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三百二十八章 不屈

第三百二十八章 不屈

    而薄膜越清晰,刀箭越来穿透皮肤,到得最后,柳叶刀和银钢箭已完全不能刺透皮肤,修炼到此中断。

    修炼出了成绩,许易欢喜;修炼难以进行,又让许易挠头。

    思忖半晌,了无头绪,许易起身,出得洞来。

    晏姿,袁青花急急迎上前来。

    袁青花道,“东主,您可算出关了,再不出关,我可就破门而入了。”

    “袁大哥,别说这些了,还是让公子先进食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晏姿折身入厨,捧出大盆熟肉来。

    吃罢饭,许易道,“履职之期将近,我去警备部办理入职手续,晏姿自入洞府修炼,老袁既不耐烦修炼,可入城中,观察门店,近日我打算盘下一间门店,对外出售血器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不待二人相询,唤来飞马,径自下山去了。

    先入玲珑阁,寻了罗掌柜,购置了十枚回元丹,这才直入东城,朝警卫部寻去。

    许易修行不败金身,速度惊人,除了常人难以比拟的天资外,还有不惜血本的丹药消耗。

    如今他不败金身第一转,堪堪修成,只差机缘,故此丹药补充,一定要尽善尽全。

    看了半柱香的怒狮肌肉膨胀的疯狂奔跑,许易在东城中央后街站下了车。

    警卫部衙门是地方警卫部队,最高指挥机关,地位尊崇,总部自是煊赫无比。

    占了后街大半条街,斑斓的岩石堆砌成了雄伟的宫殿般的大门,令人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许易亮出玉戒,在门岗处滴血验身,服装俨然的青年禁卫,根据玉牌上显示的文字,唤来了清吏司的接引人员。

    在接引人员的安排下,许易完成了在警卫部衙门的入籍,领到了警卫衙门的腰牌。

    最后,接引人员指着一个圆形雕花拱门说。“具体的职务,由掌事司调派,掌事司邢副主事正在里间等候,邢副主事是专司副十户调配的。”话罢。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才到门口,许易眉头皱了起来,怔了怔,还是推开了拱门。

    正中主座上,一个蟒袍玉带的威严中年高居而坐。身旁伺立着一个八字须长衫中年,正殷勤地替威严中年倾倒着茶水,茶香袅袅,一片静宓。

    见得许易进门,许久无人应话。

    许易站立片刻,干脆寻了把椅子,大咧咧坐了下来,眼观鼻,鼻观心,安歇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八字须暴喝一声。“你给我站起来,好大的谱儿,邢某人履职掌事司以来,还从未见过你这般嚣张跋扈的。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某何来嚣张跋扈,倒是你邢主事倨傲摆谱,我入门达半柱香的功夫,何曾见你邢主事招呼,某站得累了,歇上一歇。又有何妨?”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邢主事简直要气疯了,掌事司是个肥缺,十户以下官职调配。全由掌事司负责,担任掌事司副主事以来,邢某人何曾受过这等窝囊气,气得鼻子都冒烟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小邢,你先下去喘口气。某与这位小友聊聊!”

    威严中年终于开口。

    霎时,邢主事气焰全无,低声应了,狠狠瞪了许易一眼,从耳房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威严中年端起茶水,抿一口道,“许易,本侯爷到此,你就没什么要说的?”

    “还请侯爷明示。”许易微笑道。

    在此处,遇见乌程侯,许易的确诧异,在他看来,前番在乌程侯府闹的一出,乌程侯但凡有点头脑,都不至于大张旗鼓。

    满以为乌程侯会打落牙齿和血吞,没想到竟在此处堵自己。

    许易脑子转得飞快,转瞬就想到那方金匣上来,毫无疑问,乌程侯到此的理由,也只能是广安府尊代为进贡的这方金匣。

    金匣许易粗粗看过,除了珠宝,便是金票,除此外,便是一封信。

    莫非堂堂乌程侯,会为了区区二十万金,与自己说和,许易不信。

    恐怕关键还在那封信上。

    念头到此,许易又否决了,若是机密信件,府尊岂会付诸文字,有的是传讯秘法。

    “恐怕信封里的东西,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许易渐渐有了成算。

    乌程侯道,“闯我府邸,伤我孩儿,毁我门楼,此类种种,你作过巡捕司的主事,此该当何罪,必有教我!”

    “原来侯爷是来兴师问罪的。此事何必问我,大可问东城巡捕司,巡捕司如何宣判,某皆认可。”

    许易微笑道。

    乌程侯威严的方脸,渐渐冷峻,“看来你的脾性,果如传说中一般无二,罢了,算是本侯教子无方,还请许先生恕罪。”

    说着,站起身来,冲许易抱拳一礼。

    许易脊椎骨腾起一阵凉意。

    礼下于人,必有所求,乌程侯何等样人,岂会轻易施礼。

    更何况侯府一战,占便宜的是许易,乌程侯竟为区区言辞,转而施礼。

    可不就证明了这方金匣,对乌程侯而言,重要非凡,

    若是常人,乌程侯这般作为,一准将金匣送还。

    毕竟,没理由为这区区二十万,惹下天大的敌人。

    偏生许易心智过人,透过想象,看穿了本质,分明就看到了“见光者死”四字。

    “侯爷言重了,许某也有不当之处,还请侯爷见谅。”

    许易抱拳回了一礼,“若是没旁的事,侯爷请自便,许某还有公务在身。”

    乌程侯眉头一跳,温声道,“有一事,许先生莫不是忘了?”

    许易一拍额头,讶道,“您瞧我这记性,怎就将府尊的嘱咐,忘得死死的了,也怪大公子,前番我好意上门,他偏无礼相待,事后我气闷,便将此物丢弃在家,侯爷放心,绝不至有失,改日,我必登门送上。”

    乌程侯眉头拧紧,死死盯住许易,声音转寒,“许先生,我提醒你一句,不要玩火自焚,神京不比广安,这池子水,你趟不起,你最好相信我的话,乖乖将本侯的东西归还,否则,我保证你在神京混不下去!”说罢,衣衫一振,昂首出门。

    许易心中冷笑,“你就慢慢等吧!”

    不多时,邢副主事转进门来,冷声道,“你真是好胆,连乌程侯也敢惹,乌程侯乃朝中勋贵中的翘楚,鼎鼎有名的开国八柱国,岂是你能惹得起的,小子诶,我劝你乖乖就范,别牵连上咱们警卫部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