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三百二十五章 九龙合璧

第三百二十五章 九龙合璧

    许易道,“罗兄只管开价!”

    他有心理准备,他曾在盂兰会上,以十万金三颗的天价购入过,不信此间,能贵过盂兰会那万众争抢的局面。n∈n∈,.

    他眼下的进攻手段,对付同阶以下,几可碾压,但境界高于他的,缺少威慑手段,天雷珠能备下,还是得备下。

    罗掌柜道,“两万五千金一颗,最多出售一盒三颗,此价的确奇高,不过,如今就是这行情,紧俏物资,一涨再涨,不知许兄能否接受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价钱很合理!”

    果然没超出心理预期,许易很满意。

    罗掌柜暗暗松了口气,生怕做不成买卖,让才结下的交情,出现裂痕,“许兄爽快,至于许兄说的装置,在下十分好奇,闻所未闻,冒昧问一句,敢问易兄作何之用?”

    “锻体!”

    许易购置此物,正为修炼不败金身。

    不败金身第一转,正是以锐刀利刃加身,转运心法,淬炼肉身,强横血肉,筋膜。

    神功一转,能硬抗气流攻击,而毫发无损。

    通过阅览不败金身的第一层法诀,许易心生感悟,修炼的奥义,还在强横自己的身体,以自身之强大,进而追求灵魂之强大。

    有意识地,他便不想过多使用外物,是以,除了身上这件将破的极品法衣,他并不打算再购置极品法衣。

    甚至,有听涛双剑暂时听用,他也熄了祭炼哭丧棒为血器的心思,只求广用肉掌激发真气对敌。

    “锻体?”

    罗掌柜诧道,“某的确也听过用这种装置激发石块,铁珠来淬炼肉身的,倒是不曾见过用利刃来锻炼的,不过既是许兄交办之事,罗某尽力便是。”

    罗掌柜果然尽力,不过半个时辰。许易要的物资,尽数采买齐全了。

    特别是许易要的发射装置,许易特别检查,试用了。按罗掌柜的话说,这是他费了不少功夫,请器方的孙长老及时改制的。

    四个半人高的箱体,受外间震动,能同时激发柳叶刀。银钢箭,每个箱体能同时激发数百支。

    且柳叶刀和银钢箭,都是许易耗费重金,配置的上等货色,异常锋利。

    五样器物,花费了许易十五万金。

    其中,那个药方,竟然消耗了三万余金。

    交割了财货,许易仅取了天雷珠,和一篮子宝药。余者体型太大,不便收入须弥环中,便告知了地址,自有罗掌柜派人送回洞府。

    待许易说了地址,罗掌柜暗里又是一阵惊呼,再度调高了对许易的评价。

    辞出玲珑阁,许易漫无目的地在城中游逛。

    京城风物,的确非广安可以比拟,任意一条街道,宽阔得都足能容下十马并发。

    异国胡姬。北地名僧,千服百装,尽入眼目。

    大比之期将尽,各地举子汇聚京中。满眼尽是白服儒生,一个个孔武有力,偏生不少手持折扇,佯装风雅,吟诗作对之声,随处可闻。

    大越科举。不同于后世封建王朝,文武并重。

    是以,书生许易,即便自幼苦读,文章惊世,也只能做个启蒙先生。

    如今,他倒是文武兼资,却失了金榜夺魁的性质。

    混迹六扇门,也不过是为披一层官皮,如今既已官皮加身,他自不会再想着魁星点首。

    漫无目的地游逛半个多时辰,忽的,“乌程侯府”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,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不知觉间,他竟晃到了东城帽翅胡同,此处多是朝中勋贵在此开府建牙。

    他须弥环中,还装着府尊托付交与乌程侯的价值不菲的贺诞礼。

    虽说经历了一场袭杀,经审问,与府尊并无关联。

    想到如今的官身,许易对府尊还颇为承情。

    故此,这份贺礼,他还是想如约交还。

    本想着等报到之期到来,先去警卫部领了官职,再行上门。

    眼下,既已行到门前,他也懒得走第二遭,当即,上前叫门。

    面目精悍的门子一听是广安来送贺礼的,第一时间入内禀报,不多时,神态威严的大管家便出门来迎。

    入门是一方占地广博的演武场,剑气纵横,原是以白衣公子,正在演武,四周七八位青年武者正抱臂观赏。

    剑气激荡,剑芒粗壮,看面目,白衣公子年岁甚轻,却不料竟有气海中期的修为。

    再看周边七八位华服青年,皆面色如常,甚至略带倨傲,显然底气十足,修为并不在这演武的白衣公子之上。

    “演武的正是我家少侯爷,你去打个招呼。”

    管家指着白衣公子道。

    许易未觉有异,上前几步,正待开口,忽的,眉头皱起,身形急闪,他方闪开,一条气流从头颅处擦过,岂料身形未稳,又有气流从背后袭来,他正要朝西方挪移,那处竟有气流生出,封死了去路。

    一时间,他好像被罩进了一张怎么也冲突不出的气网内。

    轰得一声,三道东奔西突,不断游逛的气流,合二为一,在许易肩头炸响。

    咔嚓一声,极品法衣应声而碎,许易胸腹巨震,狂喷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随即,便听白衣公子冷笑道,“小子,这是给你的教训,左二怎么也算 老子的便宜大舅哥,连他,你也敢杀,不知死活,若不是你身上还披着件官皮,老子叫你走不出侯府。”

    原来,广安府尊正是出自乌程侯府,其夫人的小妹,也就是左先生的小妹,是少侯爷的侍妾。

    左先生身死,广安府尊并无多少悲痛,还庆幸好了个祸害,然府尊夫人如何肯依,便传讯幼妹,也便是少侯爷的侍妾。

    枕头风一吹,少侯爷便大包大揽,要替美人出这口恶气。

    今日,他正邀请京中勋贵子弟演武,便听门子来报广安进献贺诞礼之人到来,存心借机报仇,便暗示了大管家亲自接人前来,趁机发动突然一击。

    他方才所使的招数,正是乌程侯家的世传绝学九龙合璧,

    他功夫不到家,只能三龙合围,且不能瞬发,许易到来之前,他看似在场中演武,实则正是发动九龙合璧的前戏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