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三百一十八章 留影珠

第三百一十八章 留影珠

    霎时,李中书浑身巨震,一咕噜爬起来,磕头如捣蒜,痛哭流涕,不住求饶。

    他吓坏了,完全没想到对面立着的竟是个疯子,他能算计人的行为,又怎么算计疯子的行为。

    许易阴仄仄道,“别扯没用的,说吧,到底是你想害我,还是姓左的想害我,不说清楚,就别怪老子手下无情。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李中书哪里还敢再扯“误会”二字,但也不会蠢到自承责任,将来龙去脉,一翻谋划尽数道来,只不过主要坏蛋,已变成了死鬼左先生。

    岂料,这正是许易想听的,李某人话音落定,哭丧棒就敲碎了他的头颅。

    对待威胁自己生命的家伙,许易从不知“手下留情”怎么写。

    “东主,这,这,这可如何是好。”

    袁青花哪里见过这般场面,心中震颤到极点。

    反倒是晏姿颇有大将风范,愤然道,“杀人者人恒杀之,倘若不是公子神功无敌,警惕在先,此刻曝尸荒野,便是我们。左秋山仗着府尊威名,在广安无恶不尊,豢养的这帮黑骑卫更是横行乡里,替左秋山抄家灭族,图财害命,不知作下多少恶事,公子灭杀此獠,诚乃替天行道。”

    袁青花摆手道,“我岂是替姓左的惋惜,别忘了东主今次出广安的任务,可不单单是赴京履职,还要护卫府令给乌程侯的贺礼。如今姓左的死了,贺礼的事怎么办?再者,我们知道姓左的是自取灭亡,可到衙门那里怎么说,毕竟东主是朝廷任命的副十户,除非不要这个官身。否则这件事必然要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许易轻轻拍手,笑道,“没看出来呀。老袁不做官,花花肠子倒是不少。你放心吧。某行事,岂不算后路,瞧瞧这是什么。”说话,取出一颗蓝色珠子。

    “留影珠!”

    袁青花惊呼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留影珠!”

    许易催动真气,珠子立时氤氲起一副画面,正是满面痛苦的李中书,在讲述着案情的前因后果,俄顷。便是满地山匪的残尸。

    这留影珠正是高君莫交付玉戒时,一并交付他的几样物件之一。

    这留影珠的作用,正是记录画面和声音之用,公务人员使用极多,且专为大越王廷所独有的几件秘宝之一,甚至珍贵。

    许易这副十户,也不过只得了一颗。

    岂料,还未入京,便先用上了。

    “有了此物,案情确能说清了。可杀了左先生,府令面上终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袁青花若有担心地道。

    他身处底层,对广安魁首的府尊。天然有种敬畏心理。

    反观许易,压根儿平视以待,何谈担心和谁的关系不好,“我既到京中任职,就不管谁脸上好不好看,倒是府令的妻弟袭杀于我,我还想着帮他完成护送,倒是他该感谢与我。罢了,先收拾了残局。入城再说。”

    当下,三人四散搜检战利品。

    除了二十余万金金票。和一个装了府令亲笔信和一沓金票,以及若干珍宝的金色方匣。被许易收进主环内,其余诸物,他也懒得点验,取出余众须弥环,尽数装了。

    收拾好所得,撅了个大坑,将一众残尸,踢了进去,取了三匹马,翻身跨上,按照罗盘表,一路东行,五更时分,入得泸州府。

    寻了个高档客栈,安顿了晏姿和袁青花,许易自出门去,未行出十余里,看见个通体皆红的矮房,在灯光下,隐隐生辉。

    这红色矮房,正是遍布大越州府的传讯局。

    门阀世家传讯,近用青鸟,远用传音球,然升斗小民同样需要通讯,便就有了这传讯局。

    许易选择的是光影传讯,费用最高,消耗一百金,接通了巡捕司。

    不多时,高君莫便赶了过来,待听罢前因后果,脸色惨白,又看了许易激发的留影珠,叹息无话,许久,道声稍等,自出门去,不多时,归来,又说,府令已知,此事就地消化,万望将贺礼安全送至乌程侯府。

    许易应下,退出传讯局。

    他心中始终平和,丝毫不会觉得杀了谁,是天大的事,打个招呼给高君莫,道明情由,只不过是全二人在广安共事时的一番情义。

    毕竟,他许某人出自巡捕司,若毫无理由袭杀左先生,难免让高君莫在广安府令面前难做。

    事了,许易回归客栈,一夜无话。

    次日直睡到日上三竿,袁青花忍无可忍,进门将他唤醒。

    “东主,咱这是赶路,还是郊游来了,您还得上任呢,误了时辰,吏部督查科绝不轻饶。”

    袁青花顶着一对熊猫眼,振振有词。

    许易坐起身来,这才发现袁青花手中捧着一部厚厚的《大越官制考》。

    许易大笑,“你小子啊,真该净身入宫!”心中却实在满意袁青花这做一行精一行的精神。

    话音方落,晏姿动感的身影移进门来,随后,两名店小二捧了丰盛的早餐进来。

    吃罢饭,许易道出究竟,“不用赶路了,跟许某这些时日了,许某还不曾好好犒劳过二位,今日领二位玩个新鲜。”

    袁青花,晏姿懵懵懂懂中,被许易领进了一个金色塔楼。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京都!”

    “几人?”

    “三人?”

    “货物几何?”

    “无有货物!”

    “京都此去一万四千余里,余者存整,计一万五千里,一人一万五千金,三人四万五千金!”

    高高的柜台上,脸色的玉牌上,迸出一连串数字。

    不错,许易正是要请袁青花,晏姿乘一回空间门。

    一来,他自己也不曾乘过空间门,既是新奇玩意,自要经历一回。

    二来,如今豪富,半道上又收了一笔,与其万里迢迢,日赶夜赶,不如玩把痛快的。

    “不,不……公子,太贵,您乘空间门就好,我,我不用。”

    晏姿拉住许易大手,挺直的鼻梁,腾起激动的嫣红。

    袁青花直觉眼前金光灿烂,脑中一阵发晕。

    一万五千金,什么概念,他自忖便是三辈子加起来,也不曾挣过这些钱。

    如今一次旅行,便要花费,是不是太太太浪费了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