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二百七十七章 劫云

第二百七十七章 劫云

    驼背老者得意道,“若是错了,不用夫人动手,老朽自将这双招子抠了去。¥f。¥f老朽观人过万,早就入了化境,这肤色可以不说,但这人之根骨,乃是一整体,如何走向,都有势理可循,此人下颚摆明作过,余者点缀更是不少,不用老朽一一指出。”

    “此人存的什么心思!”

    风家家主拍案而起,勃然大怒,他的确存了收用许易的心思,有此人在风家,加上他自己,未必不能顶上一个凝液强者,没想到此人入门,就存了机心。

    驼背老者道,“存的何种机心,目前尚难断定,不过当今之世,隐姓埋名,改头换面之辈,多如过江之鲫,此人隐蔽真容,也非是不可理喻。可问夫人,是夫人主动寻的此人,还是此人主动寻的夫人,但凡是有机心,藏是藏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风夫人道,“是我寻的他,初始此人颇有些抗拒,待我说了待遇,此人态度才软化下来,再说此人还是玲珑阁的名誉长老,我等不熟悉此人,莫非方苞还不熟悉?有方苞作保,不虞此人兴风作浪。”

    风家家主沉思片刻,“照夫人的意思,此人可用?”

    “可用,却不得大用,久用!”

    驼背老者一脸的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风家家主素服此人智计,“愿闻其详!”

    驼背老者道,“一则,此人既然改头换面,难保不背负重大秘辛,此一点未知,却不得不防;二则此人修为非同小可,几与主上并驾齐驱,如此人物若在风家久待,影响力自然非同小可,说句大不敬的,倘使主上遭遇不测,风家何人能压得住此人?那时,此人身侧只怕已聚拢不小势力。反客为主,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“三者,也是最重要一点,老朽观此人气度。竟呈无法无天之象,似乎就算大越天子到此,也绝难让此人低头,有此气象者,无不是枭雄之辈。此类绝难收服。然,我风家近来局势非善,暂用此人镇压局面,未尝不可,但绝不能大用,久用。”

    “此言大善!”

    风家家主轻击掌道,“此人果真留不得!先容此人一阵,待我风家缓过劲来,便将这恶客远远礼送出境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!”

    风夫人娇声道。

    “莫非夫人舍不得,难不成嫌弃为夫年老。不堪伺候,对这年轻汉子起了意思?”

    风家家主调笑道。

    风夫人娇躯乱颤,玉手轻轻推搡,“死相,尽说荤话,妾身就是要找人,也看不上这青面獠牙的。妾身的意思是,要么不做,要么做绝,既是恶客。请进门来,又岂是轻易就能赶出去的。不如寻机做掉,嘿嘿,此人可是孤身参加过盂兰会的。身家之丰,怕是抵得上咱家一年的收成!”

    风家家主双目陡然一亮,揽过风夫人香了一口,“夫人此言大善,真女中神机子,敌明我暗。有心算无心,这位薛长老既然入了风家,不如就葬在风家吧。”

    话至此处,风家家主耳根猛地一动,疾步朝大门奔去。

    此刻,大厅之中的所有人都朝门外涌去,厅外的院落,数百下人堆积,所有的人都抬头凝望西天。

    西边天际,一个极矮的云朵,几乎挂在了树梢,许易敢对天发誓,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云朵。

    青耿耿的一团云,被电光包围,游龙一般的电弧,绕着云朵游走,远远看去,能清晰地感觉到其中的威压。

    许易不敢想象,若是近观,此青色云朵,又该有着怎样的威力。

    “小劫云!莫非有感魂期老怪,在那处渡劫登仙?”

    “狗屁!此劫云极青极小,感魂期老怪渡阴劫,乃是白色劫云,也定较此云朵为大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,广安哪里来的感魂期老怪,依我看,必定是有异宝出世!”

    “对,定然是异宝,啊哈,天降机缘,不取奈何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嘈嘈切切,一时间,竟有人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但听一声暴喝,“无有本座号令,我看谁人敢动!”

    不知何时,风家家主出现在了大厅中央。

    一声喝出,已飞奔而出的数人,慌忙而回,足见其号令之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只青鸟凌空飞来,落于风家家主掌中,吐出一段人言,“栖霞山上空,小劫云久生不散,必有神丹现世,望主上早作定夺。”

    许易脑袋上好似挨了一记雷劈,怔怔当场。

    栖霞山,他如何不知,这是丹鼎门建宗立派的所在地。

    此刻,栖霞山上空,生出了小劫云,说什么神丹现世。

    霎时,许易就联想到了齐名,联想到了万化鼎,联想到了神元丹。

    他真想扯着嗓子和老天爷大骂一场,原本想着,清清静静等待齐名好消息就是,哪知道眨眼就弄成了惊天动地。

    如此神丹现世,谁能忍住不动心思,许易立时意识到危机来了。

    果然,风家家主激动了,朗声道,“清扬,三弟,你们带着精锐子弟和诸位长老,先行朝栖霞山进发,本座先去会会其他三家,劫云如此醒目,咱们瞧见了,还怕他们瞧不见?”

    风家大公子和一位华服长者,齐齐躬身领命。

    风家家主方要转身离开,又似想起了什么,定注脚道,“薛兄,此次小儿辈探访栖霞山,说不定艰险重重,还请薛兄代为压阵。”

    他虽不放心这位薛长老,却也不虞众目睽睽,这位薛长老能做出些什么。

    此刻,他不能亲身前往,正好借此人之手,震一震风家的声威。

    “风兄放心,薛某省得!”

    许易微微一笑,抱拳道,心中实已鼎沸。

    风家家主方去,风家大公子便唤出巨型龙舟,三十余位气海境强者,迎着劫云所在,腾空而起,不过半个时辰,便瞧见了栖霞山,劫云散发的浓浓威压,让人周身不适,风家大公子赶忙降下龙舟。

    龙舟还未停稳,众人便争先恐后地跃下舟去。

    此刻,整个栖霞山,已人声鼎沸,不仅有身在附近的武者,先赶了过来,更有周遭的乡民也朝此处涌来,看这天大的热闹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