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二百六十一章石洞

第二百六十一章石洞

    【】,。

    “如此巧言令色,忘恩负义之辈,死不足惜!”

    冷峻中年冷声喝道,伸脚将残尸踢出舟外,隐蔽地扒掉须弥环,顺手弹出一颗散魂珠。

    白衣秀士方要凝成人形的阴魂,随着幽蓝一闪,瞬间溃散,随风化作云烟。

    “左先生,焉敢如此!”

    方阁主横眉怒目,惊诧到了极点,他虽也极度不满白衣秀士,却根本未曾想过要杀杀手,须知白衣秀士背后,还站着云家这个庞然大物。

    冷峻中年冷道,“区区鼠辈,杀也便杀了,我等团体不谐,皆因此等小人,薛长老救命大恩,此人不思偿报,还满口风凉话,如此奸险,留之何用。”

    独独不提,方才溃逃,始作俑者还有他左某人。

    方阁主竟被其巧言驳得难以开言,冷峻中年又道,“方阁主无需担心,倘云家挑事,便由左某应答,只说是被血蝠妖王所杀,不告知云某遁逃一时,也算是给他云家留了脸面,料来云家也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方阁主彻底没话了,这人竟将前前后后,都盘算清楚了。

    许易暗暗对此人留了心,这是个真正的滑头,逃命在前,反戈在后,左右逢源,满载而归。

    对于白衣秀士之死,许易只有痛快,没有可惜,唯独不爽的是,一块肥肉,让姓左的独吞了,自己半点没落下。

    诸事了定,许易不愿和众人应酬,冲方阁主告个罪,交还了飞行盘,肚子回到房间,就着房中储备,囫囵吃了一餐,闭了房门,唤出铁精,化作银弓。拉上龙须,反复拉练起了弓弦。

    方才两箭,虽然中的,他却不太满意。两箭都是瞄准地血蝠妖王的头颅,只有第二箭才中的,这和他在演武场上,试射铜币,差了不少。

    许易稍稍思索。便知晓差异性如何造成的,一者是牛角弓不比银弓,前者试练数千次,银弓却是初用。

    且二者力道完全不同,试练牛角弓,许易单纯的开弓射箭就行,而银弓的龙须,却需要藏锋式才能张开。

    藏锋式乃是引圆聚力的法门,用之于弓弦,远未到行云流水的成功。

    既知错漏在何处。许易自是要竭力弥补,强者争胜,任何一点疏漏,造成的后果,几乎是致命的。

    许易说不上痴迷武道,却颇为执着,执着的原因,只在他对强大力量的向往。

    挟飞仙以遨游,抱明月而长终,既然来到这个拥有强大力量的世界。许易如何不想攀登那力量的顶峰。

    他甚至会想,有朝一日,真的修炼到了功参造化的地步,是否真的能穿越时空。回到过去。

    念头是飘渺的,心智却极坚毅,这一开弓,又是三百下,彻底筋疲力竭,双臂失去了知觉。许易才将铁精和龙须,收进须弥戒中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,沉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微微震动传来,许易睁开眼来,知晓飞舟落地了。

    随着方阁主一并跳下舟来,这才发现置身于一个宽广的平台之上,平台上,已稀稀落落停了近十架各式的飞行器,却不见人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两名绿裙侍女快步行了过来,原来是此次大会组织派来的接引人员。

    半柱香后,许易进了自己分到的一间石室,透过窄窗,送目四望,群山万壑之间,明月高悬,心知此处必是会阴山的某处山脉。

    飞行了四五个时辰,行程也不过数千里,的确还未出得会阴山的范畴。

    月冷寂,风清幽,一夜好眠,次日一早,便有侍女接引,进了一间雅室,单独享用一顿丰盛的早餐,便又被送回房来,嘱咐许易勿要外出,静等通知。

    交代完,那侍女竟就在门外站了,似乎担心许易不听劝告,贸然出外。

    客随主便,许易也懒得问询,从须弥环中唤出那本新购的《万妖志》,有滋有味地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厚近一尺的大部头,却充满了各种生动的故事,各式各样的妖物,几乎只有想不到,没有自然之主造不出的。

    约莫了两页,方阁主行了进来,外面的侍女已然消失。

    许易收起《万妖志》,忽的发现方阁主面色不豫,忙问何故。

    方阁主道,“这会阴山中,不知生了何等变故,大量妖物暴虐,来的路上,好几拨队伍,都遭遇了伤亡,主办方决定省略流程,直接进入主题,未时三刻,是咱们这支队伍的兑换时间,你养足精神,稍后等我通知,千万不得出外。”

    方阁主交待两句,径自去了,许易继续寻出《万妖志》翻阅。

    虽是深山,主办发准备得也极是充分,堪堪将午,丰盛的午饭直接送到房来。

    吃罢饭,小憩一觉,待起身时,方阁主引着雷长老,风夫人和冷峻中年,一并从窗前路过,不待敲门,许易开门行了出去,相互点头致意,便随了方阁主向西行去。

    行出两里地,七八个石洞出现在眼前,雷长老,风夫人,冷峻中年见着石洞,驾轻就熟,径自行了过去。

    方阁主拉过许易,交代几句,也行了过去。

    许易这才明白,原来这石洞,就是检验资格,兑换拍卖号码之所。

    他选择了最靠左侧的石洞,方一进入,石洞大门闭合,壁上的明珠亮起,这才发现石洞极小且陋,显是临时劈出充用。

    一个花白胡子的老头懒洋洋地坐在一张条桌背后,有气无力道,“瞧什么呢,又不是头一回,赶紧着亮家伙吧,总不是又拿些不入流品的来充数。”显然是将许易当了熟客。

    好在许易知晓根底,当下,便唤出了陈风雷的判官笔,递上前来。

    霎时,白胡子老头脸色苦了下来,冷哼道,“才说但愿不是充数,就来了个充数的,看来真要向上面反映了,以后中下品的货色,不收了!”

    原来这判官笔,正是中下品血器,堪堪达到此次的兑换标准,主办方举办此活动,自然希望得到的宝物越高级越好,可世上高级宝物从来都是稀缺。

    来参会的各位,能弄来的,这中下品血器,占了主流,以至于近两次,主办发严格设定要求,每位参会者,最多只准上缴一件中下品血器。

    是以,白胡子老头,一见中下品血器,就像见了嗡嗡飞的苍蝇一般难受。(未完待续。)m,更优质的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