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二百八十五章 绝笔

第二百八十五章 绝笔

    岂料石块竟成源源不绝之势,雷家家主岂会上当,真气珍贵,焉能和粗石对拼,身形一晃,拔地而起,大喝一声,“夜雨潇湘!”连续三道枪气扫出。●⌒,

    诡异的一幕发生了,第二,第三道枪气,赶上第一道枪气,凌空炸碎,霎时,枪气弥漫,散落如雨,成阵列雨点,朝许易罩来。

    如此一击,来势迅疾,笼罩范围又大,许易心知不妙,身形急闪,方避开雨幕的中心位置,到底被雨点砸中,他勉强罩住头颅,以及被百十点枪雨砸得法衣急鸣,喷出一口血来。

    雨滴方落,许易来不及喘息,归元步发动,蹿开十丈,又避到一株巨木之后。

    他方避开,雷家家主的枪气又道,将他先前的站立之处,硬生生劈出一个恐怖的陷坑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本座今次算是开了眼界,区区锻体之境,竟也敢来火中取粟,你简直挑战了本座的想象啊!”

    纠缠到了此刻,许易气血完全鼓胀,境界根本无法隐瞒,让雷家家主一眼识破。

    此刻,雷家家主浑身发抖,打破他头颅,他也想不到对面能跟他纠缠到如此地步的青脸病汉,竟只是区区锻体境。

    “上次和锻体境交手,似乎是三十年前的事了吧!”雷家家主暗暗想到。

    “罢了,能跟本座纠缠到现在,无论如何,算是天赋异禀,本座惜才,饶你不死,将须弥环交出,速速离去!”

    雷家家主豪气干云,浑身紧绷的骨头,都放松下来,区区锻体境,就是不凡到了天上,也还是锻体境。

    “既是如此,那晚辈谢过。”

    说着。许易果真脱下须弥环扔了过来,与此同时,手中忽的多了一把银弓,弯弓搭箭。行云流水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雷家家主的枪气扫了过来,云爆箭方要及身,竟被枪气扫得一歪,凌空炸响。

    雷家家主唬了一跳。哈哈道,“小子,果然有些门道,岂不知老夫早防着你呐!”

    雷家家主何等心智,能从水家老祖手中逃脱,焉能没有后手?

    他放心的是许易的境界,翻不出大浪,却始终防备着许易的未知手段。

    待这只云爆箭射出,他彻底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至于方才的废话,不过是他趁机调息。一招“夜雨潇湘”等若是他的禁招,对真气的消耗极大。

    眼见还未给对方造成致命打击,他已做好了苦战的准备,故此不停废话,一来麻痹对手,二来借此调息。

    却说,雷家家主话音未落,许易第二箭又射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辈,徒劳而……”

    “已”字未落,雷家家主的瞳孔迅速放大。脸上的惊恐还未完全展现,一只云爆箭,正中他头颅,轰得一声响是。雷家家主头颅猛地爆开,白的黄的,散落半空。

    说来话长,实则刹那,两箭发出,许易掷出的须弥环还未落地。身形一闪,凌空追上,伸手便从环中蹿了过去。

    唤出哭丧棒,冲着头顶氤氲的阴魂猛地一戳,一切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战局从始自终,都在许易设想的范围呢。

    他自暴境界,留给雷家家主调息之机,乃至扔出须弥环,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麻痹。

    不管这些麻痹起没起作用,至少起到了充当烟幕弹的效果。

    而这烟幕弹,正为了最关键的第一箭地推出。

    许易很清楚,若是姓雷的展开身法,他要射中,不能说不可能,但绝对要浪费相当数量的云爆箭。

    而眼前的情况,明显身处狼窝虎穴,和一群气海境强者争斗,云爆箭几乎成了唯一的防身手段。

    故此,许易宁肯动用智慧,一个一个的烟雾弹抛出,随后推出了最大的烟雾弹第一箭。

    第一箭,乃是他用三牛之力射出,极端的距离内,箭矢虽然速度奇怪,但他相信雷家家主使出全力,能够防御住。

    果然心存戒备的雷家家主,使出全力,扫出枪气,轻松将云爆箭扫偏。

    云爆箭爆炸之威,印证了雷家家主心中的猜测,至此,他的十成戒备,已放下了三四成,认定了这便是许易的最后手段。

    紧接着,许易射出了第二箭,藏锋式催动,连划三圆,九牛之力射出的一箭,飙若光速。

    雷家家主枪气才扫出,便被强大的音爆震住了,惊恐至极得他还待扫出第二道枪气,却哪里还来得及。

    念头未落,神箭已到,以云爆箭之威轰炸雷家家主毫无防御的头颅,和铁锤夯击豆腐,无有分别。

    堂堂气海巅峰修士,被他一锻体巅峰灭杀,许易却无丝毫的成就感,反倒心疼起两只云爆箭来。

    的确,在他看来,有了云爆箭,他和气海境修士没什么区别,甚至如今的低劣境界,给了他极佳的伪装,不是劣势,反是优势。

    再配合他缜密的思维,要阴掉气海境修士,自觉完全无压力。

    当然,许易还是不喜欢这种战斗方式,这种在生死边缘游走,绞尽脑汁的战斗方式。

    灭杀掉雷家家主,许易倒没忘了一通搜刮,金枪金甲,尽数被他扒了下来,须弥环更是不可能放过,来不及点验,一并收进须弥环中。

    头颅炸碎了,他也懒得提着血呼啦的半截尸身去见齐名,抬脚踢出个深坑,将尸身丢了进去,草草掩埋,快速回身,岂料,槐木之巅,哪里还有齐名的人影儿。

    一只须弥环挂在树杈中间,滴一滴血,念头侵入,里间除了齐名之物,那件极品法衣也在,唯一不在的是那颗天雷珠。

    跳下树来,却见树身,写着几行血字:“余幼年蒙恩师收录,托庇师门凡五十余年,未报师门大恩之万一,反致师门毁于一旦,同门手足尽遭屠戮,积尸如山,血流漂橹,齐名之罪,罪大恶极,早该受万箭穿心,而魂飞魄散,竟蒙恩弟不弃,拼死搭救,脱出险境。然齐名既活,天理难容。”

    “齐名已存必死之志,恩弟勿念勿理,想恩弟才智高绝,定能灭绝凶獠,见此文字,倘使见知,望恩弟速速离去,勿以齐名为念,他日恩弟若成就武道绝顶,倘念兄弟之义,请为齐名诛绝四家,若有来世,齐名结草衔环以报。"

    齐名必死,绝不能留遗物与贼子,须弥环内,无有贵重之物,仅几部丹术心得,乃齐名毕生所录,恩弟若有意于丹道,习之,当有稍补。若弟无意于此,可择聪慧,良善有志于丹术之徒赠与,也算齐名浑噩五十余载,稍有恩泽于世人。齐名绝笔,勿念勿念!"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