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二百三十四章 慑服

第二百三十四章 慑服

    却听许易道,“别以为本座无事找事,你李家多行不义,就无怪遍地仇敌,嘿嘿,你家老梆子,何德何能,敢夜夜做新郎,败坏良家贞洁,江湖中人,已不值李家久矣,本座闻听此事,不惜奔行千里,赶赴此地,就为当面问一句,汝父识廉耻乎!”

    许易边说边行,话音方落,已行到二人近前三丈开外。

    有道是,打人不打脸,骂人不揭短,许易这番话,径直接了短,李家大爷满面涨红,李家二爷已勃然变色。

    许易眉头一皱,冷哼一声,归元步发动,闪念之间,便到了李家二爷身前,藏锋式催动,连化两圆,一掌重重印在李家二爷胸口。

    咔嚓一声,李家二爷胸骨尽断,狂喷鲜血,人如断线风筝一般,砸进人群。

    李家大爷方要动作,许易脸上的黑纱猛地跳转过来,对向了他,“感谢本座手下留情吧,否则,现在你就可以开灵堂了!”

    虽打定主意,剑走偏锋,心理攻势为主,但若不出手显露手段,步步紧逼之下,迟早遭遇反弹了。

    为了彻底打垮李家兄弟的心理防线,许易瞅准时机悍然出手,先废掉一位,即便露陷,再战起来,胜算也高了不少。

    果然,仓促之间的偷袭,极为成功,遗憾的是,藏锋式应用于战争,发动起来,太过繁琐,仓促之间,他只来得及划出三圆。

    若得三圆,李家二爷此刻就得抱出去急救!

    饶是如此,许易这一掌,立时震慑全场。

    没人看出他的偷袭,皆以为他手下留情,能以一双肉掌,瞬息拍碎中品法衣,重伤李家二爷,若真下狠手,李家二爷此刻哪里还有命在。

    至于广安城规。禁绝私下殴斗,此刻,谁敢将此禁令抬出来,不见李家大爷都面无人色。汗出如浆,若真惹急了这凶徒,将李家兄弟堂而皇之请上升龙台,又有何难!

    “舍弟无知,还请尊驾息怒。老父这点癖好,的确不雅,但身为人子,只知尽孝,又何敢他言,既然尊驾不喜,在下一力劝告老父便是。”

    李家大爷心理防线,在这一击之后,彻底崩溃,他甚至都怀疑眼前站着的到底是不是气海前期。

    若说不是。他虽能暂时安心,不虞担心对方挑战自己,毕竟境界不同,他完全可以不接受挑战。

    可这安心又能持续多久,难道得罪一个气海中期,会比得罪气海前期好受?

    气海中期,已是这座城市最顶尖的一群人了,谁不是拥有呼风唤雨的能耐。

    不见请来的四大家族的管事,此刻也个个缩脖,生怕他李某人请其出来站台。说话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李家大爷下定决心,今次要当这缩头乌龟,将此劫躲过。

    “劝告?本座可听说今次又有不少黄花闺女。被你掳来,可有此事!”

    虽是为救袁青花而来,许易却没忘了这些可怜女子,他说不上是好人,但能顺手救得一人,他从不吝惜抬一把手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。有了这个由头,索要袁青花之事,便不显突兀,正好遮掩身份。

    “放,放,立时就放,来福,立刻放人,全放!”

    李家大爷甚至懒得解释是不是自己掳来的,总之千方百计,让这煞星满意就是。

    先前堵在门口的李管家一溜烟地赶去后院,不多时,便听见无数夹杂着哭喊的欢喜叫声。

    “不知阁下可还有吩咐!”

    李家大爷小意道。

    许易冷道,“嘿嘿,莫非只有本座知道的,你才打算更改,本座不知的,你就瞒下?本座偏不如你愿,我倒要看看你李家是否能洗心革面!”

    他为救袁青花而来,却绝不能道出此目的。

    如若道出,傻子便能将袁青花和许易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届时,姓李的怕就不会这般服帖。

    “来福,将私牢打开,全部放了,每人赠送纹银百两,从明日起,去看望所有和我李家结怨的人家,赔罪道歉,再去城南亦庄开粥厂,设馒头棚,免费赈济三个月!”

    说完,李家大爷再度看向许易,“不知阁下以为如何!”

    许易仰天大笑,转步朝门外行去,待行到门外时,整个中央大街已聚满了人群,有先奔出去的女子,撞见了来寻女的家人,相拥而泣,哭作一团。

    许易昂首出门,行到演武场中央高旗之下,望着巍巍旗杆,藏锋式发动,强压着一口气,连划五圆,轰然一拳击出,合抱粗细的鎏金铜柱,瞬间炸烂,轰然倒塌,满场却陷入了诡异的宁静。

    跟出门来的李家大爷和一众广安头面人物,完全吓傻了。

    鎏金铜柱乃是铜水浇灌的实心铜柱,要将铜柱拍扁,气海中期境全力一击,怕就能做到。

    可要将铜柱轰烂,这简直挑战人的想象力。

    此刻,李家大爷心中没有愤怒,只有庆幸,浓烈的庆幸,庆幸自己始终对斗笠人千依百顺,庆幸没激怒斗笠人。

    铜柱倒地,许易一把扯碎青气,扬上半空,举步便走,所过之处,如分波破浪,畅行无阻。

    一直行出中央大街,许易才展开身形,提了瘦皮猴,东折西绕,腾挪闪跃,感知力全面放出,确定无人跟行,这才跃回家中。

    说来,这回却是他多虑了,在李家门前展露的实力,让所有人震惊到了害怕的地步,谁吃了雄心豹子胆,敢来监视他。

    方跃进门来,许易便狂喷一口血,瘦皮猴方要惊呼,被许易捏晕过去。

    先前的十三,装得有些大,超出了承受能力,若非强压着,当时就得喷出血来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击自有意义。

    营救袁青花,虽做的不露痕迹,但难免有心人强行牵扯到他身上,毕竟,消失许久的他,快要在广安城现身了。

    总不能斗笠人方出现,他许易就现身了,未免太过巧合。

    这一击,便是斗笠人和许易完全区分开来。

    除此外,水家老祖等四大家族之人,是见过他对战姜南浔的,斗笠人的出现,难免不被和那宽额青年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就更没人怀疑他许易。

    当然,他要做的,就是继续隐匿,至少,再隐匿两三天,随后现身。

    唯一的破绽便是瘦皮猴,许易下不了杀心,只好让这家伙陪他一起在这小屋待上几天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