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二百五十一章妙用贺szeastnd盟

第二百五十一章妙用贺szeastnd盟

    【】,。赵八两始终站立在侧,安静地注视着许易,心中默默却默默记着数。

    上千下的张弓,几乎将他震撼到麻木。

    更了不得的是,许易的进步飞快,最后一百箭,几乎箭箭命中红心。

    的确,射箭是件技术活,但不是件高难度的事,前提是你要有巨大的力气,精准的眼力,剩下的便是技术上的调整。

    显然许易拥有力气和眼力,这两样先决条件,再遭遇赵八两这位名师,进步自然神速。

    夕阳跳进西山坳的时候,许易停止了张工,服了一颗补气丹,盘膝在地上坐了片刻,站起身道,“赵兄,不知易某如今的水准,在射术之中,能算第几品!”

    “第二品!百步穿杨,算得上神射了。←→【x书?阅ぁ屋”

    赵八两轻拍手道。

    “终究只能射静,不能射动,如此射术,锻体巅峰之境,稍微肯下些功夫的,便能达到,着实算不得什么。”

    许易极有自知之明,他不认为这是什么了不得的本事,理解了技巧,有气力和目力为辅助,要做到此点,算不得难。

    赵八两很佩服许易的冷静,说道,“易兄之谦逊,令人尊重,的确,易兄如今只能射静,未能射动,若是射动,亦能有此水准,则就到了一品的地步,至于传说中的例不虚发,那更是超品的境界,天下武者虽多,到此境界,赵某还不曾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射动之术,赵兄可有教我?”

    的确,敌人不可能静立不动,只会射静,不会射动,算不得高明。

    赵八两道,“赵某的确有些心得,只是易兄已射击这许久,只怕已疲,不如改日在试。”

    许易道。“无妨,实不相瞒,对这射术,易某起了大兴趣。赵兄若是有暇,不如再此地,陪许某一夜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此人在锻体境成就如此武力,痴迷武道至此,也难怪成功啊!”

    赵八两暗暗赞叹。笑道,“这有何难,赵某巴不得和易兄好生亲近亲近呢。”说罢,便吩咐左近的几位下属,前去采买酒肉,摆明了做好夜战的准备。

    交代完,很快转上正题,“易兄,不瞒你说,射术之要旨。适才该讲的赵某都讲了,大略技巧,无非如此,后期要想进阶至一品,乃至超品,恐怕只有千百次的反复练习了,只要练得手熟,出了感觉,射术自成。当然,天分。才情,以及感觉,同样十分重要,若天分高。才情足,高觉精准,当能大大有效的降低重复的次数。”

    “天分、才情,感觉!”

    许易暗暗咀嚼着这三个词汇,自负天分,才情。自己还算还低,至于感觉为何物,却想不明白,当下问出声来。

    赵八两道,“易兄,这你可把我难住了,这所谓感觉,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,我曾触摸过这种境界,但未能达到,也就是说,当你射术到达一定层次后,你甚至可以闭上眼睛,光靠感觉就能做到百发百中,若真如此,那就真到登堂入室了。”

    “闭上眼睛?”

    许易暗暗咀嚼此言,不自禁将双目闭上,感知力如潮水一般,朝外漫去,张工搭建,嗖的一声,箭去如流星,稳稳钉在标靶正中。

    许易犹不睁眼,连续发剑,嗖嗖嗖,一连二十余箭,标靶被插出个浑圆的箭簇。

    赵八两张大了嘴巴,却发不出声来,眼前的一幕,实在太过惊悚。

    闭目而射,正是赵八两苦苦追寻的境界,当年,他不得已放弃探索射术,正是因为卡在这道关卡,迟迟不得突破。

    他万没想到,天下真有生而知之者,初次试射,就有如此水准。

    眼前的易兄,几乎将盲射展现到了极致,不仅箭箭中靶,其感触更是细腻到了极致,能在标靶上射出浑圆,而丝毫不乱,如此精准的感触,几乎比目视更来得敏锐,简直在挑战赵八两的想象力。

    许易没想到所谓的感觉,就是感知力,精准的感知力,给他带来了强大的掌控力,感知外放刹那,一草一木,一花一树皆映在心间,那种感觉不似射箭,而似将自己亲手拿了箭矢,行到标靶边,直接将箭矢插在靶上。

    这不是射箭,这是插箭。

    说来,还是许易没完全意识到强大灵魂,带来精妙感知,赠与了他怎样的好处。

    普通人,诸如赵八两,苦苦追寻了数年的感觉,实则就是感知力。

    而感知力的根源,恰恰是灵魂力,赵八两苦于境界不得突破,灵魂力有限,再是煞费苦心,又怎能寻到他苦苦追寻的感觉。

    反观许易,灵魂强度因为跨越时空,而大大增加,感知力仿佛天赐,又随着偶然间入了“斗者定”,感知力再度增强,到达如今“不见不闻,知微知彰”的地步。

    用感知来操演射术,自是轻易就达到了赵八两难以达到的高度。

    “易兄真乃神人啊,今日赵某才信了,世上果有天授之才!”

    赵八两由衷地赞叹道。

    “赵兄过奖,不过自幼训练过灵魂力!”

    许易谦虚一句,指着西边抬了几个大框而来英雄会兄弟道,“晚饭来了,吃罢饭,咱们再练。”

    热腾腾的汤汁鲜美的肉包,酥红的脆皮鸡,嫩黄的烧鹅,流油的蒸肉,外加两大坛西凤清酒。

    许易和赵八两席地而坐,皆不客气,各自往口中猛塞,时不时地碰一下酒坛,泻进满口甘冽来。

    “易兄缘何带着面罩,想来前次赵某所见,非是真容吧。”

    赵八两见许易吃饭都带着斗笠,问出了憋在心底许久的问题。

    许易也不瞒他,“赵兄也知古墓之外,易某得罪的是谁,漫说中州姜家,只怕城中的四大世家也都对易某存着机心了,易某不得不小心,还请赵兄见谅。”

    赵八两摆摆手,“此处人多眼杂,易兄小心一些,乃是正理,今后 易兄若是有召,只需在纸上落个‘易’字,着人送到这光武阁,赵某必定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”

    “那易某就不和赵兄客气了,来,干!”

    说着,许易拎起酒坛和赵八两一碰,抱着酒坛,一口气真就喝干了。(未完待续。)m,更优质的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