士,陡然听到许易开始为自己打算,心中紧绷的那根弦,忽然松开。

    水家老祖等人,对视几番,齐齐应下,各自心中却对许易生出了盘算。

    的确,当此之时,水家老祖等人再是不情愿,也绝说不出拒绝的话,否则,必为天下笑。

    协议达成,退场开启。

    诸多江湖豪杰,跑得最是干净利落,“围城”方打开缺口,这帮人便一窝蜂散了个干净,倒是赵八两一步三回头,朝许易望去,待看见许易投来的眼神,这才一咬牙,没进林间。

    三派四家的退散,则是井然有序,慢条斯理。

    果然,玉清仙子没忘了雪紫寒,众人方开始退散,便遣了两名女弟子,突入姜家阵中,来接雪紫寒。

    姜家众人虽知晓姜南浔极看重此女,若让其丢失,姜南浔恢复后,必定狂怒。

    然此时,哪里顾得这许多,数百人都放了,还差这一个。

    总不能为这一区区女子,引得局面再度崩坏。

    故此,两位女修接引雪紫寒之事,毫无阻碍,四大美婢更是巴不得这潜在最大威胁离去,甚至不待天山派两位女修近前,便将雪紫寒丢了过去。

    两位女修方接住,受了震动,雪紫寒悠悠转醒。不顾两位女修的宽慰,目光四扫,立时发现不对劲儿,两位女修方说了几句。雪紫寒的目光终于在许易身上落定。

    一袭青衣的宽额青年,嘴角溢血,死死拿住姜南浔,立在千军万马之前,瘦硬的身体。宛若标枪,和着七彩光影,直直扎进她心间。

    只一眼,雪紫寒便认出许易来,这是种同生共死,数日共聚,所温养出的一种感觉。

    她很明白,当此之时,也只有这个男人肯为自己拼命,原因很简单。她怀中藏着这个男人愿以生命相替之物。

    纵使雪紫寒知道许易冒死而战,为的只是秋娃,枯寂了二十年的芳心,今朝终于荡起一抹涟漪。

    但因她清楚,许易面对的是怎样的一个对手,她简直无法想象,许易是经历了怎样的艰难曲折,才取得这样局面的。

    她更明白,许易死死拿住姜南浔,等若是用生命再为她打开一条通道。

    被两位女修搀扶着。直到和许易相交而过,她的目光始终锁在许易脸上,尽量拖慢步伐,许易却始终不曾向她脸上看过一眼。

    雪紫寒想道声保重。想留下,终究,还是被搀着,一步步没入林去。

    非是许易心硬,若是可以,他甚至希望找雪紫寒要回秋娃。

    然。当此之时,他不能露一丝破绽,不能让任何人察觉他和雪紫寒的那丝隐秘,只为秋娃!

    直到余光送别雪紫寒没入林中,许易悬着的一颗心,终于松弛下来,似乎肩上的千斤重担,也卸了下来。

    秋娃得安,他心已安!

    “小子,现在我履行了我的诺言,你是否该兑现你的承诺了!”

    姜家二爷忍耐许久,待众人尽数退散,这才开腔。

    “好说!某家向来说到做到!”

    许易微笑说道,“不知阁下是否还能以祖先之灵起誓,对某今次的无奈之举,既往不咎!”

    姜家二爷要气疯了,他骤然发现,这小子没来由竟比先前还要嚣张!

    “玩笑!玩笑!何必介怀!”

    许易面上带笑,心中已冷,此言乃他故意相试,已试出对方心中强烈的杀机,区区誓言岂能相缚,毕竟,此刻不似从前,众目睽睽,立誓难违。

    “姜某已对你耗尽最后一份耐心,小子切莫自误!”

    姜家二爷恨不得平吞了许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态度,我很难对你放心,咱们还是崖边说话!”

    当下,许易擒了姜南浔,全速展开归元步,朝西北方断崖掠去,“跟紧可以,敢靠近十丈之内,休怪我痛下杀手!”

    许易一动,姜家二爷,高冠老者,以及两位紫金服大汉齐齐动了。

    水家老祖,玉清仙子,风行烈,秋长天四位留下的凝液境老怪也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如许易所料,水家老祖等人对许易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甚至齐齐不有自主地将之和听来的墓中贼道联系了起来。

    纵使不是那夺宝贼道,就凭许易那击败姜南浔的诡异秘法,若是将之擒下,此番已然失败的探墓之行,便不算白来。

    却说,归元步虽然神妙,并不以速度见长,在锻体境,乃是气海前期,归元步或可用作比拼速度。

    但在凝液境老怪眼中,归元步的遁速,则就上不得台面了。

    亏得他有言在先,奔行途中,不住拿音速飞刀在姜南浔要害处比划,唬得众人不敢过分迫近。

    否则,不待他逃出百丈,便被拿住了。

    一追一逃,不过半柱香的功夫,许易便攀上了断崖,此处正是他选好的逃生之所。

    崖高近百丈,崖底滔滔,极目望去,正接孽龙江,显是孽龙江分流到此。

    却说,许易方在崖边站稳,八位凝液老怪尽皆驰上崖来。

    “小辈,放人吧,用不着玩跳崖这出,自管放人,水某保你无恙!”

    水家老祖终年冰封的方面上,竟挤出一抹微笑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像是提醒了玉清仙子,风行烈,秋长天,三人尽皆出言安抚,招揽之意,更是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许易心中透亮,面上却做感激状,“如此极好,实不相瞒,某无意中,偶得秘法,也仅仅只修得一身怪力,未遇名师,始终无法突破气海境,今日,承蒙诸位前辈青眼,小子实在感激涕零。水家老祖神功盖世,金身九转,让小子大开眼界,小子愿意拜入老祖门下,还请老祖收录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