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二百六十九章 莽牯珠

第二百六十九章 莽牯珠

    压下疑惑,许易沉声道,“可有剧毒之物!”

    他话音方落,矮小黑袍面前多了一排瓶瓶罐罐,接着,便听矮小黑袍人,絮絮叨叨介绍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介绍,许易的毫毛都竖起来了,真是没有最毒,只有更毒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青芒只是小儿科,可为何此间毒物,无人青睐呢。

    念头到此,豁然开解,许易将自己代入了买家,很自然地想到问题在何处。

    问题的关键,便在于这些毒物,不具备速度和穿透能力。

    青芒之毒或许及不上,但蛇戒的发射速度,和青芒的穿透力,却足称道。

    须知,修行到了气海境,武者的灵魂接强大到了,能生出警兆的地步,想要下毒,布暗器,对气海境强者,根本无法成功。

    许易用青芒灭杀水中镜,也不过是占了距离短,速度快的便宜,要不然水中镜怎么可能中招。

    反观眼前的瓶瓶罐罐,皆是剧毒,可如何投送呢。

    也制作一枚青芒一般的细针,沾了毒液,重置于蛇戒之内?

    听着是好主意,可又去何处寻如青芒一般高穿透力的物件呢,还得打磨成细针。

    若有这般麻烦,直接用那具有高穿透力的器物,灭杀对手,反倒简单。

    想通此节,许易意识到自己多余走这一遭,当下,冲那人一抱拳,道声“搅扰”,转步便行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那人传音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尊驾有何见教!”

    “老朽摆了半天,阁下是第一个过来的,也算缘法,不如帮老朽开个张,也好招揽些人气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,本座不需要毒物!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毒物没关系,总需要避毒之物吧!还是那句话,这头一桩生意,老朽定是要做成的。“

    许易定住了脚步。转头身来,“避毒之物,不错,本座有些兴趣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确生出了兴趣。有过青芒的遭遇,让他对毒物极为忌惮,又经历了探墓之行,他知晓一些奇绝幽深之地,毒瘴四溢。这避毒之物,还真是不可或缺。

    “不知阁下,想要什么!”

    “那得看你有什么!”

    “老朽一生痴迷毒物,避毒宝物不少,老朽倒是还不知晓阁下到底能拿出什么宝物相换,有言在先,钱钞等俗物,阁下免开尊口,只接受以宝易宝!”

    刷的一下,许易手中多了一对钢爪。正是血蝠妖王唯一的遗物,云爆箭都未对此物造成丁点伤害。

    蹭地一下,那人上前一步,手中多了一块幔布,直直朝许易双手罩来。

    许易闪身后退,心念一动,将钢爪收进须弥环中,冷道,“尊驾何意,莫非要动粗!”

    “误会了误会了!”

    那人急急解释。“实在未想来阁下竟有此等重宝,老朽是怕现了光,遭了哄抢,想遮挡一番。快些拿出来,让老朽细细查验,若真是开智中期老妖之物,老朽定不让阁下失望便是!”

    得了解释,许易释然了,的确。不会有人蠢到在此处动武,当下,任由那人遮挡,招出了钢爪。

    那人接过一只细细在手中摩挲,呼呼的热气,几要将面上的黑幕冲开。

    “果真是那物,阁下实力非凡,老朽佩服,连开智中期的血蝠妖王都丧在你手中,实在可敬可畏。此物老朽相中了,愿以莽牯珠相换,佩戴此珠,能避万毒,即便不慎,剧毒入血,服之立解。当然,大千世界,万花万色,老朽若说能解尽天下之毒,必是诳言,但可以这么说,除非是天妖中的上三品那个级数的妖物之毒,此珠皆可解得。”

    “甚好!本座换了!”

    那人大喜,便要伸手来抓钢爪,却被许易避开,那人笑道,“老朽太急,太急了,见谅。”话音方落,手中多了一粒雪色珠子,顶上串着一根缚蛟绳,朝许易递来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不急不急,先弄清了两件东西的价值,再换不迟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矮小黑袍人心中猛地一掉,暗骂道,“还以为能蒙一笔,没想到却是他娘的一只老狐狸。”

    “阁下不言,莫非不同意,若是有异议,本座绝不勉强!”

    说罢,许易拔腿便走。

    “阁下何急,老朽岂是占人便宜之辈,按你的法子来便是!”

    一语道罢,心中却在滴血。

    半盏茶后,许易拒绝了一波又一波的尾巴,再度和矮小黑袍人聚齐。

    许易心中震惊到了极点,万没想到血蝠妖王的两只爪子,竟是这般的值钱。

    十五万金,足足十五万金,三颗天雷珠也不过这个价钱,他实在想不通,一对钢爪怎的如此值钱。

    说来,还是许易见识太小。

    当今之世,人道大昌,妖物多避在深山老林,出世极少,尤其是开智期的大妖,多年不曾问世。

    许易所得的这对血蝠妖王双爪,乃是血蝠妖王最犀利的看家宝物。

    血蝠妖王的修为,堪比气海境巅峰强者,这对钢爪,完全可类比气海巅峰强者手中之血器。

    而钢爪乃大妖一身精血所化,其珍稀程度,远在血器之上。

    姜南浔的一柄金枪,便卖了二十万金,这还是无溢价的,这对大要妖本命精血所化之钢爪,被叫出十五万金的价码,的确算不得离谱。

    而那颗莽牯珠显然也非凡物,竞出了八万金的高价。

    矮小黑袍人苦了脸道,“不公平,阁下的妖王钢爪,因其稀缺,溢价太多,真正的价值,却未有此数目,阁下不会按此数目,售与老朽吧!”

    “自然不会,本座岂会强买强卖!”

    许易冷笑道,“没关系,阁下不愿承担溢价,本座承担就是,待本座将这对钢爪卖与他人,再来向阁下溢价购买莽牯珠如何?”

    矮小黑袍人听了此话,像是吃了狗屎,憋闷至极,嘴上却道,“玩笑,老朽就是开个玩笑,按规矩办就是!”

    双方谈妥,交易很快达成,许易收货了莽牯珠,共七万金的金票,手中的现金,终于不再捉襟见肘。

    至此,许易该卖的都卖了,该买的都买了,心念闪入须弥环,见了今次所得,险些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一言蔽之,他此行圆满甚至超额的达成了既定目标!(~^~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