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二百八十六章 赴死

第二百八十六章 赴死

    这一惊非同小可,许易勉强定住心神,挥掌毁了留字,左右四顾,终于从落地处查出些蛛丝马迹,沿着人迹,展开身法,急速追进。▲∴▲∴,

    齐名力衰,不过半盏茶的功夫,许易便感知到了齐名的身影,才行几步,忽的,感知之内,多了数十人。

    许易大惊,意识到了什么,狂飙而进,哪知道,方赶过去,便见到了此生难忘的一幕。

    须发皆白的齐名,干瘦的身子挺得笔直,整个人似拉满的劲弓,似乎在用最后的生命力,向前奔跑着。

    十丈开外,是一个墓园,园中墓碑林立,林风呼啸,翠柏摇摆,雪白的墓碑,配上黑软的土地,本是一片安详的陵园。

    此刻,却遭受着人间浩劫。

    数十人,各自散开,拼命的挖掘着坟墓,满眼满目俱是狂热,这些人浑身尽皆腰囊鼓鼓,浑身上下也挂满了玩意儿,许是抢疯了,好几人背上还捆着沉重的丹炉。

    一对对湿黄的泥土,被翻了起来,珍爱的神兵,早成了挖掘利器,丝毫不顾及墓中亡魂,不少腐烂的尸体,被刨了出来,断裂的骷髅随处可见。

    **和怨愤,腐尸和骷髅,绿树和阳光,交织出一个真切的人间炼狱。

    许易几乎未喝出声,齐名已咆哮着冲进了墓园,许易方要追去,蓦地,明白了齐名打的什么主意,忽的顿住脚步。

    齐名心已死,他又如何救得活,与其哀哀而亡,不如轰轰烈烈。

    许易双目含泪,几乎是目送着老友,发起决死一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指剑击中了齐名的头颅,冲锋的老人,蹴然跌倒,混沌白稠的脑浆泼了一地。

    又是几道气浪涌来,齐名腾到半空,被切割成数段,攥得死死的左掌。也失去了力道,赤红的天雷珠,从空中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天雷珠!”

    不知谁喊了一声,“天雷珠!”

    霎时,所有人都惊动了。赤色的珠子一瞬间成了世间最大的磁石,将所有人吸了过来。

    离得最近的那人,已经伸手捉住了天雷珠,一道红芒划空而来,径直将他手掌钉穿,云爆之精的尖端,带着千钧之力,撞在天雷珠上。

    轰得一声巨响,一道巨大的气波凭空而生,气波过处。粉碎一击,方圆十丈内,好似被造物之主强行抹平,隔着十余丈的许易,纵使急速抽身,也被这丰沛的巨浪,打得翻了个跟头。

    天雷珠和云爆箭交相爆炸的威力,简直超出了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烟雾散尽,整个灵园中心,几乎被推平。到处都是残尸断肢,身在爆炸中心处的齐名,更是被炸成了碎末。

    许易点燃三根松枝,在地上插了。瞪着猩红的眼眸,暗暗祷告,“老哥且安心去,你的大仇,兄弟铭记于心,此生不报。誓不为人,命运无常,轮回有期,来生有缘,再作兄弟。”

    自慕伯去后,许易已很久没体味到悲痛的滋味了。

    他和齐名相交不深,却是肝胆相照,从齐名第一此见他,还未谈妥生意,便主动赠送须弥环,许易便对这位齐长老生出了好感。

    待入古墓,几番出生入死,两人已成患难之交。

    丹鼎门,因神元丹而灭,说来和他许易无关,可最终这颗极品神元丹,齐名还是赠给了他,等若他不杀伯仁,伯仁因他而死。

    于情于理,于心于义,许易都不会忘了齐名,更不会忘了齐名想报而难报的血海深仇。

    他从没像现在这般,意识到这个世界其实没有道理,唯一的道理,便是自己的实力。

    三株松香还未燃尽,剧烈爆炸的后续效应,终于显现,许易的感知世界内,无数人朝此间汇聚而来,忽的,眉头皱了下来,西北天际,有浓烈的威压快速逼来。

    许易不敢耽搁,急急朝林中奔行,与此同时,机关鸟和飞行盘,同时被他召唤出来。

    他方奔入林中,云中子驾着巨型秃鹫,风驰电掣般赶了过来,掌中玉简轻挥,碧绿的真气喷涌而出,所过之处,山石树木无不化为齑粉。

    许易几乎是擦着碧绿真气的尾巴,跨上了机关鸟,在林中穿行起来。

    云中子穷追不舍,较之雷家家主,凝液境的他多了一层感知力,不必要死盯着许易尾追,而是选择在空中跟踪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像机关鸟一类的傀儡,飞行距离有限,只要耗下去,胜利地迟早是他。

    很快,许易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在林中并非处处皆有空隙,有的地方尤其稠密,根本不容机关鸟通行。

    如此,便断绝了他在林中穿梭,一路回归广安的可能。

    稍稍思忖,许易暗暗咬牙,“明明是给姓水的老家伙准备的大餐,既然你急着吃,老子成全你。”调转方向,朝西侧山腰飞去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许易在一处轩疏的樟木林中,定住了,朗声道,“姓云的,可敢下来!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敢!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云中子驾着巨型秃鹫,从高处缓缓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自忖拥有感知力,能清楚察觉到许易的动向,是以,并不担心许易耍弄什么诡计。

    “我家主上如何了?”许易若非万不得已,他有必要保留风家长老的身份,故此,还得对风家家主的死活,表示一番关心,其实,姓云的能赶到此处,他已知晓风家家主多半是挂了。

    “区区小辈,又不是风行烈,焉敢与我放对,倒是你小子好手段,连你家主上也坑,当真算个人物!”

    原来,彼时,许易方和雷家家主一逃一追遁开,半空中,云中子和风家家主的交锋,已剧烈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风家家主全力催动真气,刀气如龙,终于稍稍抵住云中子的狂攻,出声道,“云家叔父,切勿为我那家贼骗了,且让我打开丹盒一验。”

    此时,风家家主终于意识到气海巅峰和凝液前期,虽只一线之隔,却如天堑,也顾不得要脸,连叔父都喊出了。

    云中子故作惊诧,“什么,莫非那人不是你家腹心,还敢诳你!”手上的攻势立止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