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二百三十九章 晏姿

第二百三十九章 晏姿

    却说许易话音落定,喧闹的大厅瞬间死寂。

    堂堂风家公子,说给打入死牢,就打入死牢了,此等豪气,简直视四大家族如无物。

    四大家族横亘广安久矣,蛮横霸道,垄断资源,广安修士苦之久矣。

    此刻一幕,不知看得多少人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壮硕甲士气概非凡的一挥大手,两名甲士便将哭号的风三公子架了起来,始终搀扶风三公子的风虎,早被风龙的惨状,吓破了苦胆,连阻也未曾一阻。

    两队甲士正要带了风三公子立场,一人凌空飞来,落进场间,暴喝一声,“慢着!”

    “风大管家!”

    人群之中立时有人喝破来人身份。

    此人,许易打过照面,在李家太爷寿宴上,这位正和水大管家站在一处,打扮雍容,不似管家,倒似王侯。

    今日风大管家的衣着同样华丽,一袭描金紫服,尊贵异常。

    许易懒得看他耀武扬威,大手一挥,“将人带走,打入死牢,旁的无须多管!”

    风大管家怒道,“好胆,你便是许易!嘿嘿,莫非真以为这广安,是你巡捕司说了算!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许某不知道巡捕司说了算不算,但你风家说了指定不算,许某职责所系,但见有违法令之事,必当以大越王廷法令问之,别的我许某人不敢担保,却敢保证,倘使你再阻拦一下,许某定治你个阻挠执行公务之罪,一并抓拿,你大可试试!”

    听得此言,一众甲士血脉喷张,再也不管什么风大管家了,架起风三公子,昂首行去。

    风大管家捏得拳头都青了。死死瞪着许易,终究没敢动手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,这家伙举得帽子太大了,他从未想过轻飘如纸的大越王廷法令。有朝一日,会重逾千斤。

    他真不敢动了,但因他清楚眼前这蛮子,不是假装胆大,听水管家说过。这位连水中镜都不放在眼里,自己即便出手,又能如何,没得还坐实了公然抗拒王廷的罪名。

    风大管家攒了一肚子火气,冷哼一声,“走着瞧!”竟又飘然而去。

    的确,不去又能奈何,若是早知道要面对这么块滚刀肉,风大管家甚至都不会走这一遭,募地。又埋怨起风三少爷了,你就是再横再蠢,也该知晓如今的广安和以前大不一样了,遇上那些专和你谈大越王廷法令的,谁不是先绷紧神经,就你蠢,栽坑里了吧!

    风大管家退散,风三公子又惊又气,却再也不敢动弹了,任由一众捕快。押解出了玲珑阁。

    许易也在青衣长者的殷勤指引下,登上二楼贵宾室,方推开门,一位富态长者正立在当庭。瞧见许易,远远迎了过来,抱拳道,“在下方苞,乃此间阁主,多谢许主事。为鄙阁排忧解难,说来,今次之事,乃鄙阁私事,鄙阁不该隐在身后,方某实有难言之隐,还望许主事见谅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无妨!”

    口上无妨,心中却在腹诽,说这一车的好话,不如来点实际的。

    富态长者似乎能看到许易心里去,笑着道,“方某还有个不情之请,还望许主事应允。是这样的,晏姿这孩子,自幼在我玲珑阁,今次遭遇无妄之灾,虽得许主事之助,暂时平息,方某担心风家不会就此罢休。想来,风家是奈何不得许主事,多半不会放过晏姿。鄙阁如今还租赁风家之地,实在不宜闹翻,怕是护佑不得这孩子,方某恳请许主事能接纳这孩子,为奴为婢,全凭许主事心意。”

    说罢,转脸问棕发女郎道,“晏姿,你可愿意侍奉许公子?”

    棕发女郎自是一千个愿意,一万个愿意,眼前的许主事,她相交虽不深,却打过数番交道,尤其是数番得获签名,让她知晓这位恶名满广安的杀神,实则是个正人君子。

    如今,她恶了风家,正愁得快要掉泪,方阁主出得此策,再合她心意不过。

    不过女儿家心思,便是再合心意,又怎好直言,当下,晏姿低了头,可爱的刘海打了下来,正好遮住灵动眼眸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许易才回过神来,连连摆手,“这如何使得,许某孑然一身,来去无牵挂,孤身惯了,实在不习惯有人伺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被浇了一盆凉水的晏姿竟低泣出声来。

    许易最见不得这个,急道,“方阁主,晏姑娘,鄙人可以传讯风家,若是风家敢再打晏姑娘主意,许某必与他不死不休。”

    话方出口,许易便暗骂自己蠢笨。

    果然,便听方阁主道,“不妥不妥,如此一来,岂不摆明了许主事重视晏姿么,风家恐怕更要变本加厉地拿晏姿出气。”

    许易正待再言,晏姿抽噎哭出声来,“晏姿笨拙,本伺候不起公子,公子不纳,晏姿认命就是,公子无须介怀,还请公子应允,晏姿再为公子导购一回,以报公子恩情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份儿上了,许易也只有无语,好在,他手下还有个袁青花,这晏姑娘虽麻烦,总是有人照看,何况,既然录用了袁青花,再多个晏姑娘,也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总不是一只羊是赶,两只羊也是放。

    待得风头过后,将这晏姑娘远远送出便是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许易叹息道,“罢了,事由我起,当有我终,便让晏姑娘暂时随我回去便是,不过许某有言在先,许某未必能护佑得晏姑娘,若有万一,还望晏姑娘,方阁主莫要怨恨。”

    方阁主道,“自该如此,这都麻烦许主事了,何来怨恨一说,晏姿,还不谢过许主事!”

    许易应承出口刹那,晏姿一颗芳心立时多云转晴,险些笑出声来,此刻,闻听方阁主之言,生怕露出欢喜,让许公子觉得自己轻浮,死死低了头,以苍蝇振翅般的声音,轻“嗯”一声。

    大事解决,方阁主心情大好,命人取来晏姿的人身文书,交付许易。

    许易接过,径直塞给晏姿,却唬得晏美人又吧嗒掉起珍珠来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