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三百一十章 章醒悟

第三百一十章 章醒悟

    许易超额兑现承诺,副十户就此到手。

    当然,官面上的缘由,自是许易在任职巡捕司主事期间,身先士卒……

    这些自是广安府尊麾下师爷班子的拿手好戏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老哥这礼物不轻吧,嘿嘿,就是新科举子,大比之后,除了状元郎,能得授十户,榜眼和探花郎也不过是副十户,其余二甲,三甲,连个品级也无,一年后根据任职考核,考核通过,才会授予品级。小子,你才当捕快几天,就混到副十户了,知足吧!”

    高君莫啧啧道,心中也觉这人情实在送的够够的,又生怕许易这官场新丁,不识这礼有多重,又滔滔不绝地介绍起入了品级的好处来。

    许易也没想到区区副十户,还真有点迈入统治阶级的意思,不仅薪俸直接能凭玉戒,到各大钱庄直接领取,入驻大越各大城池,不受盘查,无须缴纳人头税,还能免费试用大越境内,所有驿站。

    除此外,生活上的优待也极多,甚至列明了入驻大越星级酒店,能凭品级,优先享受选座,供菜等诸诸多待遇。

    “当官就是好啊!”

    许易由衷地发出一声赞叹,“谢过高司,看来这京城,我是不去不行了!”

    他本未曾打算离开广安,转念一想,京城的发展空间,无疑要大上许多,不说别的,单是修炼资源,就要丰富许多。

    别的他不着急,能治疗阴魂之伤的太阴液,他却着实惦记。

    他可不喜欢现在这般整日笼在套子里的生活,一到正午,即便身着阴沉服,依旧浑身不适。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。留一滴血给我,帮你录入信息,两日后过来取玉戒。”

    高君莫说罢。许易应承下来,两人便在白虎节堂分开。

    许易径自归家。静等两日后,收取玉戒,便往天山派一行,接回秋娃。

    躲回房间,许易取出血衣,默默记诵,待记熟后,掌力暗吐。血衣化作碎片。

    “夫武道攀登,大道万千,唯炼者,体与灵尔,凡夫多愚,畏生惧死,殊不知,武道精髓,千锤百炼,唯此四字。由精诚而至魂魄……”

    许易默默念诵着金身九转的法诀,越是咀嚼,越觉有道理。

    他忽然认识到。此前,自己走入了误区。

    于修炼,并不多下苦功,反倒极力求助于外物,忘却了锻炼的精髓,还在己身。

    极品法衣,极品丹药,云爆箭,此类种种。用作保命克敌,未尝不可。可有此类护身,谁还会刻意凝练自身呢。

    许易忽然想到水家老祖的绝世风姿。此人何曾用过法衣,何曾用过血器,此等风范,现在回想起来,犹自气为之夺。

    此刻,参悟不败金身,虽只第一转的心法,许易却如醍醐灌顶,豁然醒悟。

    默默记熟心法后,许易并不开始修炼,一者此功法,绝非能够塑成,二者,修炼此法诀,还需一些材料。

    这些材料,广安恐怕难寻,许易心想,还是奔赴京城,安定下来,再行修炼。

    念头到此,他也就不拿出姜南浔的金色玉简了,免得乱了心神。

    在房间打坐片刻,腹中生饥,奔到厨间,正要捅开灶火,忽的,门外传来动静。

    不多时,袁青花和晏姿行进门来。

    “不错不错,老袁像是下了苦功的,这肚子都瘦了一圈。”

    许易笑道,伸手拿起柴火,朝灶台添去。

    闻声,袁青花和晏姿齐齐奔到厨间。

    “公子,您怎能干这个,哎呀,早知道我就不去练功了。”

    晏姿懊恼一声,急忙将许易赶出了灶台。

    一声绿衣的晏姿,一段时日的辛苦修炼,非但没有消瘦,丰腴的身躯越发动感了,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的气息。

    袁青花道,“东主,您这是什么装扮,在自己家,用得着罩得这般严实?”

    这两人算是腹心,许易也不隐瞒,直说伤了阴魂,毁了面容,拿袍子挡一挡。

    许易说者无心,晏姿和袁青花,却瞬间低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尤其是晏姿,泪珠扑簌直下,直直望着斗笠前的黑幕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武者争锋,只要不丢了性命,这又算得什么?晏姿赶紧做饭,我肚子饿了,老袁来汇报修炼情况,稍后,我还有事吩咐。”

    说罢,许易行出门外,在浓荫下石椅上落了座。

    不多时,晏姿便捧了热茶出来。

    袁青花扭扭捏捏,不敢近前。

    晏姿给许易分一杯茶,说道,“公子,此事怨婢子,是婢子方突破锻体中期,想着离家太久,怕公子无人照料,便央了袁大哥出了光武阁。公子要责罚,就责罚婢子吧。”

    实情恰巧相反。在许易不计成本的金钱供给下,天资本就极高的晏姿一番辛苦后,成功突破锻体中期。

    反倒是袁青花久不锻炼,武技生疏,累个半死,除了减了不少赘肉,境界始终原地踏步。

    最后,实在坚持不住,只好央了晏姿,一道出了光武阁。

    此刻,晏姿却主动将责任担了过来,袁青花感激不已。

    观二人神色,许易心知肚明,心中叹息,有些人还真就天生不是练武的材料,也不好过分强逼,但令既出,信必彰,当下说道,“我是有言在先,老袁不遵我令,罚没当月薪俸,入光武阁的所有花销,算你老袁的,从将来薪俸扣除,老袁,你服不服!”

    许易知道这家伙是个舍命不舍财的性子,与其刑罚,不如钱罚。

    果然,袁青花的一张老脸,立时苦成了菊花,却自知理亏,不敢辩解,只好委委屈屈地应“是”。

    晏姿手脚麻利,很快就着厨间米肉,整治出了一桌丰盛饭菜。

    待到就餐,许易从要将筷子送进帷幕中,晏姿知晓他爱狼吞虎咽,柔声道,“公子,我和袁大哥都不是外人,你将斗笠取下来吃饭便是。”

    袁青花也劝,许易从善如流,将斗笠取下。

    一半白嫩如婴孩,一半恐怖如妖魔,拼凑出的一张脸邪异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吧嗒一下,袁青花的筷子跌落在了石板上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