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三百零九章 副十户

第三百零九章 副十户

    按说,堂堂水家数百年积累,远不止这点家底,奈何其他产业,多是店铺,庄园之类的不动产,难以入手。

    这三百六十余万,分作四份,方苞出力不小,此番进攻,他招募的数十气海强者打斗阵,对强敌,自然分大头,得了一百三十万金。

    按照约定,不管截获多少,广安府尊和高君莫至少要拿走八十万金,而当日截获颇丰,高君莫看在眼里,若是只给八十万,必定让他心生龃龉。

    许易虽抠门,却通晓世情,一咬牙,凑了个整,得了一百万。

    他自认劳苦功高,多方串联,分了一百万,剩下三十万金,被他分给了赵八两。

    彼辈出人最多,伤亡最大,虽作用有限,却到底能虚张声势,三十万金也算应得的。

    赵八两这辈子连万金都不曾截得,哪里见过三十万金,无论如何不敢全收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许易做主,代他在玲珑阁换了一堆兵甲,丹药,最后留下十万金,一柄交付于他。

    饶是赵八两深知大恩难报,不愿动颜色,这回也感激得眼圈发红。

    却说,高君莫接过金票,好一阵愣神,数来数去,数不出个眉眼,最后,竟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这位虽是出生世家,可不似许易出生入死换得丰厚身家,这位基本靠死工资过日子,何曾见过这般多的钱钞,难免露出狂态。

    许易也不提醒,安坐喝茶,许久高君莫才回过神来,喃喃道,“看来这世上还是杀人放火,来钱最快!奶奶的,说到底还是拳头大的通吃,咱们辛辛苦苦刮来的,未必及得上三大高门一根毫毛。”

    的确,三大高门不止是搜刮三家浮财。四大世家腾出的空当,必定被这三大高门挤占,至于四大世家的不动产,恐怕也难逃三大高门的毒手。

    如此算来。许易等人截获的巨资,的确成了毛毛细雨。

    许易笑道,“您还抢上瘾了,别忘了您可是巡捕司司长,主职是维护地方秩序。跟那三家强盗比啥。”

    高君莫瞪眼道,“你小子少说风凉话,老子还不是被你拉下水。话说回来,那三家动手了也好,便是天塌了,自有他们高个顶着。”

    “高司,你这话何意,莫非四大世家背后还立着谁?”许易奇道。

    高君莫笑道,“你以为呢,这世上可有孤立存在的实力?若是四大世家是孤立的。凭什么横亘广安多年。广安府拿不下,四大世家还能抗得过幽州牧不成?还不是因为每家背后都有保护伞,层层上供,层层笼罩,才有了这盘根错节的实力,如若不然,这大越国,早被大越王廷统治成铁桶江山了,哪里会一个小小广安城,府令还要和几家共治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那再好不过。那笔钱就当咱们给三大高门交保护费了,他帮咱们顶雷!”

    说罢,许易站起身来,“得。钱我送到了,我还有事,就不陪了,对了,高司,恐怕我还得请几天假!”

    高君莫指着许易道。“你小子就别来气人了,什么请假,你小子坐过的班,屈着指头都能数过来,好在老子有先见之明,否则,没准被你小子气出个好歹来。”

    许易想起高君莫几天前说的,要和府尊共同送自己一个礼物,猜到定与此事有关,笑着道,“您可别得了便宜卖乖,我来巡捕司几天,现在街市上,可是前所未有的安宁,给咱巡捕司创收,也不是一点半点,您满巡捕司打听去,说起许主事,谁不竖大拇哥。”

    “成成成,就你功劳最大,反正你这大爷,我是用不起了。”

    高君莫笑吟吟道,“恰好你小子新立了功劳,府令也承你情。将近京畿大比之年,京都极缺仪卫,特此选派你去。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这不会就是你所说的礼物吧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前段时间,你才跟我说,冯剑王高徒发了脾气,将老宋,老齐抓了壮丁,去了京都作门禁,怎么,现在轮到我这儿,就成了好处!但愿高司不是逗我玩。”

    高君莫道,”就知道你奸猾!放心,我既然说礼物,自然就是礼物!在你走前,府尊会讲你提为副十户,即便转到京都,关系依旧挂在京都警卫部,只不过工作算在仪卫,不然此调令不好落实,毕竟眼下,就只仪卫大规模缺人。”

    高君莫如此一说,许易面上才好看不少。

    魂穿多年,又熟读经史,许易自然这副十户的意义。

    按大越官制,副十户往上,既有十户,副百户,百户,副千户,千户,副万户,万户,每一级对应相应的官职。

    副十户看着最低,却是入了品级,细论起来高君莫也不过是十户,广安府尊也不过是百户。

    目下,大越王廷权威不彰,但千年传承的等级制度,却极森严。

    入了品级,便算朝廷命官,自有命官威严,待遇。

    就拿许易的巡捕司主事来说,这是个事职,因为没入品级,不算官职,换作其他州府,他又得从寻常捕快干起。

    而入了品级,哪怕是最低的品级,也都会录入朝廷颁下的玉戒,就是调到他处,也一般按品级安排职务。

    大越王廷,官制极严,获取方法,只有三种途径,科举,世家大族恩荫,立功特赏。

    除此三种,别无他途。

    今次,许易得以授予副十户,说来也有几分机缘巧合。

    原本,高君莫见许易日益难制,便想将其礼送出巡捕司,正合计此事,恰好广安府尊有重礼要相送京城,寻高君莫要护卫。

    高君莫灵机一动,便将此事打到了府尊身上,本来,在他的计划,将许易送出去就好。

    岂料,许易又来寻高君莫送富贵。

    这下,反叫高君莫难做,他可以捏着鼻子,将许易弄出广安,却不能在许易送了偌大富贵后,再这么干。

    如此干,那就真得和许易结下仇怨,这是他所不想的。

    故此,便和府尊盘算,最后决意用掉广安府三年内唯一的副十户指标,前提是,许易能如约上缴八十万金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