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二百八十八章 松散联盟

第二百八十八章 松散联盟

    灯不点不明,话不挑不亮,许易方引出个头子,云中子便明白了,并深以为然。¥f,

    的确,他若现在和许易争斗,实在是再愚蠢不过,就算他不费吹灰之力灭杀了许易,水老儿赶来,他也没胜过的把握。

    传闻水老儿的金身九转,已练至第五转,气兵也难伤。

    而退开一步,若和这青面病汉结成联盟,先除水老儿,再争雄风,则成了最佳选择。

    当然,他云某人不会天真以为青面病汉,纯是好心,何尝不想着乱中取胜,这恐怕是这小子的唯一出路。

    自问看透了许易的后手,云中子轻松起来,“罢了,老夫便信你一次,不过,老夫怎么知道,争斗一起,你会不会下死力,会不会调头便逃。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老云,若你存此念想,那就多虑了,届时,我便是想逃,也得有机会,金丹在我身上,你以为姓水的,会放我离开,我若遁逃,岂非成了靶子!”

    云中子暗暗心惊,他自问智计不凡,却也没到眼前这病夫的程度,如果说自己是走一步看三步的话,这病夫近乎走一步算十步,什么都想透了。

    他隐隐觉得不好,若什么都按这病夫说得来,说不定最后阴沟里翻船的是自己。

    不过事已至此,除非退却,若要夺回金丹,也只有此路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此人再是狡诈,自己提高防备就是,若真事不可为,脱身而出就是,不信水老儿得偿所愿后,还会寻自己拼命。

    云中子冷道,“现在,云某全听你的,希望你拎得清轻重,水一非同小可。向为我广安巨擘,被誉为广安三百年来,最有希望跨入感魂期的妖孽,若非已成你死我活之局。老夫绝不会陪你冒险。”

    “既知此战艰难,竟还有闲情废话。”

    说着,许易唤出音速飞刀,又开始了切割巨木的工作,不管此策有多少用处。关键时刻,分散敌人注意力的作用,终归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你想将此处选为战场?”

    “莫非你还有更好的选择?”

    “哪里?择地不如撞地,就选此处,去他娘的,老子今天就要撩拨撩拨水某人的虎须!”

    当下,云中子朝左侧遁去,消失在了许易眼前。

    他自忖身具感知力,且他不过蹿出十余丈,并不担心许易遁逃。

    许易切割片刻。来到一棵数人荷包粗细的高大云杉树前,轻身窜高数丈,用手抠出一块巴掌大的树皮,竟从里掏出颗天雷珠来。

    原来,此颗天雷珠,正是他随大部队突入丹鼎门山门之际,见众人遭遇丹鼎门伏击,心生感念,认为有必要作完全考虑,自行遁开。选择这颗最醒目的云杉树,埋藏了一颗天雷珠,留作后手。(此细节可回阅)

    方才,遭遇云中子苦苦紧逼。许易不下山,反上山,正是将其引入此间,若能谈成,则罢手言和,若谈不成。此颗提前备下的天雷珠,没准就能成为翻盘的法宝。

    没奈何,境界上的差距,让他不得不绞尽脑汁,为自己营造优势乃至胜势。

    当然,若是用不到此颗天雷珠,待此间事平,再悄然而回,取走便是。

    此刻,他将天雷珠取回,乃是意识到问题不对。

    他见识过云中子发招,和气海境完全不同,这些巨木,在凝液境大能手中,就如玩具一般可笑。

    选此间作战场,只怕水家老祖才放大招,此间巨木就得尽数倒伏。

    四周打量半晌,许易计上心来,一番捯饬后,不多时,云中子遁了回来。

    但见他步摄虚空,双足自有真气溢出,凌霄而上,宛若仙人,待其升到最高处,忽的,放声喊道,“水兄且来,弟恭候多时。”

    刹那,群山回响,万壑动摇,方圆数十里内,道道回声,不停回响。

    “某来!”

    一声入耳,“来”字重叠不绝,直贯耳膜,许易知道水家老祖来了,忽的,心跳都加快了,手中忍不住虚汗直冒。

    他紧张了,是的,没办法不紧张,探墓之行,水家老祖展现的实力,让他至今难忘。

    若说此间有人能正面抗衡,许易不会如此担心,纵横捭阖一番,未必不能脱身。

    然此间,就他和云中子二人,就算再高估云中子,恐怕也绝难正面硬撼水家老祖。

    偏生不对撼不行,与其说是他许易拖着云中子对撼水家老祖,不如说是水家老祖胁迫他,和水家老祖殊死一战。

    念头到此,许易忽然想笑,若是云中子知道自己只是锻体巅峰之境后,会不会为这个决定哭瞎了眼睛。

    勉强调整好心态,一个鹰鼻中年御空而来,脚下真气如波分浪,源源不绝,四溢开来。

    居高临下,瞬间,水家老祖轻笑道,“不知云兄叫水某何事。”

    轻轻一句话,气势雄张到了极点,压得许易二人竟连呼吸也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眼见云中子面沉如水,连话都不敢应,许易暗叫“坏了”,然后悔已来不及,心下一横,铁精瞬间催出,张弓引箭,三圆之力的云爆箭,流星赶月,刹那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水家老祖轻轻挥手,一道粗壮的气墙瞬间而生,轰得一声巨响,气墙崩摧,巨大的冲击波,超出了水家老祖的预计,他竟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许易大喜,他贸然出手,为的就是扳回气势,眼下战阵,正如两军对垒,气势未战先衰,不战自败。

    云中子亦是大喜过望,万没想到对方出手竟是如此不凡,便是他自己,此刻攻出一击,也绝难让水家老祖后退。

    “云爆之精?竟是如此纯粹?倒是小看了。”

    水家老祖轻轻掸了掸衣袖,似乎方才的剧烈爆炸,不过是一阵风催来些轻尘。

    许易唤出铁精刹那,便化作银弓,此刻铁精始终以银弓模样出场,是以,便是以云家老祖眼力之锐,也丝毫未瞧出异样。

    “水兄,云某万分不愿以你一战,只要你肯当面说出,绝不为难我云家,云某宁愿退去,将金丹让与你!”

    云中子忽地说出一句,差点让许易心脏骤停的话来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