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二百六十四章 聚势

第二百六十四章 聚势

    紫肤大汉重复三声,猛地落锤,“一号极品法衣归六十六号道友竟得!”

    锤声落定,红光一闪,红色玉掌变作白色,许易知道这件玉掌失去了效应,待拍卖结束,他凭此枚玉掌,即可参与兑换。

    当许易换好第二块玉牌之际,第二件极品法衣,被请上场来,紫服大汉叫了相同的起拍价后,场面还在纷乱的抬价过程中,尚未漫过三万,许易朗声出口,“五万!”

    霎时,喧闹立止。

    好嘛,这位爷又发疯了,谁他妈跟疯子斗,毫无悬念地,许易又拿下这件极品法衣。

    说来,故作豪放,正是许易的策略,用过龙鳄甲,他对极品法衣的需求自然就大,难得有机会,自然得多买上两件。

    而他深知,若是纠缠加价,很容易就打成胶着战,不如一锤定音,哪怕第一件法衣代价高昂,却能为第二件入手扫清障碍。

    果然,一战成功。

    当然,豪放的背后,站着的却是丰厚的钱钞,算上晶牌上的四十一万金,此刻他身怀七十五万余金,真正的财大气粗。

    “二号极品法衣为六十六号道友购得,下面出售第三件极品法衣,也是本场最后的两件极品法衣之一,起拍价两万元,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两千金!”

    紫府大汉话音方落,一道粗犷的声音响起,“五万金!”

    “八号道友出价五万金,五万金一次!”

    一听说还剩两件了,又知道六十六号的套路,终于有人被激得发了疯,当先就叫出了许易的两次成交价。

    赌得就是不信六十六号敢直接叫出六万金。

    却说八号叫价完毕,微微偏了头,似在朝许易的方向看来,摆明了是在挑衅。

    哪知道不待许易应声,便听喊道,“五万两千金!”

    “二十七号。出价五万两千金,五万两千金一次!”

    “五万四千金!”

    “四十八号,出价五万四千金,五万四千金一次!”

    八号简直要哭了。万万没想到六十六号这头猛虎没应战,竟惹来一群疯狗。

    心中更是悲愤得不行:“凭什么六十六号耍狠的时候,你们就服,老子耍狠的时候,你们他妈的更狠!”

    殊不知时移世易。不可类比,眼下极品法衣就剩了两件,有了许易的两次托底,极品法衣在众人的心理价位,不自觉得就被抬到了五万金。

    且就剩了两件,谁都担心竹篮打水,虽然价格极端离谱,可眼下已是过了此村就无此店的局面,谁肯放弃。

    就这么缠缠绵绵,三号法衣硬是被叫到“六万二千金”。才被欲哭无泪的八号哑着嗓子,拿了下来。

    随后,最后一件极品法衣,更是引发了群聚效应,直被杀到了七万金,才被红了眼的四十八号摘走。

    就此防御类宝物结束,随后,一个红色丹瓶被请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下面要拍卖的是三颗上品辟谷丹,此上品辟谷丹服上一粒足能两月不食,效用较之下品辟谷丹。胜过数倍,我辈修士,往往研究功夫,培育丹药。耗时极长,有此辟谷丹,当能如虎添翼!起拍价八千金,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千金。”

    紫服大汉话音方落,竞价声竟是稀稀拉拉。

    的确,相比其丹药。辟谷丹的用处显得不那么重要,除非身陷绝地,或是修炼特别重要的功法,培育特别珍贵的丹药,武者想要进食,无论如何不算难事。

    故此,此物甚是鸡肋。

    最后,三两声竞价后,此物以一万金的价格,被人摘得。

    辟谷丹后,又陆续拍受了凝神丹,清心丹,等几种许易听都没听说过的丹药。

    待听得与补充体力,恢复精血无关,许易根本不曾动作。

    果然,这几种丹药不受追捧,在以起拍价成交了两瓶后,极品回元丹,终于登上了高台。

    “极品回元丹,治伤疗伤有奇效,说是起死回生也不为过,此瓶三粒,起拍价三万金,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三千金!”

    “三万金!”

    “三万三千金!”

    “四万金!”

    “四万六千金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极品回元丹,不啻于再造武者第二条性命,从来都是有价无市,此番问世,自是争抢激烈!

    直到价格翻过五万金后,喊声才稀少起来,但越发惨烈,仍有三五人血拼不止。

    眼见着价格就要攀过六万金,许易终于出手了,“七万金!”

    照样是老套路,直接狠人砸人!

    “七万三千金!”

    有了上回的教训,这回倒真有人不信邪,二十五号冷声呼喝。

    “八万金!”许易冷道。

    “八万三千金!”二十五号声音更冷。

    “九万金!”许易声音已寒。

    “九万三千金!”二十五号声音却有了温度,这种抗暴的刺激,带给他难以言喻的爽感。

    “九万三千金一次!”

    直到紫服大汉喊出声来。

    二十五号还是没等来六十六号的“十万金”。

    “九万三千金两次!”

    二十五号哭了,泪水顺着眼眶,无声滑落,心中悲凉到了极点,除了扶手处的玉掌,他还剩两枚,可囊中就剩了十五万金不到。

    为了三枚回元丹,竟要消耗掉绝大部分资金,按这个架势看,剩余的两枚玉掌,多半是要报废啊!

    他在心中无数次深情地呼唤,“六十六号,你快回来,老夫服了行不,快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直到紫服大汉锤声落定,二十五号像是被抽调了脊椎,瘫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正如白胡子老头所言,极品丹药的准备颇为充分,第二瓶回元丹,很快再度上拍。

    有了二十五号的滴血教训,谁也不敢掠六十六号锋缨。

    待许易一口喝出六万金后,满场死寂,一瓶回元丹顺利的落进口袋。

    随后,又是两瓶回元丹出场,许易却未再出口来。

    这便是他的聪明之处,深得聚势用势之妙,他已先后用一硬一软两种手段,聚集了气势,占得了拍卖的先机,三次成功夺标,便是明证。

    是以,他就要更合理的用势,而用势则须会藏势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