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三百一十五章 宝经

第三百一十五章 宝经

    蛇夿立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,卷住的尾巴猛地松开,叫声未落,许易身形一展,棍子凌空送出,直直插进蛇夿口中,竟从口中直直灌入。

    蛇夿好似吞了一口大火入腹,痛得满地打滚,霎时,激起漫天石块,竟在地面上拍出个深坑,忽的,挣扎着朝沼泽方向飚进。

    未奔出数里,轰然倒地,没了声息。

    人有阴魂,鬼有鬼元,妖有妖元,修行到了极致,皆进化为元神。

    哭丧棒至阴之物,不仅伤阴魂,噬鬼元,同样灭妖元。

    蛇夿天赋异禀,若只是被哭丧棒加身,只不过会妖元剧痛,未必便会丧命,却叫许易将哭丧棒投进腹中,杀伤增大而持久,再是强大的妖元也抵敌不住,最终被哭丧棒灭亡。

    如此战局,正在许易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他在说出比拼力量之时,便知道蛇夿不会遵守,灭杀血蝠妖王之时,他已对开智期的妖物,有了大致了解。

    此辈历经千辛万苦,才得智慧,无时无刻不想显露。

    尤其是让妖物产生成功欺骗人类的快感,简直是不可抵挡的。

    果然,蛇夿借着比斗,将他卷起,纵身狂笑,猖狂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殊不知,此便是蛇夿亡命之时。

    许易盘算得清楚,除了云爆箭,便只哭丧棒对妖物的杀伤最大,但哭丧棒须得近身,才有奇效。

    而此妖遁速奇怪,要想接近,必用狡计。

    果然,蛇夿自以为得计,岂不知正中许易之奸计。

    一妖一人,此番相搏,说是斗力,实则斗智,单论智慧,蛇夿比之许易。如婴儿比巨人。

    蛇夿倒毙,许易心中陡然生出兴奋,如今,他也算开过眼界的。值得他兴奋的东西,已然不多。

    蛇夿能让他兴奋,自有原因。

    原来,天妖性烈,极少被擒。即便不敌,无法逃脱,也会燃烧妖元,焚烧躯体。

    是以,天妖妖尸极难获得,故许易一对血蝠妖王的钢爪,便价值巨万。

    天妖如此,更遑论天妖中的上三品了。

    每一具妖尸,都无比珍贵,价值连城。

    许易擒住蛇夿尾部。奋起神力,猛烈抖动,霎时,蛇夿整个身躯凌空,如彩绸摇晃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,一个黑子的珠子,当先滑落,滚在地上,随即,哭丧棒也跌落下来。

    取出一个须弥环。将妖尸收了,就近寻了一方水潭,将哭丧棒和黑色珠子上的腥臭粘液洗净,收起哭丧棒。仔细把玩珠子,忽地,嗅到一股芬芳,除此之外,再见不到奇异。

    就在许易百思难解之际,一抹阳光透过层叠的阔木叶。映照在珠子上,忽的流光一闪,一个文字,从眼前一晃而过。

    许易大奇,反复在阳光下映照,却又没了变化。

    当下,他又将珠子隐入黑暗,复又投进阳光下,这时又有流光溢出,一个古意盎然的“禅”字飘腾而出。

    这回,许易有了准备,集中了注意力,看了个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禅?天禅寺!”

    瞬间,许易便将这“禅”字,和了尘的出身天禅寺,联系在了一处。

    念头到此,他哪里还不知晓,这可珠子,恐怕就是了了尘所说的宝经。

    当下,许易唤出五行旗,催动小破界术,却未抓出任何光网。

    显然,这颗珠子上,未有禁制。

    他很奇怪,宝经如此紧要,怎生连个禁制也无。

    当下,他往珠子上催动真气。

    诡异的一幕发生了,珠子上竟无任何文字显现,对真气未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许易懵了,怔怔许久,才摸到些头绪。

    首先,他确信这珠子便是宝经,之所以真气不起作用,恐怕并非他破了禁制,而是另有禁制,一种小破界术也无可奈何的禁制。

    念头到此,便即止住。

    时间仓促,距离和高君莫约定的时间,就剩半日了,珠子有的是时间研究,此刻,尽快赶回广安,却是当务之急。

    当下,他收了珠子,展开身法,一路向广安方向飞奔,堪堪夜幕将临,他人出现在广安城外。

    入得城来,许易分别拜访了炼金堂的宋长老,归理房的谢管事,玲珑阁的方苞,光武阁的赵八两。

    宋长老似乎好不意外,直说早预料到广安养不住他许某人这条蛟龙,送了炼金堂三级大炼师信物一块,备注说,未必有什么用,至少入了炼金堂会有些许便利。

    谢管事则如丧考妣,听了这消息,险些跌倒,再三相劝许易留下,直说归理房的好玩意还多,直到许易掏出了象征官身的玉戒,谢管事才放弃了劝说,他显然知晓大越王廷的品级官员意味着什么,怀着万分沉痛的心情,给许易留下了他在京城炼金堂堂叔的联络方式,最后受了许易相谢的千金,怏怏去了。

    方苞倒是颇为不舍,劝告片刻,知晓无可挽回,便不再扫兴,最后将许易玲珑阁荣誉长老的等级,提到了他权限所能达到的最高程度——二级荣誉长老。

    赵八两甚是意外,在他心中,易兄弟一向是高人风范,如何行事,岂会对外人言语。

    是以,对许易能相告一声,十分感动,直说大恩未报,待此间事了,必去京城。许易给他留下了“警卫部”三字。

    一系列告别完成,已是凌晨,归得家来,晏姿、袁青花皆在庭院,袁青花独依树下闲坐品茗,晏姿在晶莹月华下,飞针走线,缝补着什么。

    许易归来,二人心安,一夜无话。

    次日,天天蒙蒙亮,许易领着二人在中央大街处的五衙前站定,星星点点的灯火,和热气腾腾的早点摊,堆出一片别样的宁静。

    “几更了?”许易看看天时,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已过五更了。”

    袁青花应道。

    “不等了,找地方吃饭。”

    说话儿,便领着二人在不远处的早点摊前坐了,晏姿殷勤布置碗筷,店家吆喝声中,一笼笼的白胖包子,呈上桌来。

    许易大口大口塞着包子,心中冷笑,知晓这次入京,又得出幺蛾子。

    高君莫说好的五更天,结果,人家就是不来。

    ps:400张月票加更,继续求月票,求加更~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