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> 修真小说 > 我从凡间来 > 第三百三十五章 一转

第三百三十五章 一转

    在没有防护的情况下,硬闯这最后十丈,不啻于拿命相搏。

    好在前方二十丈空间足够,气流攻击只有八道,并不如刀箭那般,密如骤雨。

    许易运转归元步,偶尔发动指剑阻挡,倒也足够留出空当,服用丹药。

    受创百余次后,许易发现问题大条了,须弥环中的极品回元丹仅剩了五颗,极品补气丹也因不得休息消耗得飞快,剩了八颗。

    寻常补气丹,回元丹,也各只有五十颗不到。

    没办法,真气非比刀兵,只要受创,便是重创。

    好在百余次的磨练之下,运转心法之时,筋脉处的酸麻越来越弱,气流带来的伤害,也越来越轻,到得后来,不仅无法穿透身体,竟只能割伤皮肉,连筋骨也无法刺透。

    许易知晓突破就在眼下,暗自咬牙坚持,噗噗,又是不断的割裂……

    待又一颗极品回元丹和极品补气丹药力化尽,身体恢复到极致后,许易一狠心,定住身子,运转玄功,任八道气流同时击中肉身,半边身子险些裂开,鲜血狂飙,就在这最后关头,许易运转心法,筋络猛地一痛,好似要断开,低头看去裸露的手臂筋脉处的雪白筋膜,已化作银白。

    轰得一下,许易的气海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漫天星斗猛地炸开,和无边无垠的气海搅拌在一起,不断地纠缠、氤氲,忽的,清气升,浊气降,天上的星斗重现,明亮了许多。

    无垠的气海中央。多了一团巨大的雾气。

    唯一不变的是,挂在气海半空的那颗灰蒙蒙的太阳。

    许易欢喜得要炸开了,如今的他可不是修炼界的初哥。如何不知道气海之中发生的变化,乃是成功进阶气海中期的表现。

    显然。至此,他才真正修成了不败金身第一转。

    神功大成,许易欢喜莫名,双掌挥出,两道粗如儿臂的气浪,将攻来的八道气流,一并轰得米分碎。

    心中畅快,气浪连续挥出。再无气流能够近身。

    忽的,他收了攻击,运转归元步,又受了两击气流,再无血流如注的情况,就好似利刃浅浅割破皮肤,露出狰狞的刀口。

    不败金身第一转,真正修成。

    忽的,他大步飘飘,终于撞进最后十丈。运转归元步,默运玄功,任由肩头撞上一道气浪。大块皮肉削落,鲜血狂飙,许易步伐一转,径直往前。

    诡异的气浪生灭不定,在他突破最后一丈关头,又击中他两击,浑身染血,许易却成功跨到了阵法之外。

    他轻松做了个扩胸运动,竟是半点筋骨未伤。

    对气海境强者而言。未伤到筋骨,又怎能算伤害!

    不败金身第一转。神威至斯。

    许易强压住心头绵绵不绝的欢喜,服下丹药。打坐调息。

    殊不知,铜门之外,在对应终极关卡的玉牌灭掉之后,一众早盯玉牌盯得眉眼发胀的众人,神经绷得快要断掉。

    玉牌灭了,证明阵法停止,阵法停止无非三种情况。

    试炼者破阵,试炼者捏碎玉牌,试炼者死在阵中。

    任是再有想象力之人,也觉绝不敢相信许易能够破阵。

    赤身而过终于关,凝液境的大能,也没几人能做到。

    这点在皇城之内的另外几座高等炼武堂,有过明证,此终极关,是其他高等炼武堂中的某道关卡。

    迄今为止,整座皇城内,也只有寥寥数位凝液境强者,能够攻破此关。

    可这座低等炼武堂,有境界限制,这就锁死了许易是凝液境的可能,作为一个气海境,又怎么可能攻破许多凝液境大能,都无法攻破的关卡呢。

    等待了半柱香的功夫,铜门处,还无有人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,所有人都意识到,那位强横到耀眼的试炼者,已然生死。

    就在八字须将将取出号令玉牌,要传音甲士入内收尸之际,一个硬手的光头汉子,转进院内,如海的阳光洒在他青俊如松的挺拔身躯上,竟氤氲出了几分神圣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没死,他竟没死!”

    不知谁喊了一声,继而满场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许易已成了众人的荣耀。

    谁叫此处是偏殿,蜗居此处者,无不是此座皇城最不得志,最底层之辈,要不然,便连炼武堂,此处也要低他处一等。

    同为偏殿底层人物,许易自然被众人归为同类,他的成就,众人与有荣焉。

    尽管此刻在众人眼中,许易定是动用了玉牌,才得以脱身,但能在终极关卡中,坚持那么久,已成传说。

    “敢问尊驾高姓大名,某来此间演武堂主事蒋栋,阁下且告知名姓,某当禀告上级,在此处勒碑纪石,记下尊驾之壮举。”

    八字须抱拳高声说道。

    许易方要答话,但听踢踏踢踏地脚步声,急速朝此间蔓延,不多时,一位身着金甲的甲士和一位身着青色官衣的臃肿中年,引着两队甲士,朝此间围拢而来。

    最后两位甲士,架着个须发皆白的驼背老者,单薄的白衣上,鲜血染遍。

    许易一眼就认出那驼背老者,正是净夜司的吴管事。

    许易面上一寒,大手抓住,一道强劲气流凭空而生,两名甲士手上一松,吴管事朝许易急飞而来。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金甲青年怒喝一声,双掌推出,两道气浪直朝吴管事后背击来,许易冷哼一声,又挥出一掌,粗壮的气浪,后发先至,抵住金甲青年击来的两道气浪,空中汽波一荡,金甲青年承受不住震荡之力,后退一步,心头巨震。

    他两道气浪,竟未敌过对方一道气浪,这是他从未见过之事。

    须知,他化出的可是黑紫之湖,湖海中的中品,即便对方是纯紫之湖,也断然不会出现这种状况。

    “莫非这姓许的化出的乃是金紫之湖,若果如此,必灭此獠!”

    金甲青年暗暗咬牙。

    “吴老,吴老……”

    许易托住吴管事,触手冰凉,出声呼喊,再查鼻息,哪里还有呼吸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许易望着金甲青年,阴仄仄道,心中杀机迸发。(未完待续。)