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二百六十三章下手

第二百六十三章下手

    【】,。

    许易明白过来,这是为保护私隐,特意准备的,参加玲珑阁的拍卖会时,见识过,倒不陌生。

    他穿套好衣物,绿衣侍女又交代起盂兰会上的各种规矩,许易也不嫌麻烦,一字一句听得极是认真。

    交代完毕,绿衣侍女,打开另一扇门,门外却是一条长长的石廊。

    许易迈步行进,跟着墙壁上的箭头,一路七折八绕,最后,连同无数黑衣人,汇聚在了一间宽阔的大厅内。

    大厅虽是建在山腹之中,也极尽富丽堂皇,连四周的山壁都细加雕刻,绘上了彩画。

    众人到齐后,几位气势极壮的老者登场,最中间的那位白眉老人,当先发声,讲了一通官话,先是回溯了盂兰会的历史,又评说了当前的形势,尔后,再展望了未来的美好图景,最后强调了遵守大会规矩的重要性和惩罚手段。

    许易听得昏昏沉沉,万没想到这个世界也有该死的官~僚~主义。

    讲话完毕,又在白眉老人的代领下,对着几幅人物画像,焚香跪拜起来,据说这画像上的人,就是盂兰会的创始宗师。

    前人栽树后人乘凉,前人之功不可或忘。

    好一番祭拜,折腾了半个多时辰,终于走完了流程。

    当白眉老人宣布交流会开始之时,许易甚至察觉到人群中的温度都升高了几分。

    很快,一列列绿裙侍女,两两搬着一张宽大的太师椅行了进来,色呈资金,方方正正,极是华丽,细细观察,太师椅的左侧扶手极为宽大,且恰好有个状如手掌的暗槽。

    不多时,八十八张太师椅。横八纵十一,整整齐齐排列在大厅正中,每张太师椅前后相距,皆有丈远。十分开阔,同样是为了极好的保护私隐。

    许易选了左侧靠边的位置坐了,很快,先前紧挨着白眉老者站立的紫服大汉,站立在了一张高台之后。说了句“开始”,紧挨着高台右侧的石门打开,一名绿裙侍女捧上了宝物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株五百年生的阴胎果,生于极阴之地,采撷极难,天下难寻,此物对培养灵魂之力,有奇效,诸位皆是大能之士,当知灵魂之力。对我辈是何等重要!起拍价五千金,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千金!”

    紫服大汉话音方落,场面热闹起来,许易却安坐不动,他的灵魂力强横到了一定程度,怕不是小小阴胎果能有作用的。

    许易不在乎,旁人却是在乎得紧,越是修行,越知灵魂力强大之重要,偏偏锻炼灵魂之力极难。此一枚阴胎果,即使功用再是有限,但能提高灵魂力之万一,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很快。在众人的追捧之下,阴胎果的价钱飞速翻上了一万两千金,一锤定音。

    阴胎果售出后,又陆续出现了一批市面上难寻的宝药,皆被快速吃进。

    许易始终不曾出手,相比宝药。他更在乎丹药,深知除非是到了血炎果那个级数的宝药,否则绝难敌得过丹药的功效,且他也观察过,争夺宝药的似乎是固定的十来人,想来这几位皆对丹道有些研究。

    最后一枚鸡仙草出售完毕,终于换上了新的货色,却是一柄玉剑,中品法器。

    这时,气氛才算扇呼了起来,相比宝药,血器才是武者必不可少的伙伴。

    而血器炼制极难,世面上罕见,才一出场,价格就昂上了天,最后这柄玉剑以六万七千金的价格成交。

    随后,一连七八件竟都是血器,看了片刻,许易也就稳如泰山了。

    他瞧明白了,今次的拍卖是分门别类,有章法的。

    先出售宝药,再出售血器,接下来,肯定少不了防御宝甲,丹药两大类。

    果然,一件掀起**的上品血器的金刀,被人以二十三万金之巨摘走后,一件宝甲被请上了拍卖台。

    “这是件月犀甲,众所周知,血月犀牛防御无敌,刀剑难侵,此件月犀甲正是血月犀牛的整块皮肤所制,揉以血蚕丝,火蛛网,防御极佳,能硬抗气海后期强者三击兵气!起拍价一万金,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两千金!”

    紫服大汉话音方落,场面又热闹起来,能抗住气海后期强者三击兵器,已经隐隐超越上品法衣,已算得上顶级防御宝物了。

    相比血器,防御性宝甲同样稀缺,如果说血器是利矛,法衣则是坚盾,缺一不可。

    最终这件月犀甲,被两万金的价格,被拿下。

    许易暗暗咂舌,心知这拍卖会太会拱火,他从炼金堂购了一件极品法衣,也不过费了三万金。

    而极品法衣,只比龙鳄甲稍逊一筹,是能抗住气海巅峰强者十余击兵气的,比之月犀甲远胜,一件月犀甲都要两万金,想必三万金是别想拿下极品法衣了。

    念头方落,一件极品法衣被请上了高台,许易的眼睛一下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极品法衣一件,能抗气海巅峰强者十余击兵气,起拍价两万金,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两千金!”

    紫服大汉话音方落,许易便取出一块红玉手掌,放进了左侧扶手的手掌暗格中,不多时,玉牌有淡淡荧光冒起,许易便可正式参与竞逐了。

    不过,许易并不忙着叫价,谨慎地观望形势。

    极品法衣的价格被叫到两万八千金时,就剩了三个人还在争夺,许易知道真正的对手此刻恐怕与他一般,也在观望呢。

    果然,待价钱叫过三万金后,争夺的三位,全部退出了,重新杀出的三十号,四十一号,八十七号,卷入了战团。

    许易知道该出手了,待四十一号方叫过“三万六千金”,许易挺着加工过的破锣嗓子喊道,“四万金!”

    四十一号哑火,八十七号喊道,“四万两千金!”

    不待三十号开口,许易冷道,“五万金!”

    满场竟起了强烈的呼声,见过生猛的,没见过这般生猛的,完全不把钱当钱嘛。

    八十七号,三十号彻底不跟了,跟个疯子怎么斗嘛,再说一件极品法衣就算溢价,也没这么个溢法。(未完待续。)m,更优质的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