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三百零五章 串联

第三百零五章 串联

    当下许易唤出水家老祖的须弥环,念头一闪,一堆物件,现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方苞的眼球都要炸开了,面上冷汗哗哗直流。

    许易呼唤数声,也不见他反应,只好在他肩上重重一掌,他才攸然醒转。

    方苞死死盯在那墨色手环上,喃喃道,“不料水家老祖一代英杰,就这样灰飞烟灭了,如此重宝,竟落入老弟掌中。”

    他知晓许易不会诳言,可亲眼见到水家老祖的手环,和听说,却是两样感觉。

    这枚墨色手环,在广安,就是水家老祖的象征,此物既失,水家老祖必定亡故。

    “机缘巧合,机缘巧合。”

    许易说罢,念头一动,一堆器材、不入他眼的兵甲,“这些俗物,帮我料理了吧。”

    此手环内,除了阴尸,寻常丹药,血器,须弥环,音速飞刀,以及颇为入眼的凡兵外,其余诸物,尽数被他搬出。

    阴尸不须说,还得吊着贼道。

    寻常丹药,虽不珍贵,却是消耗品,多多益善。

    血器,须弥环等,在此间恐怕卖出价格。

    音速飞刀,于今,已不在他眼中,但到底是相伴最久的兵器,有些感情。

    且此刀奇速,有几分不凡,暂先留存。

    至于几件凡兵,是为晏姿和袁青花留的。

    其余等物,不在他眼中,与其堆在须弥环中占地方,不如清理了,换成钱钞。

    方苞这才将注意力,投注到满地的器物上,眼中又放出光彩。

    的确,满地的器物。许易看不上,那是因为这家伙早被一堆重宝,堆高了眉眼。然能被雷家家主,风家家主。水明月,风清扬之辈收藏之物,又岂是寻常货色。

    放诸炼金堂,也绝对是高端货色了。

    方苞大喜过望,急急换来人,就地清点,清点完毕,当面吩咐按最高价购入。不多时,许易的须弥环中,又多了三十三万余金。

    就这般,他手中的钱钞,已累积到一百零八万余金。

    思绪飘飞,许易脑海中不自禁蹦出一句俗语来:杀人放火金腰带,修桥补路无尸骸。

    他倒非感悟天理不公,纯粹是感慨这世上,还是杀人放火,最是来钱。

    无怪这世间争斗不休。杀戮不止。

    交割了财货,从头到脚,罩了阴沉服。又用斗笠遮面,许易辞出玲珑阁。

    其时,朝阳腾空,洒金万点,行在熙熙攘攘的街市,虽有些不适,却也能忍耐。

    穿过美食坊,填饱了肚子,径直朝巡捕司行来。

    一身黑衣。罩得不露丝毫皮肉,亮出令牌。门禁也不放行,最后还是高君莫亲自出来。才将他领进门来。

    入得白虎节堂,还未落座,便听高君莫道,“你小子鬼鬼祟祟,罩这般严实作甚?堂堂巡捕司主事,这般形状,如何能行。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往栖霞山去了一遭,撞上四大世家,好一场厮杀,伤了阴魂,畏光畏冷,一大早在炼金堂买的阴沉服,这才好受一些!”

    他心有计较,故尔,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高君莫唬了一愣,“你小子真是胆大包天,明知四大世家恨你不死,还敢往前凑乎,嘿嘿,不知该说你胆大,还是少算计!”

    话至此处,又忍不住八卦,急问许易当时情景,以及栖霞山,到底现出何等异宝,怎生腾出两道劫云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高司,我在栖霞山可没见着你,这是怎么回事,莫非高司易容而往?”

    古墓之战,金丹之战,他都不见高君莫,乃至巡捕司的人搀和,这让许易甚至奇怪,故此婉转相问。

    高君莫笑道,“高某向喜安逸,贪生怕死,才懒得为了区区身外之物,弄丢了性命,看看你小子,出去一次,小命丢了半条,值么?”

    “值,怎么不值,至少许某看了场好戏!”

    许易念头稍转,便弄明白了,高君莫哪里是不想搀和,而是心知四大世家插手,搀和也没用,冒险和收益不成比例。

    他许某人搀和,不也是万不得已,否则,他也不会蠢到去和水家老祖这等老怪抢食。

    “什么好戏,你小子速速道来,否则,下次再请假,高某却是不准了。”

    高君莫急道,他确实极为好奇,据线报,四大世家,昨日人头来往极密,似乎分派在各处的管事,都同时回归了本家。

    如此诡异一幕,实在罕见,此事定然与栖霞山的劫云有关。

    其实,不用高君莫相逼,许易也会将栖霞山变故,尽数告知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在他的算计里,高君莫是重要一环。

    与方苞一般,待他道出水家老祖等四家领袖尽数灭亡的消息后,高君莫也呆住了,许久才道,“难怪这四家外派子弟,拼命回收,原来是为收紧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反应倒是挺快!”

    许易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高司,许某跨入巡捕司,多承你看顾,今许某有一桩富贵相送。”

    高君莫念头急转,眼眸猛地一亮,继而沉下脸来,“不成不成,吾等身处公门,岂能做那杀人越货的勾当。”

    高君莫城府极深,已猜到许易打的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“高司不取,自有人取,实不相瞒,某已联络了几家,高司不允,某大可前往府令处一行,看看府令是否有高司这般洁身自好。”

    他何等眼力,早看出高君莫意动,不过是故作扭捏,找心理平衡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四大世家世代积累,何等丰沛的财富,谁人能不动心。

    当今之世,强者为尊,又有几人心怀正义,且四大世家本身就是盘踞在广安城池的吸血鬼,取此不义之财,能有什么心理负担。

    高君莫若真不笑纳,许易也有的是办法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他方说寻府令,高君莫便急了,“难道老子手下尽是李中书,罢了罢了,时无良善,高某同流合污一遭便是。”说罢,仰天长叹,面露痛苦,一副悲天悯人的作态,瞧得许易险些作呕。

    许易信得过高君莫,当下便将计划告知,高君莫略略盘算,拍案叫绝,就此应下。

    许易此来巡捕司专为此事,无心在此处坐班,抛出一瓶丹药,便即告退。

    望着一步步缓缓行进院中的许易,高君莫渐渐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ps:关于更新,一月开始会加速~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