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三百二十七章 筋膜

第三百二十七章 筋膜

    不错,许易正在修炼《霸力诀》第二层。要看书

    所用催气血之药物,越猛烈,催方式,也甚是奇特,非要滚水激药性,透过皮肤进入筋络,不停地冲刷筋络。

    如此凶猛霸道的法子,在寻常武者眼中,完全是九死一生的法子。

    许易却丝毫不已为意,非但是因为修行了《霸力诀》第一层,服用了血炎果,又吞服了金丹,三番五次,他的经络已具备了强的承受能力。

    此刻,药力虽然凶猛,疼痛剧烈,却仍在他承受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地火汹汹,药水翻滚,深红化作浅红,浅红化作淡红,淡红转作浑浊,而至乌黑。

    噗通,大片水花激起,许易从药桶中跳了出来,凌空出拳,一拳正中重铁锻造的山壁,伴随着轰然巨响,山壁之上,现出一个深达半尺的恐怖窝陷。

    重铁坚硬,锻体境内,常用之锻造铠甲,兵刃。

    寻常气海境强者,单用拳脚,通常也只能打出窝陷,像许易这般一圈能达半尺深坑,意味着重铁对他失去了防御作用。

    《霸力诀》第二重顺利修成,许易并无多少兴奋。

    跨入气海境,真气的较量,才是重中之重,蛮力作用不大。

    就拿对战少乌程侯来说,若是对方实战经验丰富,岂能让许易顺利偷袭,若真搏斗起来,近身无疑极难。

    况且,许易身兼藏锋式,在藏锋式的加持下,他至多能打出十五牛之力。

    实际上,锻体境时,他的身体顶多承受九牛之力,也就是连划三圆。

    跨入气海境,身体强度并为生多大变化,连化四圆,身体也会崩裂。

    从这个角度讲。《霸力诀》第二重,意义不大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是全然没有益处,最大的益处时。六牛之力能够瞬,藏锋式连化两圆,就能达到十二牛之力,无疑缩短了攻击时间。

    而攻击度,在争锋之中的作用。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简单冲洗了身体,并不着衣,闪身进了沉重房。

    密封的房间四角,置放着四个半人高的箱体,正是他托罗掌柜购置的自兵刃装置。

    双拳猛地挥出,气流激荡,瞬间触激装置,霎时,寒光闪动,砰砰砰。柳叶刀,银钢箭,四射而来,许易并不躲避,任由兵刃加身。

    嗖,嗖,蹭,蹭……

    刀林箭雨加身,许易如今跨入气海境,已修得皮如牛毡。骨似硬铁,已到了修炼筋膜的程度。

    肉身已极强悍,却依旧不足以硬抗如此密集的刀林箭雨,霎时。被割得满身血肉外翻,凄惨异常。

    许易却面部如常,服下一把寻常回元丹,默默运转心法,隔断地血肉,皮肤。筋络,迅恢复。

    许易甚至能清楚察觉到筋络有一种淡淡酥麻的感觉。

    极品回元丹,效果极佳,许易方把一堆柳叶刀和银钢箭,装进自装置,身体鲜血止住。

    真气再度触,刀林箭雨再度动,许易再一次鲜血淋漓,再服下一把极品回元丹,默运心法,经络再度有酥麻之感传来。

    有变化就好,许易再度服下一把寻常回元丹……

    一连七次整个人化作一个血葫芦,他塞了一颗极品回元丹入口,方把刀剑装回,皮肤已光洁如新。

    自虐再度启动!

    如果是水家老祖看见这一幕,非惊掉下巴不可。

    水家老祖自二十三岁,跨入气海境,境界稳定两载后,才得授不败金身第一转。

    修行一如许易此刻这般,以金石刀斧加身,磨砺皮骨,鼓壮筋膜。

    但水家老祖只是每日磨砺一次,来日再炼。

    哪里敢似许易这般,一上来就玩命地淬炼。

    非是丹药供应不上,而是筋络无法承受。

    修行到了气海境,主要是锻炼筋膜,皮、骨已在锻体境磨练到了相当的程度,在气海境虽有精进,却是有限。

    而筋膜则不然,寻常人身体,筋络附有薄膜,纤若毫,几不可察。

    气海境巅峰强者之筋膜,厚如腻置,劲若强弓。

    不败金身是门顶级玄功,在锻炼肉身之时,亦对提高武者境界,有绝大帮助。

    金身三转,能至气海巅峰,金身六转,而至凝液巅峰,金身九转,足能成就感魂巅峰。

    水家老祖金身才修至金身五转,尚未大成,便已到达凝液中期,战力足能对抗凝液巅峰的姜家二爷,足见此功之神妙。

    神功玄妙,锻炼极难。

    水家老祖初练此功,成就金身一转,足足用了两年时光。

    期间,日间刀斧加身,夜间运转心法,理气疗伤。

    日复一日,花费两年时光,才得打磨而成。

    他不敢似许易眼下这般,疯狂淬炼,不为别的,只因筋络无法承受。

    此玄功第一重,正为凝练筋膜,借助皮肉之割裂,血液催,运转独门心法,而催生筋膜。

    然武者之筋络,承受血液催之强度有限,一日一次,已是水家老祖这种精英,所能承受之极限了。

    更有资质低劣者,三日才可承受一次淬炼。

    反观许易,一路行来,无不在极限的刀锋上跳舞。

    修行《霸力诀》,吞服血炎果,服用金丹。

    一次次地冲击,其经脉之延展,筋络之浑厚,远同侪。

    修炼无日夜,一转眼,五日五夜过去了。

    许易停止了修炼,服下一把补气丹和一把回元丹,盘膝坐了下来,开始运功调息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后,血肉尽复,气息匀停,缓缓睁开眼来,随手捡起一把柳叶刀,用力在皮肤上划下,划出深深一道红印,却是再刺不破皮肤。

    “也只能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许易喃喃道,心中不知该喜该悲。

    原来,这五日功夫,他淬炼了无数次,寻常丹药消耗数百粒,极品回元丹消耗十五颗,极品补气丹消耗七颗。

    靠着天赋资质,和价值五十余万的丹药,他硬生生在这五日的功夫,走完了水家老祖一年半的路。

    随着着修炼的进行,许易也渐渐弄清楚了筋络处的酸麻,意味着修行起了成效。

    到得后来,酸麻消失,筋络外层生出了肉眼可见的薄膜,并且随着淬炼的进行,薄膜越清晰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